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尸虫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可不认为,那真像是泡沫般无害。

    或许此刻墓中的六觉阵还没有撤销,我感受不到实质性的威胁,但看着眼前堆积如墙的茧层,心中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恐惧。

    赵奇的脸色绝不比我好看,甚至破口大骂“混账东西!”

    骂归骂,我仍是看出他也无计可施。

    我甚至能感觉出,他或许知道这‘茧阵’是谁布设的,但也未必就清楚,茧里究竟包藏着怎样的凶险。

    近距离的面对茧层,更加清楚的看到,它是能够活动的,并不是像液体般的流动,而是像在不断的滋生扩大。

    也许因为特殊的地势,茧层到了这里,蔓延的速度比在上面要减缓了许多。

    可我和赵奇都明白,如果不能尽快离开,终有一刻,我们都势必无路可躲,最终被裹入妖异的茧里。到那时,会是怎样一种遭遇,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我深吸了口气,打着手电,查看这一层的形势。

    赵奇干笑一声“别白费力气了,你是不是忘了,这儿并不是地面?”

    我心里一咯噔,这才想起来,自己犯了个逻辑性的错误。

    因为刚进三义园时的经历,我下意识的还以为,有着众多棺材房、尸皮筏子的那一层是二楼。

    到了这一层,也就自然而然的想成这里是三楼,情急之下,想要找别的出口逃生。

    事实是,从棺材房那一层开始,都是深入地下,活死人墓的一部分。别说这一层没有窗户了,即便有,多半也只是用来迷惑人的摆设,又怎么会通到外边呢。

    赵奇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这个节骨眼上,居然看向我,不耻下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看了一眼楼梯上方的茧层,不答反问“你觉得这是什么?”

    “总之是蛊降之类的邪物,这东西自身阴气很重,沾到身上,恐怕就难以摆脱了。”赵奇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怒色,嘴角下撇,脸色阴沉的像是雷暴来临前夕一样。

    我心又是一坠,连这鬼山老大都束手无策的邪物,我绝不认为我有能力破除。

    可如果不能突破这茧阵,又没有其它出路,难不成我们真要困死在这里吗?

    还是说……

    我忽然又想起老钭对我说的那两句怪话。

    ‘莫让灯芯引冥火,神枝梵音断阴龙≈039;……

    活死人墓的冥火已经点燃了,神枝梵音断阴龙……

    我垂眼看向一直拿在手上的黄金神枝,琢磨着老钭话里的意思。

    赵奇像是才留意到我手上的神枝,眯着眼睛瞅了一眼,刚想说话,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

    同一时间,我就感觉耳鼓一胀,头嗡的一下,脑子里瞬间一阵空白。

    这种感觉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但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就好像整个人被蒙进了牛皮鼓里,有人在外头用力敲鼓,身在鼓中,听不到鼓声,却被声波震慑一样。

    赵奇的感觉应该和我差不多,脸色阴晴不定间,张嘴冲我说了句什么。

    耳鸣声还在,导致我只看见他张嘴,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我使劲捂了捂耳朵,上前一步,刚想发问,猛然间,眼角的余光就见茧层中快速的鼓起一个深色的阴影。

    这种凸起我在上头的时候就已经见到过,可这时再见到茧层鼓起,立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闪开!”

    赵奇的警觉性绝不比我差,我刚喊了一声,他人已经向前蹿去。

    虽然他在胸前画了血符后,行动似乎恢复如常,但变故比我想象中来的还要快。

    他才一动作,茧层中的那团凸起就突然爆裂,一个黑影凌空蹿了出来,朝着他的脖子无声的飞扑了过去。

    赵奇来不及躲闪,只好一咬牙关,反手捉住那黑影。

    他伸手敏捷的一如当初的刑警队长,可是看清被他抓住的那团事物的样貌,我只觉得胸口一阵发堵,差点没当场呕吐出来。

    被他抓在手上的,竟然是一只秃了毛的死猫!

    死猫也就不到一尺长,表面大部分的毛都已经脱落,仅剩的几撮毛发也已经干枯发白,不能够凭此判断它以前长什么样。只能看出,这畜生已经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身子都已经干瘪僵硬了,因为表层皮肤的萎缩,发黄的獠牙都暴露在嘴外边。一双眼球倒是还算保留完好,不过却更加显得恶心惊悚。

    “混蛋!”

    赵奇再是霸道,将这样一具恶心的猫尸抓在手里,也是吓了一跳,惊怒之下,大骂一声,将猫尸朝着我身后的空地狠狠摔去。

    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急着向我问“之前你说什么铜钟?那铜钟在哪里?≈quot;

    因为急切,他边问边往前迈了一步。

    我这会儿听力已经恢复,刚要回答他,就听他脚下传来“噗”一声轻响。

    这响声十分的轻,但却能深度刺激人的神经。

    因为稍有经验的人,即便不用眼睛看,单听声音,就能想象到,那是将某些小型的活物踩踏在脚下所发出的。

    赵奇虽然邪魅,但随着这声轻响,神经也立时绷紧。

    他到底也无法逃脱人对某些事物本能的恐惧,我甚至看到他站在原地,瞪大眼睛,体表的汗毛连同鬓角的短发全都竖了起来。

    见他用眼神向我示意,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打着电筒向他脚下照去。

    “我艹……呕……”

    这一次,我是真忍不住吐了出来。

    被他一脚踩爆的,居然是一只灰毛大老鼠!

    那老鼠和刚才的猫尸明显不一样,在被踩踏的前一秒钟,应该还是活的。

    即便这会儿被踩的肠穿肚烂,也还是瞪着暗红色的小眼睛,露在外头的身子和尾巴不断挣扎,“吱吱吱’惨叫着想要挣脱。

    更加让人作呕的还不是老鼠流到外边的肚肠,而是顺着赵奇鞋的边缘,还能够看到几条青白色半透明的虫子在不断蠕动。

    这些虫子浑身包裹着一层透明的粘液,比普通的蚯蚓还要细小,却又像蚰蜒一样长着细密的对足,虽然体积微小,但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怖。

    我吐了好一阵,才蓦地醒悟,为什么会感觉这虫子比踩到老鼠更让人惊恐了。

    “这些虫子是长在老鼠肚子里的!”

    赵奇几乎是和我同时叫道“不好,是尸虫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