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茧是活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舞若,最快更新阴倌法医最新章节!

    当初听瞎子说这件事的时候,我经历的事还少,对于蛊术降头更是没有接触,所以听完以后,多少有些怀疑他所说的真实性。

    三阳道确然是歪门邪道,可树藤能够‘吃人’,而且还长出人头……那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万万没想到,今时今日,我居然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三才尸树!

    看着眼前的妖树,再回想瞎子的讲述,我心里又是惊惧,又是疑惑。

    瞎子说,他师父见到的那棵尸树,冒出地表的有三根红藤,每一根红藤的末端,都长着一颗人头。

    我眼前所见的这棵妖树,也有三根主藤,却是黑红色的,只是末端连着的并非是人头,而是三个光屁股的‘胖娃娃’,乍一看,这些娃娃和活人没什么区别,甚至看上去还挺……挺喜庆的。很难想象,他们会是痋蛊炼制,会食人血髓的妖物。

    还有,要按瞎子说的,我们先前下来的时候,这妖树不是应该立时发动,做出吃人的举动吗?怎么到现在还按兵不动呢?

    我又仔细看了看那三口破裂的棺材,发现上面并没有卯榫契合的痕迹,像是只是单纯的拼在一起似的。而且,我还看出,这些散开的棺材板子,虽然都十分的古旧,但明显不是相同的材料,而似乎是用至少七八口不同的棺材板子拼凑在一起的。

    我问臧志强,知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又怎么会从棺材底下,树下头钻出来?

    臧志强说,他之前倒斗的时候,倒是见过一棵三才尸树,只是那制作尸树的人或许是手段不精,又或是别的原因,他见到的那棵尸树,似乎已经枯死了,树藤上并非像这棵一样‘长着’胖娃娃,而是光秃秃的,只是当时地面上有三颗像是被虫子蛀过,满是细小窟窿眼的骷髅头。

    也就是那次从斗里出来以后,他才通过捡舌漏的方式,了解到三阳道这段鲜为人知的邪事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从树下钻出来,一是因为,他看到洞口的雾瘴的时候,就感觉有异,出于谨慎,并没有马上下来,而是通过一种特殊的工具,先探查清了这石室中的状况。

    他说的那种工具,我后来也看了,原理类似潜望镜,用作窥探的一端,镶着一颗夜明珠,在没有光亮的环境下,能够探明最长五米之外的状况。

    因为他之前就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一看到那三口排列奇怪的棺材,立刻就想到了大概。

    臧志强摇着头说,他想到这下面是三才尸树的时候,当时就想打退堂鼓。说到底他干倒斗这行,也不过是为了钱财,犯不着把命搭上。

    可当时老钭却说,他当时修造这活死人墓的时候,就知道这尸树的存在,他只是传承了造墓的技艺,却是不敢碰这妖树的,所以他在给自己预留后路的时候,干脆就绕开了这间石室。

    我问“还有别的通道?我怎么没发现呢?”

    “要不说隔行如隔山呢?你肯定只看前头和两边了,一定想不到,那通道的入口是在上头的。”

    臧志强咧了咧嘴,“而且吧,你就是发现那入口,也进不去,因为那是老钭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洞口特别小,我要不是会点缩骨术,也进不去。”

    他说他就是知道我进不去,所以才先行一步,跟着老钭通过那条狭窄的密道曲线绕到下头,想看看有没有别的通路容我过去。结果就发现,这三才尸树和他所了解的有点不一样,更加的邪异,却又似乎还没有成气候,仍处于‘休眠’阶段。

    他既然承诺过,要帮我找到活死人,就决定冒险一试,一咬牙,找到尸树下方根系的一个缺口,用掘子爪将地面挖穿,在尸树下头开辟了一道入口。

    我听的暗暗点头,这盗墓贼也不是全无人味,倒还知道感恩图报,没把我撂下不管……

    “嘶……”

    我忽然想到,臧志强话中似乎有个极大的漏洞,急着向他问道“你说,逃生暗道的入口,是开在上面那条通道的上顶的?”

    臧志强点头,“准确的说,那应该是出口,因为当初老钭修暗道的时候,就只为了以防万一,想着一旦自己被堵死,就从暗道逃出去。他可没想过有一天,他会通过这条暗道再进来。也就是我习惯随身带着飞虎爪,不然的话,光是上面那高度,老钭也上不去。”

    “不对不对不对!”

    我用力摆了摆手,“你难道没发现,上顶的那层茧?”

    臧志强一愣,“茧?什么茧?”

    我越发觉得不对头,赶紧把这一路来看到的情形对他说了。

    他听完咬了咬嘴皮子,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看来这墓里邪门的东西还真不少,我们几个活人下来,怕是已经改变了这里的气势,引发了一些机关了。”

    “你,真的不懂蛊术降头?”他忽然向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我真不懂,“你的意思是说,那‘茧层’和蛊降有关?”

    “你也看到这尸树了,那茧层先前肯定是没有的,要按你说的,那茧层就特么是‘活的’,是在我和老钭进来以后,才长出来的。”臧志强咬牙道,“看来这三阳道的总坛还真不是盖的,打造这总坛的人里,应该是有懂蛊降的高手。这些恐怕连老钭也是不知道的。”

    “懂得蛊术降头的高手……”我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人的样貌,“难道是他?”

    “行了,不能再耽搁了,赶紧走,有什么话边走边说,迟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臧志强当机立断说了一句,率先钻入了尸树下的洞口。

    我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最后看了那妖异的尸树一眼,和桑岚先后顺着臧志强固定在洞口的飞虎爪爬了下去。

    前一秒钟我还觉得奇怪,臧志强怎么就认定这下头原先是三阳道的总坛,而不是邪`教中人的墓葬,等下到底下,借着火眼的光亮看清形势,疑问迎刃而解的同时,忍不住连吸了好几口冷气……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ШurЦo3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