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你要,我就给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曽煜作为头号嫌弃人,自然是被重点审问的对象。

    而我和金主作为他的时间证人,无疑也被带回局子配合调查。

    曽煜被押上车的时候,封锁线外围满了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案发现场,法医正在对尸体进行初步检查,我下意识的别开视线,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看见曽煜朝着围观的群众扬了飞吻。

    “我他妈真想一枪毙了他!”跟在金主身后的一名警察盯着曽煜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不会嚣张多久的!”金主收回视线,冷冷的扫了我一眼,示意我上车。

    刚才情况紧急我一直找不到机会跟他说话,上车之后,我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体内仿佛有一团火从我的五脏六腑喷发开来,一定是那包药的药效上来了。

    金主问我刚才在房间都发生了什么,曽煜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我点了头,把曽煜逼我吃药的事情如实交代了,当然他强吻我的那一段自然跳过了。

    金主听了,立马拿起电话,让遗留在现场的人赶紧去刚才房间的酒柜里寻找暗格,有什么发现立刻通知他。

    那团火在我的体内完全膨胀,就连皮肤都变得滚烫,我看着金主阴冷的脸,迷离了视线,“我有点……不舒服。”

    他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一动不动的观察着我。

    我吞咽了口水,“我想……”

    我忍不住贴上他的身体,用我滚烫的脸去触碰他的锁骨,舌尖去舔他的喉结,他没有推开我,也没有回应我。那团火仿佛吞噬了我的理智,我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喷张开来,渴望着他的滋润。

    我攀上他的脖子,身体蠕动的像条丑陋的虫。

    “大康,把音乐打开,后视镜掰上去,不许回头!”他一声令下,前面开车的小警员吓得脸色刷白,立马照做。我再也无法控制的喘息和呻吟适时的被嘹亮的粤语歌掩盖。

    这辆车是警局为了方便跟踪特地改装过的,里面能看清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

    听到他的命令,我如释重负的勾下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嘴。他依然没有回应,任由我肆意的攀附着他的身躯,在他的注视下变成一个十足的荡妇。

    “唔……”我贴着他的耳朵吟喘,用魅惑如丝的声音说我要他。

    他的身体明显开始紧绷,屁股在他的双腿间摩擦,他沉睡的欲望慢慢苏醒,望向我的眸子也深邃了几分。我知道他也想要我,但是他在忍,他眼底的轻蔑和探视告诉我他想看看我到底能有多淫荡。

    我啃咬着他的嘴唇,无动于衷。

    我啃咬的他的脖颈,无动于衷。

    我咬开他衬衫的纽扣,顺着光洁的皮肤向下,喊住他胸前的那颗,依然是无动于衷。

    我的身体从座椅上滑了下去,蹲坐在他的两腿间,小手摸索着他的拉链,小心翼翼的放出他的欲望低头含了上去,这才听到他一声闷哼。

    他抓住了我的后脑勺,强迫我加快节奏,只感觉每一次重击都要刺穿我的喉咙,我想挣脱,他却不给我一丝退路。

    我艰难的舔咬着他每一层褶皱,在他最敏感的地带辗转碾磨。

    就在我的呼吸都跟不他节奏的时候,车子停在了市局门口。

    前面的小警员不敢回头也不敢熄火,只能结结巴巴的提醒一句‘到了’。

    金主依然在我的嘴巴里冲刺,窗外是路过的行人和同事,有人下意识的朝我们看过来,我虽然清楚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但还是不由得颤抖。

    终于感受到一股温热有力的液体有节奏的往我喉咙深处喷射,我本能的后退,金主却死死的摁着我的后脑,在我头顶上方冷声命令,“吞下去!”

    我很想吐,可这是警车,我不可能吐在这儿。只好在他的逼视下咬牙吞了下去。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就是恶心。

    金主抓起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将我抱下了车,我的身体还在余热下细细的抖动。

    经过的人全都盯着我们,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问。

    他抱着我绕过正厅,径直走到审讯室,一脚踹开门,低吼道,“3号监控给我全关了!”

    没看见有人回应,但没过几秒,上面的监控指示灯果然灭了。

    他抱着我进门,落锁,将我放在审讯台上扒了我的内裤直接冲了进来。

    身体里的那团火仿佛被大雨浇灭,每个毛孔都被填充的满满的,四肢百骸都舒爽起来。

    “你要,我就给你,但是顾晚,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一定毁了你!”

    他用最阴沉的声音在我耳边一字一句的警告,每隔一个字节,他的身体就会猛烈的撞击一下,他一句话说完,我整个人飘飘然升入云端。

    突兀的手机铃声自他裤兜里响起,而他的裤子此时已经抖落在地。他若是去捡手机,就是能放了我,因为工作性质关系,金主从来不漏接一个电话,用他的话说,一条电话就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前程甚至生命。

    我以为他会脱离我的身体,没想到他突然将我从审讯台上捞了起来,拖着我的屁股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慢慢的蹲下身体去摸裤兜里的手机。

    我耷拉着脑袋贴靠在他的肩头,舌头不停地舔舐着他的耳蜗。

    他惩戒似的凶狠的撞了我一下,退出一些,“小东西,你这样我听不到电话。”

    我默默地笑了,松开他的耳垂。

    “老大,找到了暗格,但是什么都没搜到!”

    金主‘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其实当他意识到我的身体开始变样,他就已经知道这顿搜查不会有任何结果。

    曽煜那样老奸巨猾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我们知道他藏匿毒品的地方,他故意做戏给我看,不过就是耍一下市局的人罢了。

    “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了,叫吴磊,二十七岁,是名摄影师……”

    脑袋嗡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我盯着他的手机,一动不动。

    金主也沉默了,深沉的看着我,安静的听到电话那边的汇报。

    三年了,我跟吴磊分手有三年了,这三年里我控制自己不去打扰他、窥视他,没想到再次听见他的消息,竟然是他的死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