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失踪的桑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呼……”

    听到桑岚的吐气声,我回过神,狐疑的看向她。

    然而这时,她却做了一个我绝想不到的动作。

    那个中年女人抱着女孩儿,拉起男孩儿,匆匆进了316,就在转过身要关门的时候,桑岚突然闪身跟了进去!

    我来不及多想,也想跟着进去,可刚冲到门口,房门已经被用力关上了。

    客房门一旦关上,没有房卡的情况下,从外边是不能够打开的。

    我担心桑岚出事,想要踹门,牛经理一把拉住我说:“别乱来!”

    她拉着我后退两步,急着对我说:“以前也有人偷偷溜进来,被困在**阵里。那个人也试图要破坏看到的事物,到最后,他人虽然离开了三义园,但却有一部分永远留在了这里。”

    “一部分?”我没听明白她的意思。

    “是一部分魂魄。”牛经理盯着我说。

    我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心底顿时升起一股极度的寒意。

    魂魄缺失,那人即便能活着,也很可能变成旁人眼里的白痴。

    我摸了摸刚才差点被门板碰到的鼻子,直到此时,才真正感受到这**阵的恐怖。

    从阵局发动的那一刻,我看到的,就都是十三年前,三义园举办订婚宴当晚的情形。

    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我甚至毫不怀疑,如果刚才真被门撞到,就算鼻梁骨不被撞断,也一定会撞伤流鼻血。

    然而,现实中时光绝不会倒流,我更不可能,因为幻象的存在而受伤。

    我不禁想到,如果我和桑岚、史胖子真破不了这**阵怎么办?

    最终是会像徐荣华一样,将意识遗留在这里,还是会在许久以后,被现实中的警察,发现莫名暴毙在这废楼里的三具死尸?

    这时,316的房门突然间又打开了,之前的那个中年女人,探出半边身子,朝着我们来时的走廊上看了一阵,眉宇间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

    就在她退回房间,再次关门的前一刻,桑岚居然贴着门框,从屋里闪了出来。

    我见状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房门,低声责备她刚才太冲动。

    桑岚蹙着眉摇摇头,说:“我就是觉得奇怪,想看看这一大两小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为这个?”我忍不住嘬牙花子,“现在你弄清楚了?”

    桑岚“嗯”了一声,“那女的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我有些哭笑不得,可想到刚才的情形,又觉得说不出的怪异。

    我让桑岚边走边说,毕竟刚才的事,对我们来说只是个意外,要紧的还是去带上抖三斤的尸体。

    桑岚跟着走了几步,忽然说道:“刚才还有一个人。”

    “你是说,除了那娘三个,刚才应该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我们都看不见?”

    “嗯。”

    见桑岚点头,我心里虽然觉得匪夷所思,但对她的肯定毫不怀疑。

    我并没有看到除了那娘三个外的人,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特别的气息,但是从男孩儿的反应来看,分明是有人走到他身边,并且蹲在他面前停留了片刻。

    这时桑岚又说道:“我们看不见那个人,应该是因为,那个当时从房间里出来的,不是人,而是鬼!”

    “这是你感觉到的?”我问。

    “嗯,我现在对鬼的感应非常敏锐,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觉的出来。”

    我越听越觉得怪异,316的房门第一次打开,从里边走出来的应该是两个人,这点几乎是不必怀疑的。

    可假设从316里走出的另一个人根本不是活人,而且是十三年前从房间里走出的一个鬼……这样都能被桑岚感觉到,未免也太耸人听闻了吧。

    我无法想象出桑岚当时是怎样一种感觉,只能是勉强整理着思绪说:

    “原来举办订婚宴那晚,他们兄妹俩也住在这家酒店里;他们应该是被大人支出房,后又因为好奇,偷偷跑回来想要偷听的;当时房间里,除了兄妹俩的母亲,还有一个……一个鬼……”

    我这么说,旁人听起来或许会觉得奇怪,但桑岚显然也已经认出了那两个小孩儿的身份。

    毕竟,和我相比,她和两兄妹接触的要更多一些。

    桑岚并没有点破两兄妹的身份,而是蹙着眉头说:“我刚才偷偷跟进去的时候,留意到娘三个对话。原来那个我们看不见的‘人’,出来以后,对那个小男孩儿说了一句话。”

    “说什么?”我这会儿才觉得,桑岚刚才并非是胡闹。

    她的行动虽然有些鲁莽,却是因为,她并不像我的目标那么单一。

    我是在有了一个目标后,无论遇到别的什么疑问,最多也只是会粗略的过一遍脑子,不会非得刨根问底。

    桑岚却是个急性子,搞不清楚的事,非得立马得到答案不可。

    说白了,就是两人的脾性和行事风格都不一样。

    桑岚脚步顿了顿,低声道:“那个看不见的人,对男孩儿说的是‘如果有天你在意的人死了,就带他们来这里。’”

    我眼皮一跳,喃喃道:“难怪他会带齐薇薇的尸体来这儿……”

    只能说,桑岚得到的讯息,多少解答了我的一些疑问,却也让我更加疑惑,那个十三年前从316里走出来的‘鬼’,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和那几乎已经被我遗忘的一家人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我强迫自己不再多想,跟桑岚、牛经理一起来到了4楼。

    牛经理对我说:“这一层的房间,都已经留给参加订婚宴的贵宾了,这会儿他们应该还都在二楼。”

    我点点头,这样最好。虽然那些人不能和我们产生真正的交集,可我现在要做的是把死尸带下去,真要是遇上人,或多或少会有心理压力。

    熟门熟路的来到走廊尽头,419的房门已经又关上了。

    我本来以为,能够通过机关轻易把门打开,可当我半身探出窗外,却发现外墙原先被我破坏掉的,暗藏机关的铁板,竟已经恢复了完好。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一时间却想不出哪里出了差错,只能是又把铁板重新撬开,扳动了里头的机关。

    然而,就在我扳动机关的刹那间,身后走廊上的灯光,似乎闪动了一下。

    我起初没当回事,可等到回过身,却悚然发现,419的房门虽然打开了,但桑岚和牛经理却不见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阴倌法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