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厌胜术(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猪眼睛里长出人手,这种怪事我闻所未闻。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可孙禄他爹的反应,却更让我感到狐疑。

    老爷子先是肯定下头的不是死人,坚持不让报警,这会儿又莫名其妙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事可不简单啊。

    见老爷子情绪有些失控,我让孙禄先把他扶到一边去。

    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再次上前察看那猪头。

    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仔细了,只觉得后背戗起的汗毛,似乎都要把衣服撑起来了。

    为了能看的更真着,我索性用树枝把那些披散的‘头发’全都拨到了后方。

    这一来可以确定,这的确是颗野猪头,头脸的皮肉都已经干瘪收缩,就只剩一层粗硬的黑皮粘附在头骨上。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最初我们看到的头发,竟不是单纯的覆盖在猪头上边,而是从猪头的头顶生出来的。

    虽然这些年我们这地方野猪不常见了,可小时候我还是见过野猪的。

    野猪和家猪不一样,成年野猪头顶到后脊梁长有粗长的鬃毛,可那鬃毛再怎么也不可能和女人的头发一样长啊?

    耸人听闻的还不只是猪头上长出‘人头发’和猪眼窝里长出人手。等我把‘头发’都撩开,还发现这猪头的另一只眼虽然看似正常,却又绝不符合常理。

    猪头表面明显已经僵化了,脑腔子里头的东西,也已经腐烂流失,这一切都证明,这猪头在地下埋了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可是,猪头的另外一只‘正常’的眼睛,不但没有腐化,也没有干瘪收缩,而是像活的一样,十分的明亮。甚至于看上去,眼珠子里还透着凶光!

    撇开‘头发’和这只‘活’猪眼不管,目光再次转回到那只长出人手的眼睛上。

    确切的说,这是一只连着前臂的人手骨。看大小,应该不是大人的手,而是小孩儿的手骨。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我的右手腕,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之前那个黑色的小手印,颜色已经浅了很多。

    这点我倒不怎么担心,抓我的那只手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也并非我的幻觉,而应该是煞气凝聚的产物。

    我本来就是恶鬼之身,自带煞气更加深重,那煞气停留在我身上久了,自然也就或消散,或是被鬼手吸收了。

    为了看的更加仔细,我又往前凑了凑,又捡起一根树枝,将两根树枝像拿筷子一样捏着,夹住那手骨试着向外拉。没用多大力气,竟就把那手骨从猪眼窝里拉了出来。

    见此情形,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心里跟着一咯噔。

    猪眼睛里不可能长出人手,这半截手骨……或者说手臂,是人为塞在猪头里的。

    难道说,这是有人针对孙屠子他爹下的邪术?

    我丢掉树枝,起身走到孙禄和他爹跟前。

    这会儿爷俩一个坐在小马扎上,另一个肩膀靠着墙,正对着抽烟呢。

    见我过来,孙禄直了直腰,问我:“看出名堂没?”

    我点点头,“那只手是被人塞进猪头里的,应该是有人对你们家用了厌胜术。”

    “什么是厌胜术?”孙禄问。

    “厌胜术又叫魇镇,是巫术的一种,据说是出自《鲁班书》。有些居心不良的工匠,将所谓的镇物,也就是一些特殊的物品埋藏在想要迫害的人家,这家人的运程就会变差。轻则家宅不宁,重则家破人亡。“

    孙禄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咱刚认识那会儿,你好像跟我说过,你接过一单生意,就是和厌胜术有关的。”

    “对,你没记错。”我点头。

    对于厌胜术的了解,的确像孙屠子说的那样,是源自我和他、张喜认识前所接的一单生意。

    雇主是一家小饭店的老板娘,找到我时,就只说她家的生意原本一直都还算不错,可近来不知怎么,生意一落千丈不说,还诸事不顺,家里接连有人生病。

    我那时虽然只是为了谋生招摇撞骗,却也因为破书中的记载开始对一些异于常理的事感到好奇。于是我就问她,在这种转变前后,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过。

    老板娘想了想说有,大约在一个月前,晚上打烊的时候,她和往常一样,打扫干净店里,想要关门。

    不料刚一拉卷帘门,门头上突然掉下来一只连头带尾近一尺长的黑毛大老鼠,正掉落在她衣领子里。

    她骇然的问我,是不是什么大仙儿之类的作怪?

    我当时只是初出茅庐,根本还不相信有什么仙家之类,虽然觉得她挺倒霉的,但还是让她再仔细回想一下,有没有别的特殊的情况。

    老板娘又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巴掌,说了一件事。

    同样是夜里快要打烊的时候,她家店里来了一个要钱的叫花子。

    那叫花子先是打了几下竹板,胡乱唱了几句吉利话,就开始要钱。

    老板娘本来是想给他俩钱,将他打发走,怎奈她男人喝多了,不但不让她给钱,还对花子恶言相向。

    她男人本来就是个不上台面的人,喝酒之后,更是说话难听,弄到最后,差点还打了那花子。

    老板娘说,那花子受了气,打又打不过,临走前就愤愤的说什么‘小钱不出,大钱不入’,还说‘你今天轰我走,下回来,我让你跪在地上给我磕头’。

    老板娘只当他精神不正常,也没往心里去。哪知道就在轰走花子的第二天,就有老鼠掉进了她衣服里。

    也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家里就变得不顺当了。

    我听了之后,隐约就觉得,她家的事可能和那叫花子有关。但当时我旨在骗钱糊口,根本弄不清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就只是胡说一通后,装模作样的画了一道‘神符’给她,收钱了事。

    可说来也巧,没过几天,周末我回董家庄,在村里一个长辈家里吃饭的时候,无意间说起这件事,却意外的有了转变。

    这个长辈是个泥瓦匠,就是专门给人盖房修房的。

    我当时只是把这事当做异闻奇事说来下酒,并没说我在外头干的是什么‘勾当’,没想到他听我说完,笃定的说:老板娘家发生的转变,绝对是那叫花子做了手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