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煜,你怕不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小姐一脸拘谨,两手握着拳,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

    酒瓶塞不进去,那男人火气一下子窜上来了,一巴掌扇在那姑娘脸上,“你他妈美人鱼啊?给老子劈开点!”

    这一巴掌把那姑娘吓傻了,呆愣了两秒,男人趁着她发楞的间隙一个用力给怼了进去,灰鹅的瓶颈本来就长,加上玻璃瓶又硬,那姑娘估计痛的不行,条件反射的一脚踹在男人胸口,男人失了防备,打翻了几瓶酒摔倒在地,屁股坐上了玻璃碎片‘嗷’的惨叫。

    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我和白芹都感同身受的抖了抖。

    那男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草你妈的,玩得起玩不起?玩不起给老子滚!”

    “对不起豹哥,我不是故意的!”那姑娘吓哭了,往地上一跪,眼泪刷刷的掉。

    另外两个人将目光转向我和白芹,色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艳。

    “豹哥!”两人皆小声的提醒正在专注打骂的男人。

    男人闻声,停了动作转身,一眼瞥见我和白芹,甩了甩手,慢慢的笑了起来,“哟,看着不错啊,那老鸨子没骗我们。”

    白芹比较主动,她扭着腰走到豹哥面前,修长的手指从豹哥的脖子往下摸,落到肩头的时候又顺着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她笑的谄媚,“原来是豹哥呀,咱们好久不见了哦?”

    豹哥看她像是看不速之客的眼神,眉毛一挑,“怎么是你?”

    “听豹哥这语气是不欢迎我来喽?”白芹撒着娇,语气酥麻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豹哥抓住白芹的手抽出来,不悦的睨着她,“不是不愿意陪我嘛?老子给你五万都不买账,现在反过来主动找我?”

    道上混的一般都比较多疑,豹哥显然认为白芹现在来接近他,是有什么目的。

    白芹露出一脸无奈,故意往后退了一步,“上次的事我跟你解释过了呀,真的是大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你想嘛,我白芹在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谁不知道我贪财,我要是没个病痛的,怎么可能放着五万块不拿!”

    在我的印象中,白芹确实老少通吃,童叟无欺,五万块的出台费不算低了,她确实没理由拒绝。唯一能让她连钱都不要的原因,只可能是她要陪林导,抽不开身。

    豹哥依然是半信半疑,他幽幽的侧过身,重新抓起那瓶灰鹅,在白芹面前扬了扬,“自个插进去,我就信你。”

    白芹顿了一下,明显是迟疑了。

    我是见不惯男人欺负女人的,尤其见不得男人欺负我姐妹儿,我上前劝解,“豹哥,出来玩是为了开心的,这样闹就没意思了。”

    豹哥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扫过来,“你算个屁,躲一边儿去!”

    “插进去老子就开心!”

    豹哥拿起灰鹅往嘴里倒了一口,然后连着自己的唾液一起吐了回去,不耐烦的说了句白芹你行不行。

    白芹当然应了下来,“行,当然行。”

    她从豹哥手里接过那瓶沾了唾液的灰鹅,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

    豹哥一脚踹开左边那个男人,“让开点,给我们白姐挪点位子。”

    “是是是。”那男的笑的合不拢嘴,两眼放着淫光。

    “坐呀。”豹哥露出一脸狡猾的笑。

    白芹平日里是个很机灵的人,以前男人对她提什么过分要求的时候,她总有法子拒绝,还唬的人一愣一愣的。

    她不是个会无条件顺从的主儿,但是我在场她没有办法,她怕我惹事儿,所以才给我眼神示意我别妄动,然后乖乖的在湿漉漉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般情况下塞酒瓶不算是过分的要求,有些变态的客人往小姐下面塞爆米花、水果、话筒,这都算轻的,还有更变态的,用小姐的下面灭烟,没抽完的烟屁股还燃着呢,直接往小姐阴蒂上怼,听着嗞一声,烟味混合着糜味儿他们觉得特过瘾。

    白芹也是个久经沙场的人,塞个瓶颈对她来说真的是小儿科。

    她往后一靠,从裙摆里把内裤捞了出来,抓着灰鹅的瓶身就慢慢往里送。

    眼看着瓶口进去一些,豹哥突然笑了开来,“谁说用瓶口了?我说用瓶口了?给老子换一边儿!”

    就知道这豹哥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塞瓶口能接受,但是塞甁屁股,谁他妈受的了!

    白芹脸色一变,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豹哥,你当我是海马呢?这么粗你塞给我看!”

    白芹算是明白了,这豹哥根本就是想搞事情。

    “老子说的没错吧,你这骚娘们根本瞧不上我,之前拒绝我,现在又主动送上门,铁定是没安好心。”豹哥警惕的扫了包厢外一眼,“怎么,带条子来的?”

    “神经病!”白芹将酒瓶往他脚下一扔,‘嘭’的一声瓶身炸开花,剩余的酒液四溅,弄脏了豹哥的西裤。

    白芹瞪了他一眼,转身拉着我往外走,“我们走。”

    “想走,做梦吧!”豹哥一声暴呵,“给老子上!”

    原本看好戏的两人瞬间清醒过来,箭步窜过来将白芹打开一半的门给一脚踹关上了。

    “你们想干……”

    什么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豹哥厉声,“干你!给我扒干净了。”

    原先被踹翻在地的姑娘现在还没爬起来,不过已经缩到角落里了。

    我和白芹被强制分开,这几个都是道上混的,人高马壮的力量大的惊人,根本不是我和白芹能抗的过的。

    白芹身上的裙子被撕碎,嘴巴却警告着扒我礼服的男人,“你他妈知道她男人是谁吗?你敢动她一下她男人能崩了你全家!”

    听了白芹的话,我身上的男人停止了动作,但还是牢牢的禁锢着我的双手,我动弹不得。

    豹哥觉得有意思,“有枪啊?道上的?威胁老子?你出去问问,整个长三角,我豹哥怕过谁?!”

    我立即喊了一声白芹,示意她不要说。

    先不论她爆出我和金主的关系会给金主惹很多麻烦,单说这,我背着金主来夜总会这种地方,他生气惩罚我是小,搞不好会断绝我跟白芹往来。

    可白芹考虑不了那么多,眼看着‘邱’字已经说出来,惊恐万分之际,包厢门被踹开了,一道低沉阴厉的声音自门外而来,“曽煜,你怕不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