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对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史胖子见到臧志强,立刻瞪起了眼,“妈的,你这反骨仔,居然还敢出现,老子弄死你!”

    “行了!”

    我拦开他,使劲搓了把脸,见走廊上的灯仍亮着,再看看被砸穿的墙洞,不禁疑惑的向桑岚问道“咱们还在**阵里?”

    “应该是。”桑岚点头,看着我说“你之前探出身开机关的时候,我眼睛一晃,你就不见了,但是419的门并没有打开。那时候我才想到,在这**阵里擅自行动,真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

    “然后呢?你就没想过要打开门找我?”

    桑岚摇了摇头,一旁的牛经理忽然插口道“她本来是想不顾一切,爬到窗户外边去开机关的,让我给硬拦住了。”

    “拦的好。”我深深的看了桑岚一眼,心里既感动,又后怕。

    这傻婆娘就是个傻大胆,这儿可是四楼,真要有个闪失,不死也得残废。

    牛经理说“你比她经历的事多,就算事先没想到会出意外,事后多半也会想出,无论出现什么状况,都和**阵脱不了干系。所以我觉得,与其由着她乱来,不如等你自己出现。”

    “我怎么就叫乱来了?”桑岚不忿道。

    “爬到外边开门?还不是乱来?”我拉了她一把,冲她笑笑,“傻丫头,知道你关心我,我现在不是没事嘛。”

    好歹哄的桑大小姐消了气,我忍不住问胖子“你一只手也能把机关打开吧?怎么就想起砸墙了?”

    史胖子冲老钭努了努嘴,“这可不怪我,是这老爷子让砸墙的。”

    老钭似乎从刚才开始又有些失神,这会儿听胖子提到自己,恍惚了一下,面向我说“我们现在还在**阵里,要是用正常的方法开门,多半也会和你们一样出意外。与其那样,不如用笨法子,至少这栋楼里的格局是不会变的。墙砸开,那就真是砸开了。”

    史胖子揉了揉鼻子,指着墙上的洞说“也就只有他,能想出这法子来。”

    我又仔细看了看墙洞,很快就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了。

    419的铁门是推拉式的,打开以后,门扇势必会缩进靠窗一侧的墙体。

    铁门本身有着一砖的厚度,这样一来,中空的墙体就相对要薄弱的多。就算以我和臧志强这样的体格,想要徒手把墙砸穿也不算太难。

    这样的设计,绝不算是疏漏,平常又有谁会闲的没事干踹墙玩?

    只是,能轻易想到这样简单粗暴的法子的,也就只有这栋楼,或者说是这墓葬的设计者了。

    我没有过多的提臧志强之前的情形,只是说他现在又和我们是同一阵线。

    我对老钭说,他女儿抖三斤的尸体不见了,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老钭长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什么,我却没听清。

    跟着,他就一挥手“跟我走吧。”

    他的反应多少有些古怪,但这短短一段时间内,发生的怪事实在太多了,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再多想,只一门心思找活死人为重。

    除了419的外墙被胖子破坏,酒店里其它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经过三楼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向胖子,就见他正看着走廊的一侧,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神情,眼眶还有些发红。

    想起之前在316见到的娘仨,我暗暗叹了口气,只盼着能把这里的事早点结束,然后不论结局如何,尽快和这胖子剖心置腹的谈一谈。

    老钭把我们带到一楼,相比二楼餐厅,这一层倒是没那么嘈杂。

    或许是天色已晚,除了几个服务员聚在前台后交头接耳,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去哪儿躲懒了。

    老钭站在楼梯口,稍微迟疑了一下,忽然又叹了口气,接着迈步朝着一侧走去。

    我刚要跟着走,臧志强忽然拉了我一把,低声问我“这老爷子到底是干嘛的?”

    我干笑两声“说起来,他和你应该是死对头。”

    臧志强虽然因为单独行动,错过了一些事,但他脑子反应极快,眼珠一转便道“瞎了眼都能走的这么便利,这墓是他造的?”

    我点点头,把老钭的事三言五语跟他说了个大概。

    本来以为臧志强会定下心,没想到他却拉着我停住了脚步,大声对着老钭的背影说“老爷子,你好像走错方向了吧?”

    老钭也停下了脚步,但并没有回头“你觉得我走错了?”

    “是!”臧志强冲我点点头,上前一步,“您老的手艺我是见识了,我对您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我虽然手艺不精,也算是在这行里混了快二十年了。我这一时半会儿,是真找不着主墓室的入口,但再怎么说,阴宅和阳宅的方位朝向总不会改变吧?恕我直言,你好像把路带反了。”

    “反了?”

    老钭仍没转身,但却点了点头,“反了就对了。”

    “呵呵,我没听明白您老的意思,还请您指教指教?”

    臧志强说着,右手往百宝囊里一探,再抽出来时,带出一道寒光。

    仔细看,他的食指上竟已多出一个模样怪异的指环。

    那指环像是精钢打造,朝外的一面,有着约莫半寸长,勾爪一样的利刃。

    看到这难掩锐利的家什,我后脖颈子不禁一寒。

    先前在二楼拐角,要不是我主动把白泽灵犀交给他,这尖利的凶器,多半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cha j我脖子里了。

    他这是看出端倪,想对老钭动粗了。

    连对付个瞎眼的老头都要从背后下黑手,这该死的土贼,倒真是咬人的狗不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史胖子也看到了他手中的凶器,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我。

    我稍一犹豫,冲胖子微微摇了摇头。

    老钭表面上像个土的掉渣的老农,可是能造出这样庞大的工程,谁又知道他和墓主之间有着怎样的约定。

    正所谓恶人还得恶人磨,臧志强旨在向他逼问一些东西,未必真会对他下死手。

    作为外行,我们在一旁作壁上观,或许能够通过这对天生对头的纠缠,看出些端倪也不一定。

    只能说,史胖子和我越来越有默契了。

    他眼珠一转,就明白了我的心思,不光没再阻拦臧志强上前,还假装无意的用宽厚硕大的身体挡住了桑岚的视线。

    眼看臧志强悄无声息的朝着老钭身后走去,我突然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这时,牛经理忽然凑到我身边,小声在我耳边说“你快看看地上的影子!”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