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天上人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吴磊出殡那天,我问金主,我可不可以去送他最后一程,金主先是没应,抽了几口烟才说,“我今天还有任务,不能陪你去。”

    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一个人,立马告诉他白芹会陪我一起。

    他虽然不喜欢我跟白芹有过多的往来,但这件事上他也没多说什么,一句‘注意安全’便算许可了。

    白芹开了一辆大红色的宝马Z4,骚气的不行,我怼了她一句,我们是去出丧,又不是去参加婚礼,白芹瞥了眼安全带示意我系上,“这么认真干嘛,你不是早就不喜欢那孙子了嘛,难道你忘了,当初他是怎么背叛你的?”

    “逝者已矣。”我把头扭向窗外,我当然记得,只是这一切的过往在听到他去世的那一刻开始全都烟消云散了。

    白芹啧啧了两声也没多说什么。

    我一身黑色复古礼服站在吴磊的墓碑前,听到一个同样一身素黑的女人撕心裂肺的哭丧,我才知道吴磊已经结婚了。想起他当初跟我说他是不婚主义,我心底一声冷嘲,他不是不愿结婚,只是不愿跟我结婚。

    我朝他鞠了躬,捏着一只酒杯将最烈的白酒洒在他的坟头,那个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通红,布满了红血丝,眼底一闪而过的是惊讶、怀疑、恐慌与不安。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怕我,当初我踹开酒店的门将他们捉奸在床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紧张。

    “滚,这里不欢迎你。”她瞪了我好久才说了这么一句。

    白芹觉得自讨没趣,拉着我的手将我拖出了墓地。我回神扫视了一圈墓地的环境,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上海市最高档的墓地,有钱人才有资格葬在这儿。

    很显然,吴磊并不算有钱人。

    白芹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上车之后嘲讽了一句:“可以啊,那孙子离开你之后就发达了,能睡得起这么流弊的地方。”

    我忽然想起金主对曽煜说的话,‘死的是瘸子’‘他是查理的人’‘你敢说他的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可是曽煜,杀人何时需要你亲自动手’……

    我抬起头,倒吸一口凉气,我说,“白芹,我真他妈瞎!竟然相信吴磊说爱我是他真心!”

    白芹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又摸了摸我的头,“好了,你不都说‘逝者已矣’嘛,还计较啥!”

    白芹不知道我计较的是什么,我恨的是他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而我却错把演技当真心。

    燕姐听闻了吴磊去世的消息,打电话叫我过去她那儿一趟,我是打心底里抗拒那个地方,但白芹说她刚好有事问燕姐,我们就把车直接开到了‘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是上海比较老牌也有档次的夜总会了,有人说它是ML圣地、销金窟、公款消费好去处,我去过很多家夜总会,帝豪、金色王国、金碧辉煌,在我看来这些都差不多,钱与色交易的地方,肮脏、腐败、淫靡……

    燕姐是天上人间的公关经理,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妈咪’‘妈妈桑’,当初我住武宁路那边的时候,跟燕姐同一个小区,她看我着装打扮不像是良家少女,走路喜欢颠臀儿,以为我是同行,就想高价把我挖过去。

    一开始我很排斥,后来吴磊出轨了,我心如死灰,跟她签了合约。

    我是挂名在‘天上人间’的,严格算来,我现在也还是‘天上人间’的签约小姐,我跟了金主,燕姐还能每个月分点红利。

    ‘天上人间’有成千上万个签约小姐(也存在虚假合约和跟我一样挂名的),每天上班的有几百个,70间左右KTV总统包房,价格也是一两千、三五千、七八千甚至上万元不等。

    如果说泰国的那家会所主打主题,那么‘天上人间’就主攻奢华了。

    我们去的时候是午饭时间,只有零散的几桌,燕姐带我们一路走过去,香烟指了指右手边第一个包房,“这种都是最便宜的,来这里的基本都是散客,打肿脸充胖子的很多,给不起台费,却巴不得给他最好的服务。”

    又指了指角落那一间,“每一层的东西边套都是最贵的,包厢费就要一万多,酒水另算,要的姑娘也是条件比较好的,一晚上消费能上十万!”

    夜总会里的姑娘是没有职别差的,但是能在什么档次的包厢陪客,就说明了她们的价格。白芹以前在这上班的时候,就是专门混迹边套的那种优质小姐,她现在的金主也是在这儿认识的。

    我没来这儿上过班,但当初燕姐挖我的时候也是开出了十二万底薪加抽成的诱人条件。

    燕姐笑着说,“现在刚好有一桌大的,你们俩要不要试试?”

    我是肯定拒绝的,要是让金主知道我背着他陪别的男人,他真能拿我顶包入狱。

    白芹觉得我特没劲儿,成天把老邱挂嘴边,和那会儿跟吴磊在一起一个德行!

    她这句话成功地刺激到我了,我当时脑袋一热,去就去,谁怕谁,反正我也心烦,借酒浇愁没什么不好。

    一听我和白芹都同意了,燕姐自然是乐开了花。立马去包厢交涉,没几分钟俩姑娘气呼呼的跟着她出来了,燕姐拍了拍我屁股,“呐,白芹是懂规矩的,但是顾晚,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进去了之后你就得收起你的性子,里边儿可不是好惹的主儿,你可得小心点儿。”

    “白芹,你盯着她点儿。”燕姐不放心,在我们推开门的时候又小声叮嘱了一句。

    ‘天上人间’的所有包厢都是封闭式的,只有门没有窗。即使是白天,里面的光线也很暗。

    往里边一站,五彩斑斓的光闪的我眼花缭乱,一眼就被眼前淫乱的景象震惊到了。

    里头有三个男人外加一个没被带走的小姐,那三个男人都是白衬衫加黑西裤职场标配,剩下的那个小姐被夹在三个男人中间,上身被脱光了,袒露着胸光,下身一件超短裙也是若隐若现,看得出来里边什么都没穿。

    小姐左侧的男人大掌揉捏着小姐的胸,腕上黄金表盘折射出刺眼的光。右侧的男人拿着一瓶灰鹅,长长的瓶身正在往短裙里面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