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妖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借着这一撞的势头,我避过了黑龙的吞噬,回过头才看到,撞开我的,是一具被水流席卷过来的干尸。

    那黑龙也不知道是不是饿的久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便将那干尸整个吞了下去。

    紧跟着,竟一甩龙头,朝着自身的躯干撞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我就看到,龙头上有一样东西掉落,随着激荡的水流朝着我弹射过来。

    那东西划过面前,居然是黑龙连带龙角的‘脑壳’!

    再转眼看向龙头,看到它硕大的三角脑袋,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所谓的黑龙,竟只是一副金属外壳,包藏在其中的,居然是一条庞大的红眼怪物。

    这怪物就暴露在外的身形看来,像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可蟒蛇哪有这么大个儿的,而且还能够在水里横行?

    在怪物的连连撞击下,包裹它身体的铁壳终于被撞击的支离破碎。

    这时我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从头至尾长逾三丈,水桶粗细的躯干背部生有铜钱串连般的金色花纹。

    奇的是它簸箕似的三角脑袋上,竟真如龙一般生了两个巴掌大的肉角。而且,在后半截脱出的部位,还长了两只似退化了的后足。

    民间传言,蛇大为蟒,大蟒成蚺,巨蚺成蛟……这能够在水中生存的蛇形怪物,倒像是水生的巨蚺。只是头角峥嵘,又长有后足,却又像传说中的蛟龙!

    这妖化般的怪物也不知道被困了多久,此时完全脱离出来,立刻变得更加疯狂,无论是尸皮筏子还是干尸,只要一挨近,便被它张开巨口吞进了肚子。

    我看的心惊胆战,却苦于无法冲破这水龙卷般的乱流游出去,时间耽搁越长,心越是直往下坠。再这么下去,就算不被蛟龙吞了,我也得呛水淹死!

    蛟龙很快便将斗室内的所有尸骸吞噬殆尽,眼中红光暴盛,终于再度向我和臧志强扑咬过来。

    我把心一横,将神枝咬在嘴上,伸手就去摸阴阳刀,可那妖蛟脱离困束的金属躯壳后,速度更是迅捷无比,不等我把手伸进包里,已经翻滚着身躯来到了跟前。

    情急之下,我只能是身子后仰,依靠自身和臧志强的重量急往下坠,从而避过风头。

    眼看蛟龙紧贴上方游蹿而过,我心说再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左右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心念到处,猛一咬牙,攥紧右拳,挥起掘子爪刺向蛟龙一只血红的凶眼。

    由于水流的阻力,我动作慢了一拍,没有刺中龙眼,而是刺到了偏后部的位置。

    臧志强的掘子爪锋利之极,竟一下刺穿了粗厚如铠甲般的表面,整个没入了蛟龙的皮肉内。

    这掘子爪本来就形同动物的钩爪,一旦刺入,便不能轻易拔出。

    蛟龙吃痛,猛地一翻身,向前游蹿,竟连带的我也翻身贴在龙颈脊背上,跟着向前蹿去。

    眼看这妖蛟剧痛之下形似疯魔,只是漫无目的的狂游乱蹿,我心知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不管它是蛟是蚺,都能在水下长久不换气,我可没那样的本事。

    不经意间,借着水中鬼火,看到蛟龙背脊的花纹中,似乎有一环颜色与众不同,我脑筋儿不由得一蹦。

    由头贯尾的铜钱花纹都是金色,为什么唯独这一环是白色的?

    但凡庞然大物都是皮糙肉厚,寻常利器极难穿破,但天底下没有无坚不摧的铁金刚,难道这靠近龙首的白色圆环,就是妖蛟的罩门所在?

    以妖蛟的粗大,掘子爪能刺穿表皮,却绝难伤到它的要害。相比之下阴阳刀要略微长一些,但此时再想取刀,却也不是轻易能够做到的。

    心念电转间,我双腿紧紧箍住龙身,右手掘子爪固定身形,左手自口中取下黄金神枝,趁着妖蛟转身之际动作稍一缓慢,瞄准那与众不同的白色圆环部位,用尽全力插了下去。

    我本来只是无奈之下冒险一试,没想到那环状花纹的中心,居然异常薄弱,一插之下,神枝竟没入了将近一尺!

    随着神枝的插入,伤口中先是冒出一片黑红的血水,跟着竟又冒出一蓬白茫茫的液体。

    这未知的白色液体一冒出来,便迅速的和周围的水融合。我骑在妖蛟背上,身不由己向前,迎面和溶解了白色液体的水流相交,立刻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再接下来,我只觉得浑身变得麻木,大脑也昏昏沉沉的,虽然还保持着几分清明,却像是被打了麻药似的,再也做不出其它的举动。

    我只能是拼尽全力攀附在妖蛟身上,似半梦半醒的跟着它游蹿,恍惚间,依稀就见星点鬼火和一具又一具的尸骸快速的从两旁经过,似乎是随着水脉的激荡,向下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听一阵巨大的水声响起,只觉一股冰冷清新的气流冲入鼻腔,冲进了气管。

    我脑子猛一激灵,终于稍许清醒了些,定神一看,我竟已被飞腾而起的蛟龙驮出了水面!

    那妖蛟被神枝刺穿要害,这会儿也是强弩之末,没等我看清周围的情况,就又跌入了水中,并且直往下沉去。

    我呼吸刚顺畅,来不及闭气,顿时被呛了一大口水。

    冰冷的河水灌入肚腹,我大脑又多了几分清明,见妖蛟已然失去生机,再无利用价值,便松脱掘子爪,也不管插在蛟身上的神枝,只是拼了命的向上游去。

    我被蛟龙伤口中的白色液体所麻,此刻还没恢复,游了没多久,就觉有些脱力。

    这时,却突然感觉,脚下像是被什么人托住,将我向上托举。

    低头一看,愕然发现,托住我的人,竟然是酒店餐饮部的那个牛经理!

    她本来是一副白领丽人的模样,这会儿虽然仍穿着经理套裙,却已不像先前那么鲜活俏丽,而像是被泡发了的女尸一样,面容惨白发胀,只是一双眼睛还充斥灵动,仰面注视着我快速眨动,似乎是在焦急的催促我用劲。

    我一愣之下顿时明白过来,三义园酒楼果然已经塌陷了,被困在楼里的牛经理也跟着陷入了水中。

    她这是偏巧撞上了我,想用最后的力气,助我逃命。

    有她相助,我想浮出水面似乎不再困难,可她怎么办?

    我答应过她,要带她离开三义园,带她去见她的孩子,现在活死人肉已经鸡飞蛋打,难道对她的承诺也要不作数了吗?

    不对!

    感觉后背发轻,我心又是一沉,慌忙摸向腰间,发现捆绑的绳索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之前随着妖蛟上来,被捆在背上的臧志强,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乱流冲开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