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追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臧志强没有马上解释,而是反问我“你说你要找的是活死人,那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不等我回答,他就继续说道“要是活的,他肯定不会一直待在地底下,时不时的得去外边过过风吧?”

    “你是说,除了杂物间被堵死的通道,至少还有一个出入口,能够直通主墓室?”我问道,同时下意识的看向老钭。

    “没错,实际上去419之前,我已经找到那个入口了,不过那里开启了机关,从外边打不开。”

    臧志强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疼,还是出于习惯,又可劲咧了咧嘴,“嘶……关于这个,我倒是相信老钭没刻意瞒咱们,他是修墓的,平常又不会待在墓里,那条通道,应该是墓主人专用的。他应该是想到那个入口从外边打不开,所以直接带我们走这条路的。”

    “我怎么越听你说越迷糊啊?”话都懂,但我是真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臧志强刚要开口,我左手腕上的佛珠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

    这次静海没有出声,一种不祥的预感却在我心里倏然升起。

    我摆手示意臧志强先别说话,转过身边往中间跑边拿出手电打亮,朝着上方照去,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

    原先我们下来的那个洞口,此刻正有大片白花花像是丝棉一样的东西涌进来,居然是之前我和桑岚的见到的那种白色‘蚕茧’!

    “糟了!”

    我边往回跑边大声向其他人招呼“快想办法打开洞口,那些茧追上来了!”

    臧志强脸色一变,跑过来几步,眯起眼睛向上看去,“艹,这鬼东西真是活的!”

    老钭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急着说“黑石的左边有一块凸出的石砖,你们快把石砖抽出来!”

    我和臧志强跑过去,果然在靠近地面的地方发现一块凸出来的石砖。

    臧志强攥起拳头,用力将掘子爪的尖头朝着石砖凸出在外的部分扎去。

    他那掘子爪的锋利和硬度远超出我的想象,尖端竟然一下钉进了石砖里。

    掘子爪的作用之一似乎就是拆墓墙用的,虽然钉入的部分不到一公分,但特殊的形状构造,已经能够吃住力气。

    臧志强咬牙用力,“嘿”的一声,就将石砖从墙里拉出一尺来长。

    听到“轰”的一声闷响,转脸再看,那些新魂走出来的黑色巨石,竟沉入了下方地面,露出了一扇门户。

    那些重聚的新魂本来正透过黑石不断向外出走,这一来,像是骤然被彻底释放,同时蜂拥了出来。

    “那些茧追上来了!”桑岚叫道。

    我抬头一看,又是一惊。

    之前我们看到茧层的时候,都以为那是附着在洞顶的死物,现在看来,茧层竟像是有生命一样,能够伸展蔓延,而且速度快的吓人,只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覆盖了穹顶三分之一。

    “快进去!”见石门内不再有新魂出来,臧志强喊了一声,第一个跑了进去。

    我招呼桑岚一声,跑过去扶住老钭,跟着跑进了石门。

    “怎么才能把这门关上?”桑岚问道。

    臧志强往地上啐了一口,“这石门就是用长石砖销住的,一沉下去就合不上了!”

    “快走!前边还有一道门!”老钭急道。

    四个人顺着通道向前跑了一阵,果然又有一道敞开的门户。

    我拉着老钭最后一个穿过这道门户,来不及细看门后的情形,第一时间转身关上了厚重的木门。

    为了行动方便,进入石门前,我就把袖珍电筒咬在嘴里。这时门一合上,借着电光一看,门板上竟刻满了符文般的纹路。

    看到这些纹路,我心里猛地打了个突。

    桑岚的行动一直都以为我中心,这时也看到了门板上的符文,低呼道“我好像见过这些符文!”

    “是。”我咬了咬牙,“这些符,应该和降头有关!”

    看到这些符文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在哪里见过相似的符文。听桑岚一说,才想起来,我不但见过类似的符文,第一次见到,还是和桑岚一起。

    那次是她和季雅云才搬到城河街不久,我和她一起通过灵觉,在对岸的墓园内通过一座墓碑,进入了一个诡异的通道。

    后来才知道,那是降头师猜霸的道场,当时猜霸正准备用邪降替凌红改换身份,被我和桑岚无形中给搅了局。

    那时朱安斌也在场,道场内悬挂的那些布幅上面,所画的符文,就和面前木门上的雕刻极其相似。

    “我们现在怎么办?”桑岚问。

    没等我开口,臧志强忽然说“你们最好先回过头看看。”

    我和桑岚这才转过身,一看之下双双呆住了。

    眼前像是一间大厅一样的所在,却又像是一处奇诡的丛林。

    不同的是,前方林立的不是树木,而是一间间直上直下的直筒型棺材房!

    “这不是先前我们去的二楼吗?怎么会是二楼呢?”桑岚惊悚道。

    “这里不是二楼!”

    “屁个二楼!”臧志强几乎是和我同时说道,“这里本来就是在地下的!”

    他也知道事态紧急,只说了一句,就急着向前跑去。

    跑了没几步,扭头见我还扶着老钭,瞪眼道“你还带着他干什么?他现在没用了,带着他只会碍手碍脚!”

    “我后悔了。”我冷冷道,“你从神台上摔下来的时候,我就不该拉住你!”

    臧志强一窒,咬牙道“行,那我欠你的,只能是下辈子还给你了!”

    说完竟再不顾我们,甩开步子跑了。

    “我艹你妈!”

    眼看这盗墓贼再次反骨,连桑岚都忍不住骂起了脏话。

    “啧,你什么时候变这么粗鲁了?矜持点不行啊?”

    我斜了她一眼,边扶着老钭尽量快步往前走,边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我尽量放缓语速,对桑岚解释说“我们刚进废楼的时候,在二楼看到的棺材林的确是真实存在的。真实的空间是不会转换的,那就只能是说,我们在进入三义园的时候,不知不觉间遭遇了鬼打墙之类的障眼法。当时我们感觉是上了二楼,实际上是被鬼遮眼,通过臧志强说的另外一条通道,下到地下,来到了这儿。”

    “不可能!”桑岚固执道,“你可能会被鬼遮眼,但我一定不会!我可是开鬼堂的!”

    “你就犟吧!”我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才入行几天?你知道个屁!从来都是你认定什么就是什么,以前这样,现在还这样,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那一身的臭毛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