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 铜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老大眼神犹疑的看着臧志强,我见他明显是不相信,不禁咬牙道“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疑神疑鬼?你若不信,跟着我就是了,别再打他的主意!”

    赵老大恐怕是从未被人这样当面喝叱过,也是怒意盎然,“你嘴巴放干净点!”

    我没再搭理他,转头想查看周围的环境,赵老大却又向我喝叱道“把这土贼的衣服也脱下来,快!”

    “你敢!”我动了真火,和他怒目相向,“你也说他活不成了,老子没有扒死人衣服的习惯!”

    赵老大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怔之下,又用怀疑的眼神看向臧志强,明显还认为我这么维护臧志强,是因为他身上藏有脱身的秘密。

    我更加恼火,可眼看门后的火堆维持不了多久,也只能一咬牙,解开皮带,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丢了过去。

    也不知道赵老大是不是因此找到了心理上的平衡,接住裤子,朝我身上瞄了一眼,口气缓和了一些说道

    “我也知道死者为大,可眼下能多撑一刻,我们便多一分脱身的机率。你……你把你朋友的外衣脱下来,总可以吧?我答应你,如果能离开这里,他的后事,由我来办,我一定将他风光大葬。”

    听口气,我知道他是出于无奈真服软了,可就靠我们三人的衣服引火,又能抵挡多久?

    我没犹豫太久,只想了想,还是走到臧志强身边,边脱他的上衣边低声说“江湖救急,先借你衣服用用。你放心,我说过要带你出去,就一定不会把你撂在这儿。”

    我扒掉臧志强的外衣,刚要丢给赵老大,突然就见他“啊”的一声怪叫,猛地向后一蹦,抱着手,看着火堆前的那道门一脸的惊愕。

    “怎么了?”我有点被他弄懵了,边问边拿着衣服走了过去。

    “这门居然能烧着!”赵老大惊道。

    “门能烧着?”

    我快步走到跟前,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不由得一呆。

    “这门居然是铜的!”

    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听到“咣当”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当时没来得及细想,这时再看,终于找到了响声的来源。

    敢情这道门竟然整体是由黄铜铸造,仔细看,上面还刻满了古怪的纹路。

    这些纹路似乎完全没有规律可言,但一眼便知,绝不是铸造铜门的时候由模具铸出的,而是后来人工刻上去的。

    我转眼看向赵老大,他一言不发的把抱在怀里的手掌举到我面前。

    看到他掌心灼烧的痕迹,我顿时恍然大悟。

    他刚才一直是用这只手撑着门的,这是因为铜门被下方的火焰烧灼,温度升高,把他的手给烫了……

    “不对!”

    “不对劲!”赵老大几乎是和我同时脱口道。

    两人近距离四目相对,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极度的疑惑。

    稍有物理知识的人,都知道多数金属是能够导热的。

    可这扇铜门看上去十分的厚重,单单烧几件衣服,又怎么会把门烧到能烫伤手的程度?

    我眼珠快速一转,朝着铜门上吐了口唾沫。

    “滋”的一下,唾沫立刻就被高温蒸腾的连丁点痕迹都看不见了。

    赵老大忽然道“这铜门被动了手脚,里边有通透的火道!”

    “应该是这样了。”我也看出了端倪。

    铜门表面看似乎是实心的,但里面多半有着上下通透,能够容空气对流的镂空,或许里头还储藏了蜡油之类能够引火的材料,要不然如此大体积的铜门,绝不会只凭几件燃烧的衣服,就能烧到这种高温的程度。

    “看来这三义园里还有不少我不知道的秘密啊。”赵老大刮着鼻梁喃喃道。

    “这门为什么是铜的?”我更是疑惑到了极点。

    赵老大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能够聚气纳势的墓穴,从来都是五行均衡的,这里地火兴旺,地下水脉流畅,土木生息盎然,金脉却是薄弱,所以为了弥补这一点,当初这下头的门户,就都用铜铁打造。”

    我接口说“可是你贵人事忙,当然不会做监工,所以你也不知道这些铜门被动了手脚。”

    赵老大点点头,“嗯,看来当初修建这里的人当中,还有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只是不知道,他在铜门中动手脚,是早料到会有今天,还是无心插柳,为我们埋下了一线生机。”

    只说话的当口,铜门竟已经被烧得通红。

    这时我也已经发觉赵奇为什么要一直顶着门的原因了,原来这门扇连同门框,都是黄铜铸造,整套门都布满毫无规则的纹路,却单单没有门栓。

    “怎么会有人设计这样的怪门呢?”赵老大的五行之说,还是不能完全解开我的疑惑。

    “这些铜门一旦燃烧起来,倒是能多挡上一阵,但也只能权宜一时。”赵老大看着我问“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见他眼中精光闪烁,我稳了稳思绪,边把臧志强的外衣缠在神枝上,做成个简易的火把,边沉声对他说

    “我可能真知道该怎么离开这儿,但秘密绝不在臧志强身上,你不用再打他的主意。要想活着离开,就把你知道的关于这里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说着我引着火把,过去把臧志强背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赵老大跟在后边叹息一声,说这里是他出资建造的不假,最初他也给出了一些意见,但说到底,这里是为他三弟建造的巢穴,他也所知有限,更不了解铜门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铸成这样。

    我最初到这一层的时候,恰好遇上了头前下来探路的臧志强,所以并没有仔细查看这里的形势。

    这时借着火把的光亮,终于看清了大概……

    再往前走,又是一个分隔出来的空间。同样是铜铸的门户,门上同样纹饰错落。

    这次我没急着让赵老大关门,而是用火把照着,在门边周围查看。

    很快,就在门的一侧,靠近最下方的位置找到一个硬币大小的孔洞,里边竟似乎还有一截暗藏的,可以用来引火的捻子……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