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马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说,圈子里情妇上位的我还真知道一个,就是前工商局局长夫人刘洁,白芹叫她二姐。

    当时白芹给我看照片的时候,我还惊讶了好久,我说这不是吴磊的前女友嘛,女主播出身。不是那种正规网站的女主播,而是那种情色网站,说白了就是卖弄风骚,直接把白花花的肉暴露给猥琐男网友看,靠着别人的打赏和网站的分红过日子。

    白芹跟我说的时候,前局长还没下马,正是刘洁风光的时候,各种政治报新闻头条都能看到她和前局长结婚的照片,前局长对她是真的好,可以说是宠上天的那种,走到哪都带上她,跟两块吸铁石似的。

    当时白芹特不理解,她盯着人家一袭黑色晚礼服陪同前局长出席慈善晚宴的视频,一个劲儿的咋舌,“穿一身黑,跟参加葬礼似的,怎么看这女的也不像是多有头脑的人。”

    她话还没说完,视频里主办方致辞,说自己老婆三年前因故身亡,为了祭奠他老婆才举办这场慈善晚宴。我清晰的听见了白芹打脸的声音。

    一个女人,直播自慰出道,然后转型野模正式入圈,再到她费尽心思成为前局长的情妇,最后凭自己的实力夺了正牌夫人的位子,这其中悲与苦,爱与恨又岂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只可惜好景不长,前局长跟前妻离婚后不久,以前犯过的一些事全部被抖了出来,连带着刘洁之前做女主播时被人录下的自慰视频,全部曝光在众人面前。

    结局毫无悬念,前局长落马,刘洁不知所踪,有人说他们离婚了,也有人说他们去国外过新的生活了,而我说,刘洁是幸运的,她遇见的是真的爱情。

    我不愿意拿自己跟刘洁比,一来我没有她的野心,二来我没有她的运气。她遇上了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愿意为他放弃仕途,而我自问,不会遇上更好的。

    三点钟的时候,我接到了金主的电话,他说,“今天你可以化妆。”

    我开玩笑说,“不化妆嫌我丑拿不出手?”

    他顿了一会儿,冷冷的说,“我更希望你丑一点儿,这样就不会有人盯上你。”

    男人的占有欲是种奇妙的东西,他们不管自己有没有身份,有没有立场,只要他碰了你,就认定你是他的附属品,就好像商场里的物品,一旦被打上了条形码,就注定明码标价。

    跟了金主之后,我化妆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共花了两个小时才把自己收拾利落。

    燕姐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我还在想为什么女人刷睫毛膏的时候嘴巴会不自然的张开。

    燕姐说,“我帮你打听过了,这次的晚宴表面上是商政联姻,其实是为了庆祝曽煜的回归,曽煜你知道吧?华商日报老上头条的那个年轻的资本家。”

    我涂完口红之后,又在上面覆盖了一层透明的唇蜜,这样让自己的嘴唇看上去丰满有活力一些。

    燕姐还在说,“他可是我们惹不起的人啊,你要是看见他,得躲远点,我听说他最近沾上毒品了,整个市局都盯着呢。”

    拿着手机走到衣柜前,我出声打断燕姐:“你说我是穿白色好,还是穿黑色好?”

    燕姐恼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这不是很显然吗?当然没有。

    恼归恼,正经事上燕姐一点也不含糊,“你打个电话问你们老邱,他穿什么颜色你就穿什么颜色。”

    “那就黑色。”

    我连再见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脑海中突然一身黑色礼服的刘洁,看来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晚宴六点钟开始,刚刚五点半,我就挽着金主进场。

    一般这样的聚会,聪明人都会选择早到一些,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发展他们想要的关系。

    金主却是个例外。

    他之所以早到,是为了布局。

    曽煜身份特殊,只要他一出现,市局倾巢出动,省厅自然也不会闲着,别看现在各方面都挺正常的,其实这里的每一个出入口都被市局的人控制了,会场内每个角落都有隐藏摄像头,没有人知道这些举着酒杯的人有几个便衣警察。

    可能会有人问,曽煜犯了那么多事,为什么警察不直接把他逮进去?

    逮人也得有理由,警察办事讲证据,曽煜自打接了他爸的班,就没有一次失手过,每件事都做的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市局的人跟了他五年了,屁都没捞到,每次见面还得受人明着暗着嘲讽,拿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些是去泰国的飞机上,白芹跟我说的,至于会场里混进了一堆警察,是昨晚听了金主下属像他汇报工作的内容分析推理来的。

    半个小时之后,晚宴准时开始了。

    金主是个很低调的人,从来不主动与人攀谈,有商场和政坛的人上前溜须拍马,他也是一笑置之,绝不多说一句。

    那些人在金主这儿碰了壁,就把矛头指向我,企图以我为突破口。

    “这位一定是邱太太吧?您可比报纸上看上去还要年轻……”

    后面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小声的提醒他,“她不是邱太太。”

    那人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一脸尴尬,“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先失陪了。”

    我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金主搂着我腰的手稍微拢了拢,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音调说,“一会儿曽煜来了,你尽量别说话,看我眼色行事。”

    我点了点头,莫名有种无间道的感觉。

    主通道处蹿起一阵人流涌动,听到了曽煜的名字,然后就看见曽煜戴着墨镜,一身黑白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他热情的与大家挥手,像个耀眼的明显,嘴角却挂着最浅薄的笑,下巴微扬,那与生俱来的傲骨透着生人勿近的疏离与淡漠,明明望尽了众人却没有一人能入他的眼。

    此刻的他,又与拉萨以及泰国时偶遇的他大相径庭,判若两人。

    他走到舞台中央简单说了几句,又招呼了一些稍显重要的宾客,目光扫视了整场,最后落在我们这个角落。他看都没看就推开了别人敬过去的酒,一步步朝我们走来。

    “邱局长,好久不见。”他声音依旧清冷,此刻多了一丝玩味。

    金主淡笑,“半年不见了。”

    “邱局长不介意的话,借一步说话?”曽煜摘下墨镜,舔了舔上唇,魅然一笑,“带上你马子一起。”

    马子,比女人这样的措辞多了一些原始的野性。

    “当然不介意。”金主偏头看我,将我的腰身搂的更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