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五章 老虫茧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或许只是这个职业用来标明身份的‘幌子’,但此时看在我眼里,不由得将这突兀前来的磨刀老人,和一个会杀人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孙禄上前一步,半挡在我面前,看了丁斜楞一眼,侧过头小声对我说

    “是咱们弄错了?这磨刀的,才是第五个人?是那个杀人剥皮的家伙?”

    看到铁刀片子的时候,我也是一激灵,但这会儿我已经看清了磨刀老头和丁斜楞的表情。

    我翻着白眼搡了孙禄一把,“你可别瞎想了,他俩就是认识!”

    见磨刀老头也是被孙屠子给吓到了,我缓了口气,对老头说

    “你好大爷,我家的老屋就在这附近,我是回来看看,结果这哑巴……丁斜楞把我包给抢了。我们就是跟着追到这儿,就是想把包拿回去。”

    磨刀老头眨巴眨巴眼,拧起了眉头问“真的?你们不是来欺负他的?”

    我往身上摸了摸,朝孙禄使了个眼色。

    孙禄会意,从兜里摸出工作证亮给老头看,“大爷,我们俩是警察,这女的……这女同志是律师,我们来这附近就是办私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磨刀老头似乎不是那种爱多说话的性格,只嘀咕了一句“小斜愣眼抢包?不应该啊?”

    跟着,他从长凳后边的筐里拿出个塑料袋,伸手递给丁斜楞,脸却冲着我们说

    “昂,我是他叔,就是给他带口吃的,没啥事,我先走了。”

    丁斜楞一把抢过塑料袋,我和孙禄看着他翻开,里头是一沓卷着咸菜丝的烙饼。

    磨刀老头似乎不愿意多停留,把烙饼给了丁斜楞,又看了我们一眼,扭脸就走。

    我这会儿脑子是真够乱腾,但还是下意识的跟了上去,同时也没忘回手朝那个纸箱指了指,暗示孙屠子把骷髅头带上。

    我跟到老头身边,把背包往肩上拢了拢,问“大爷,你和丁斜楞是亲戚啊?”

    “不是,我就是跟他爹娘认识,看着他从小长大的。这不,他家死的没谁了,就剩这么个傻孩子,我要是不时早午晚给他送口吃的,他不得饿死啊?”

    或许现代人很难理解这老头话里的意思,但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也许很多事都落后过一大截,但对这老爷子简练又含糊的话却是能够理解。

    我说“您老就是好人,就是常照看他呗。”

    磨刀老头停住脚步,扭过脸拧着一边的眉毛对着我

    “到底咋回事啊?我太知道这孩子了,他小时候得过大脑炎,本来就傻气,后来冬天掉到河里过一回,差点淹死,被好心人救上来后,缓过气来就傻到家了。我说,这孩子是傻,可他不是坏孩儿啊?他咋能抢你包呢?”

    老头问的直,我也只能直接回答“我哪儿知道?我就是回我家老房子来看两眼,在街面胡同口的时候,看见有小孩儿用炮仗扔他,就把那堆破孩子撵开了,完事给了他一点钱。我刚到胡同里头,他就把我包抢走,一路跑这儿来了。”

    磨刀老头估计也真就是个好心的大爷,瞅了我一阵,摇头说,这事他也说不清楚,他就是顺道给丁斜楞带口吃的。

    我这会儿虽然脑子发懵,但还没忘了,这件怪事的开始,就是丁斜楞先抢的我的包。

    我见老头牙焦黄,摸出烟递给他一根,见他接了就赶紧帮他点上。

    我稍微想了想,干脆就直接跟他说,我们来这儿碰见丁斜楞虽然是意外,可我到底算是公务员。现在zf机构福利安置单位也算挺完善了,丁斜楞要真是无依无靠,没自理能力,那我想想法,说不定能帮他一把,总比他冻死在这儿强。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尽量了解一下他本人的状况,关键我上报的时候,得跟旁的人说明啊。

    磨刀老头拧着眉吸了两口烟,跟我说“有啥说明的?就是个没人管的野孩子、傻愣子!”

    他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头肯定还是接受了我的说法。

    他边抽烟边说

    “就几句话的事。这孩子小时候得过大病,脑子不好。我记得吧,那会儿,他才**岁,他被一群操蛋孩子怂恿,去河上滑冰,掉冰窟窿里头了。他身上脏,又傻,周边人看见了都不愿意救。结果,是前街一个姓徐的,大冬天光着膀子,跳冰窟窿里把他给摸上来的。”

    我眼皮一跳“前街姓徐的?然后呢?”

    磨刀老头虽然不怎么爱说话,可显然挺关心丁斜楞的。

    他见我问的仔细,估摸着没觉得奇怪,还以为我真是发善心,“嗨”的叹了口气,索性把长凳放下,习惯性的迈开一条腿跨坐在上头,抬着头对我说

    “那都多些年前的事了?得三四十年了吧?我那时候才二十啷当岁,我咋能记得恁清楚啊?我说,你们要是真有点人心……你别怪我说话难听,我没文化,刚才你那伙计给我亮工作证,我都不知道上面写的啥……我就是说……说你们zf部门该管的也该动动了,得那啥了……”

    我回想了一下,丁斜楞虽然满脸胡子,可看眼睛的清澈度和身形的挺拔程度,的确像是他所说的那个年纪。

    我实在和他讨论不起年纪和丁斜楞的那些经历,稍一思索,逮住我所认为的重点问

    “你说的,那个前街姓徐的,叫什么名字?”

    “徐天从!”

    老头一拍大腿,用烟屁股点着我,“我跟你说,这个人我印象太深了。哎呀,这个老头子,从来都不跟街坊邻居多说一句话,也不掺和任何事。人邻居背地都喊他啥?喊他‘老虫茧子’!整天就阴不呲咧的,半死不活的……哎呀,我那时候是真不待见他!可是……”

    磨刀老头话锋忽然一转,瞪眼看着我,并且竖起一个大拇指“可就他办这事,我觉得他中!那天多冷啊?人别说下水了,脱光膀子都能冻成憨x。人家硬是不吭一声,硬是脱了衣服就往冰窟窿里跳,把小斜愣眼给摸上来了!你服不?不服不中啊,这就是人性,就是人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