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你叫顾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奢华的总统套房,顶级欧式宫廷风配置,巨大的玻璃墙正对着高耸的东方明珠和滚滚的黄浦江。

    曽煜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五指间娴熟的夹着三只红酒杯,下巴随意的指了指临窗吧台,“坐。”

    金主搭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了里侧,自己则挨着我坐下。

    “听说曽老板前些天去泰国了。”金主不动声色的开口,手掌握着我的手有意无意的摩挲。

    曽煜眉眼狭飞,笑起来妖媚,他站在我们对面替我倒着红酒,“邱局长果然是消息百事通,什么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金主依然面不露色的盯着曽煜的眼睛,一副审视的姿态,偏得曽煜不接招,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只好开口:“查理死了。”

    曽煜心不惊肉不跳,我却吓个不轻,金主继续道,“泰国那边给出的结论是纵欲过度猝死,不知道这件事曽老板怎么看?”

    曽煜握着酒瓶,缓缓倒酒,他的手掌宽厚,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手背上青筋明显,是力量的象征。他把酒推至我们面前,示意我们举杯,还特意朝我看了一眼,金主眯了眯眼,示意我配合。

    三人碰杯,曽煜一饮而尽,“我早劝过他搞女人要适度,多赚钱少打炮,他非不听,现在好了,钱也没了,人也没了。”

    “你相信他是猝死?”金主眯眼。

    曽煜耸了耸肩,没给明朗的答案。

    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抬眸之际目光锁定了我,“你马子看着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我心里咯噔一下,金主冷眸朝我扫过来,愈发的沉,他松开我的手,端起酒杯慢悠悠的尝着,眸光在我脸上打量。

    “我以前是个野模,偶尔会上一些刊物,可能在某个机会有幸入了曽老板的眼。”

    金主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他一旦怀疑了一个人,会打心底里全盘否定对那个人的所有认知从头分析。曽煜的话明显是要挑拨我和金主的关系,摧毁他对我的信任,金主虽然怀疑,但也有一定的判断力,他了解曽煜的为人,深知曽煜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心血来潮。

    我用自己最不愿提及的过往来撇清跟曽煜的关系,一来暗示金主我这么卑微低贱的野模是不可能跟名震一方的曽煜有任何瓜葛;二来也暗示曽煜,我身份卑微不值得他在我身上动心思。

    曽煜颇有兴趣,“野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让前工商局局长落马的那任妻子也是野模出生,邱局长可不要步他后尘啊。”

    金主放下酒杯,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老曽老板费心了,倘若有一天我真的落马了,肯定不是因为女人。”

    “那因为什?”曽煜笑的深。

    “曽老板你。”金主眸光似箭。

    两个男人之间的硝烟味越来越浓,我担心他们这样聊下去随时会拔枪,市局的人现在一定在外面监听,曽煜却表现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能在道上混这么久不像是戒备心这么低的人。

    “邱局长真爱开玩笑。”曽煜直起腰身,视线在我和金主之间辗转了片刻便移到窗外,“即便是东方明珠倒了,邱局长也不会倒啊。”

    金主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我也偏过头,我们三人的视线全部聚焦在江对岸的东方明珠。然而,眺望不过三秒钟,忽然有团黑色的东西从眼前坠落,我绷紧了身子,惊愕的回眸,“刚才是……?”

    人?

    有人坠楼?

    我们所在的楼层是十六楼,总层高好像有三十几层,看那坠落的速度怎么也是二十层以上,这么高的高度掉下去结局只有一种。

    金主麻溜的起身,一边拿起手机往外走,一边回头交待,“你们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顾晚,一会儿我会派人来接你。”

    随着房间门被嘭的一声关上,我的身体蓦地一震。

    室内只剩下我和曽煜,我又想起泰国的住房包房里,也是这样尴尬的四目相对。

    “你男人就这么把你丢给我了。”曽煜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嘲讽和戏谑。

    我没说话,戒备的看着他。

    他的手指顺着长长的吧台一路有节奏的敲过来,直到在我面前站定,目光灼热,“顾晚,你叫顾晚?”

    我愕然点头,他忽然朝我伸出手,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的手僵持在半空中并没有马上收回去,“你脖子上的子弹壳很精致,可以借我看一眼吗?”

    按理说我应该拒绝他,但是我没有,我点头是因为我很想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而想起我来。

    修长的手指触上我的肌肤,我忽然有点紧张,他捏起子弹壳在掌心观察、指间摩挲,良久都没有说话,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很近,能清楚的看见他深邃的眼眸中蕴藏的流光溢彩。

    原本很空旷的房间忽然生起了一种逼仄感,他离我挨得太近,近到他的鼻息都清晰可闻,淡淡的红酒香夹杂着男人最原始的醇厚的气息,明显感受到我的呼吸开始紊乱,我控制不住的吞咽了口水,夺回我的子弹壳准备后退。

    他落空的手掌忽然攀上我的后脖颈,稍一用力,我整个人踉跄进他的怀里,下一秒,他低头封住了我的嘴,灵巧的舌尖有力的撬开了我的唇齿,轻松的攻占了进来,毫无预兆的掠夺了我所有的防备,直捣黄龙。

    他的吻带着满满的侵略性,却依然致命撩人。

    如同半年前,在风雪中的那次。

    不同的是,那次的吻是冰冷的,而这一次,温热而炽烈。

    “别……”我的理智抵抗着他的进攻,半年前我接受他的吻是为了救他,现在我拒绝他的吻是因为我是金主的女人,而他是金主的宿敌。

    “别?”就在我被吻得意乱情迷的时候,他忽然松开了我,嗤笑道,“邱浩森把你丢给我,不就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关系,既然这样,我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成全一下他。”

    什么意思?

    我惊恐的望着他。

    他霸道而野蛮的吻再一次侵袭而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