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招财金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头看向门口,就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我连忙也追了出去,追出门,却见史胖子站在那里发愣,刚才那人影已经没了踪迹。

    史胖子小声问我:“你也看见了?”

    我点头,胖子声音有点发虚,“人不可能跑这么快,难道是……是那东西?”

    我没说话,借着手机的电光,眯着眼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心里也是犯疑。

    桑岚跟了出来,低声对我说:“应该不是鬼。”

    我和她对视一眼,更觉得疑惑。如果是鬼,我不会一点感应也没有;可如果是人,从看到人影到追出来,最多不过几秒钟,人怎么会不见了?

    史胖子也听到了桑岚说的话,嘀咕着问:“不是鬼?难不成是那个姓臧的?”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臧志强现在不光拿回了藏魂棺,还拿到了能够解降的白泽灵犀,这会儿巴不得离我远远的,又怎么会偷偷摸摸的跟着我们。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我看了看屏幕,电量不足百分之二十。

    我想了想,对史胖子和桑岚说:“先不管那是人是鬼了,赶紧去二楼。”

    本以为这趟来,只是先和臧志强会面,所以并没有提前做准备。现在我们手上能够用来照明的,就只有三人的手机,和我包里常备的一支微型手电筒,再就是臧志强给的两根火眼,这些显然都不能维持太久。

    最主要的是,我隐隐有种预感,如果我们没有来过这里,没有发现‘天灯’的存在,或许活死人墓还会保留一段时间。

    现在我们发现了这荒废酒店的秘密,那这里很可能在不久后被打造‘墓葬’的人真正废弃,到时候再想找活死人,那就真是大海捞针了。

    三人回到楼梯口,顺着楼梯向下走,刚走了半层,桑岚忽然轻轻拉了我一下,小声说:“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我回头看了一眼,没看到有什么人,扭过脸冲她摇摇头,“这里都荒废这么久了,除了我们几个,哪还会有人。你别自己吓自己了。”

    “不是……"

    “好了,别说了,时间不等人,赶紧下去。”我打断她,拉住她的手,想要继续往下走。

    可以回头,却发现走在前面的史胖子居然不见了!

    “死胖子!”我喊了一声,没听到下头有回应。

    我开始感觉不对,史胖子真就是个死胖子,他的行动绝对谈不上敏捷。刚才不过是比我跟桑岚多下了几级台阶,怎么会一下就没影了?

    打着手机又回头向上看了一眼,我决定先不管胖子,臧志强绝对是靠不住了,当务之急,必须得去再仔细看看那幅壁画,寻求我想要的线索。

    我和桑岚一路向下,二楼仍是餐厅的模样。

    我没有多停留,拉着桑岚继续往下走,可刚走了几步,后方突然传来史胖子的声音:“你们快来看,这里有条通道……啊……”

    胖子忽然惨叫一声,跟着再没了动静。

    我头皮一紧,赶忙和桑岚往回走。

    回到二楼,判断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急步向餐厅一侧跑去。

    声音应该就是从这边传来的,可除了摆放齐整的桌椅,并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

    “哎呦!”桑岚突然身子向前一栽。

    我赶忙扶住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绊了一下。”桑岚有些脸红的说。

    我回头朝地上看去,见地上似乎有样东西,本能的用手机一照,看清那东西的样子,不禁一怔。

    那居然是一件男人的背心,背心隆起,像是覆盖着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桑岚也看到了那被覆盖的东西。

    我没说话,直接走到那东西旁边,蹲下身,想把背心拿开,看看下头是什么。

    哪知道刚一扯那背心,下边突然发出“咕呱”一声怪响。

    这响声在寂静的楼里格外突兀,我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把背心撒手甩开。

    这一来,倒是看清楚下头盖的是什么了。

    那居然是一个木头雕刻,形状颇有些奇异的大蛤蟆。

    这木蛤蟆约莫有蒸锅大小,浑身都雕刻着铜钱状的花纹,背上却凿刻了一串台阶状的凸起。蛤蟆的嘴咧开着一条缝,两边嘴角有一个对穿的圆孔,差不多能插进去一根擀面杖。

    “大爷的……”想到被这东西吓得差点一屁股摔地上,我有些哭笑不得。

    “这青蛙是木头的,怎么会叫的?”桑岚战战兢兢的问。

    “这不是青蛙,是金蟾,招财的!还有,谁告诉你木头金蟾就不会叫了?”

    我上前把那件背心扯了过来。背心上头,还绑着一根和金蟾相同材质,一头粗一头细的小棒槌。

    见桑岚一脸紧张,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把那小棒槌解下来,在金蟾后背上轻轻一划拉。

    “咕呱……”

    桑岚明显又被吓了一跳,但随即也反应过来,顿足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就行了,干嘛非得吓唬我啊?”

    我嘿嘿一笑,把金蟾抱了起来,“啧,还真挺沉。”

    我将金蟾随手放在旁边的桌上,又想去用棒槌划拉,见桑岚抱着小柱子,气鼓鼓的瞪眼看着我,赶忙打消了这个念头。

    “木头金蟾怎么会叫,不用我解释了吧?”

    木头‘会叫’,无非是因为,棒槌划过金蟾背上那道阶梯状花纹的时候,发出声响,又因为金蟾嘴是开的,腮帮子的位置是空的,能起到将声音放大的作用。

    “这东西叫招财蟾蜍,一般南方做生意的摆设的比较多。”

    见桑岚还在生气,我有些尴尬的摆弄着小棒槌:“你还记不记得饭馆的胖老板娘说过什么?这招财金蟾,应该是放在一楼柜台的摆件儿。胖老板娘和她男人也是做买卖的,偷溜进来的时候,就想把这东西带回去摆自己店里。”

    “噢,我想起来了,她说听到二楼有哭声,她男人就用背心把摆件绑了当武器防身,说的就是这棒槌吧。”桑岚神色总算缓和了些。

    我点点头,刚要说什么,桑岚突然猛地转过身,眯起眼睛,看向了一个位置。

    我跟着一激灵,急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看之下,心里顿时猛然打了个突。

    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没看到有人,这会儿却看见,一个房间的门口,竟然多了两个人影!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阴倌法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