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 冲煞(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我把之前看到的一说,孙禄登时拧起了眉毛:“这么说,我老子还真是被脏东西给祸害的?”

    我说:“我现在也不能完全肯定,那团煞气从柴禾垛底下一钻出来就跑没影了,我压根没来得及扭头看它去哪儿了。★首发追书帮★可它一没影,你爸就犯病了,这也太巧了。”

    我朝柴禾垛看了一眼,见小柱子还蹲在那儿冲我摇尾巴,再回头看看正屋的门,我小声对孙禄说:

    “柴禾垛底下有东西是肯定的,可我还得确定一下,叔是不是真被脏东西给缠上了。这样,你把你妈支开,我替你爸看看。”

    孙禄点头:“那必须的,我爸还行,嘴严实。要让我老娘知道你和四婶子是一个道道,呵呵,都不用等到明天,整个孙家楼就都知道她儿子的哥们儿是个活半仙儿。”

    孙禄进了屋,不大会儿的工夫,就把他娘领厨房去了。

    我后脚跟着进了屋,孙禄他爹正下炕呢,嘴里还在嘀咕:“这咋弄的,咋柱子活了,栓子眼又瞎一只呢?”

    我说:“叔,狗的事咱回头再说。我先帮你看看,你是不是真让脏东西给冲上了。”

    孙禄他爹先是一愣,跟着吸溜了一口气,“咋?你还懂这个?”

    我笑笑:“你也知道,我是我姥爷带大的,整天跟庄上那些老人一块儿待着,多少也懂点。先不多说,您先坐着别动,我先给您看看。”

    说着走上前,左手掐了个诀,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抵在了他的眉心……

    吃完饭,孙禄他娘歇了会儿,就被孙禄忽悠着去找邻居大妈聊天去了。

    我这才向孙禄点点头,“没跑了,叔确实是冲煞了。”

    “严重吗?”孙禄急着问。

    见他爹在一旁看着,我只能是摇了摇头,“不严重,只要把那脏东西找出来,就没事了。”

    孙禄和我那叫一个默契,两人一对眼色,就知道我是在安抚他爹。于是也装作没事人似的,让他爹先在屋里待会儿。趁着我在,他跟我两个人把柴禾垛翻翻,借着晴天把底下的劈柴晾晾。

    两人来到墙角,孙禄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一把揪住我问:“我爸到底咋样?”

    我说:“你先别急,叔的情况确实不大好,三盏阳火除了头顶那盏,肩膀上的都被煞气冲的只剩一截火苗子了。得亏发现的早,要不然……”

    “那现在咋办?”

    “还能咋办?”我顺手拿起旁边的铁锨,“挪柴禾,看看下头有什么!”

    两人搬柴禾的时候,孙禄问我说:他爹发癔症的毛病打从他爷活着的时候就有了,只是没现在这么严重。真要是被鬼祟给缠上了,怎么先前我没发现。

    我说,冲煞和被鬼缠上可不是一回事,要是被鬼缠了,别说是我,就是他孙屠子这会儿应该都能看出苗头。

    冲煞是有点像中医说的邪风入体,有可能是什么邪祟在附近,并没有害人的意思,却刚巧被人冲上了煞气;更有可能是家里有什么煞气深重的死物,把本家的人给冲了。

    就譬如有些喜欢收藏古董的人,收藏了不明来路的冥器在家里头,表面上或许没什么,但若是这冥器不干净,时间一长,冥器中蕴藏的煞气就把人的阳火给磨的弱了。

    孙禄听得干瞪眼了一会儿,忽然说:“不对啊,要说这下头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冲煞也得是我和我老娘啊。我老头子那家伙,可是杀了大半辈儿的猪牛羊了,比我可狠多了,怎么能单冲到他身上呢?”

    我只能是摇摇头,“先甭问了,是怎么个情况,挖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一鼓作气,把一人高的柴禾垛挪换了地方。

    这时,一直守在旁边的小柱子忽然冲着刚腾出来的一片空地,再次狂吠起来。

    我让孙屠子去厨房端来一碗糯米,用井水淘了,围着小柱子指的那块地方撒了一圈。

    糯米刚倒下去还没什么,等我和孙禄找来趁手的家伙准备开挖的时候,再看那些糯米,竟然隐隐有些发黑的迹象。

    我捏起一小撮糯米闻了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艹……”

    “咋了?”孙禄大气都不敢出。

    我咽了口唾沫,看着他低声道:“糯米单是发黑,那带煞的东西必是死物;可这糯米不光发黑,而且还带一股子焦臭味儿……这他妈下头八成有死尸!”

    孙屠子一听,眼珠子都瞪红了,咬牙道:“挖!我倒要看看,是他妈什么王八日的玩意儿!”

    当即我也不再多说,只又做了一些防患措施,避免煞气外泄伤人,然后就和孙屠子一起甩开膀子挖了起来。

    约莫挖了有两尺多深,突然,我一铲子下去,就觉得铲到了什么坚硬的事物,“嘎”的一声,震得虎口猛一麻。

    我和孙禄对视了一眼,拔出铲子,铲去了上层的泥土,下头竟然露出一块黑沉沉的石板!

    “我艹他大爷,还真是石头棺椁!”

    东西到底是在自己家挖出来的,即便孙屠子胆大,这会儿说话也有点中气不足。

    我又用铁锹把两边的土铲了铲,冲孙禄摇了摇头,“石板没那么大,应该不是石棺之类的,不过石头表面发黑,的确是被尸气和煞气常年浸染的缘故。”

    见他手有点发抖,我抿了抿嘴,先是又找来一些糯米洗净了撒在石板上,跟着伸出手,让他把镐头给我。

    这时,孙禄他爹从屋里走了出来,边往这边走边问:“你俩干啥呢?”

    我和孙禄对了个眼神,冲他微微摇头,意思是不用再隐瞒了。

    我们俩折腾了这一阵子,早把老爷子惊动了。要是这石板下头真有死尸,那是怎么都瞒不住人的。

    他爹听我和孙禄说完情况,愣怔了好一会儿,忽然把披着的棉袄扯下来往边上一扔,瞪着眼睛吼道:

    “把镐给我!我他娘的且得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想祸害老子、祸害我老孙家!”

    要不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呢。单看孙禄那股子狠劲,就知道他老爹也是个暴脾气。

    见老头要过来抢镐头,我连忙上前拦着:“叔,你可不能上手。这底下的东西,可能就是冲着你来的……”

    话没说完,孙屠子突然“我日”一声怪叫:“祸祸,你快看,这糯米咋活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