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把你给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白芹同时朝门口看去,曽煜一身素黑眉眼狭飞依靠在门口,两手插兜看似慵懒散漫,却浑身透着冷冽慑人的气息。

    他眉目清冷,嘴角却噙着淡淡的笑,从豹哥等人脸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我身上,稍稍一眯眼,我身上的男人触电般弹了开来。

    “曾,曽老板……?”那人哆嗦着喊了句,豹哥眼底掠过一丝惊悚。

    曽煜在江湖上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隐秘,处事果决,手段狠辣,道上能说得上话的都敬而远之,更何况这种连入他眼的资格都没有的小虾米,光是他的名号,就足以让他们闻风丧胆了。

    豹哥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不清楚,但他敢夸下‘整个长三角没有怕过谁’这样的海口,就证明他也不是小角色,应该算得上长三角区域的地头蛇。

    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但曽煜这条暴龙,可是到哪都没人敢不买他的帐的。

    眼下豹哥的火焰消了一半,为了争一口面子,硬着头皮开口,“既然是曽老板,就应该懂道上的规矩,来这种地方的都是拿钱买乐子,犯不着为了两个出来卖的婊子坏了自己的名声。”

    曽煜认同的点头,嘴角的笑意渐深,“豹哥说的有理,不过,豹哥可知道这道上的规矩是什么?”

    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明显沉了下去,一股迫人的寒冷自他深邃的眼底散发出来。

    豹哥咬紧了牙关,没敢吭声。

    曽煜一字一顿,“在道上,我、曽煜、就是规矩!”

    感受到曽煜的愤怒,逮着白芹的男人终于撒手了,一下子跌跪在地,苦声哀求,“曽老板别生气,是我们瞎,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就是本尊,我们豹哥没别的意思,曽老板要是看上这两个女人,尽管带走,我代豹哥向您赔罪!”

    听了这话,豹哥也有点方寸大乱了,但是自己的人当面给曽煜下跪求饶,他的面子往哪搁,要是传出去了,还有没有脸在长三角混了。

    果然,豹哥一脚将跪在地上的男人踹倒,啐道,“这就跪下了,怂逼玩意儿!”

    “今儿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这女人老子也要定了!”他像是酒精上头,意气用事般倔强的说着胡话。

    他指的当然是白芹。

    门口那儿沉默了几秒,连包厢内的灯光都不敢乱扫他的眼,适时的止在他的脖颈处,修长的脖子被灯光照的异常性感,滚动的喉结也是魅惑极致。

    曽煜从裤兜里抽出一只手,随意的一挥,指向了我:“我只带她走,别的女人我管不着!”

    白芹表情一滞,朝曽煜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般情况下她使出这一招都没几个男人扛得住,她现在的金主林导就是这样被她勾走了魂儿。

    可曽煜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她一眼,便把挑衅的眼神抛向了豹哥。

    豹哥这会儿已经冷汗涔涔,豆大的含住混着额头的油脂顺着眼皮滑下来,他伸手抹了一把,眨着眼点头,“我只要白芹,其他女人我也不管,曽老板随便带。”

    我刚准备开口说不行,上次在泰国的时候已经丢下白芹一次了,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把她一个人丢这里。

    白芹瞪了我一眼,比了个口型“傻逼,闭嘴”。

    “白芹?”曽煜咀嚼着这个名字,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记得让查理纵欲猝死的女人就叫白芹?”

    白芹是个多机灵的人啊,一听曽煜这么说,立马接话,“没错,就是我。”

    曽煜将选择权重新抛还给豹哥,“豹哥也不避讳?”

    在我们这个圈子,迷信的人很多,豹哥也不例外,一听查理是死在白芹床上的,吓得腿都软了跌坐在沙发上,“我就知道你主动找上我准没好事,你想克死我,门都没有!滚,都给我滚!”

    曽煜满意的勾起唇角,信手打了个帅气的响指,转身道:“我们走吧。”

    白芹过来拉我,我回头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女人,想走不敢走的样子正眼巴巴的望着我,我松开白芹的手,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搀了起来,一起带出了包厢。

    “谢谢,谢谢你们。”走到大厅的时候,那姑娘一直攥着我的手朝我们点头致谢。

    白芹说,要谢应该谢谢曽老板,姑娘小心翼翼的看了曽煜一眼,曽煜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我,挥手说不用。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那姑娘说叫麻雀儿,我一听这是个艺名啊,问她真名叫什么,她便摇头说不知。

    白芹觉得麻雀儿跟她的身世有点像,就让麻雀儿以后跟着她,有什么事儿她罩着。

    麻雀儿很开心,激动地点头说好。

    为了不给燕姐添麻烦,我们出了夜总会才打电话告诉燕姐我们走了,燕姐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我说回去再跟她细说,燕姐便没再多问。

    刚挂完电话,曽煜将他的车开了出来,示意我们上车。

    黑色的路虎,霸气,野性,很符合他的气质。

    白芹摇了摇手,说她开车来的,曽煜点了头,掠过她看向我,“你上来!”

    我也摇了摇头,“我坐白芹车!”

    曽煜停顿了一秒,拉上手刹,“这样的话,我回去跟豹哥说一声,我刚才是跟他开玩笑的,我根本不认识你们……”

    威胁我们。

    准确来说是威胁我。

    白芹和麻雀儿齐刷刷的看了我一眼,不想她们难堪,所以就应了下来。

    其实无关乎她们,我深知曽煜其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一旦开了口,这车我是不上也得上。

    硬着头皮坐上副驾驶,曽煜忽的往我身边一靠,呼吸几乎是贴着我的脸,他邪魅的看着我戏谑的一笑,“安全带。”

    什么叫‘安全带杀’,估计这就是。

    黑色的路虎在白芹和麻雀儿的注视下离开,车内的空间很宽敞,却依旧给我逼仄的感觉,就像在酒店房间里一样。

    曽煜开车又快又稳,车子很快驶离了武宁路,往浦东方向飞驰而去。

    “谢谢。”犹豫了很久,我还是开口了,眼睛却直视前方,不敢看他的脸。

    “不接受。”

    “嗯?”

    “口头道谢没有任何意义,真想谢我,拿点诚意出来!”曾煜冷笑,他的话让我不安起来。

    “怎么样才算诚意?”我问他。

    曾煜只手掌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臂随意的搭在车窗上,苍劲有力的手掌伸出窗外兜着风,轻描淡写的开口,“把你给我!”

    清淡的口吻,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我转眼看他,他刚好也偏过头来看我,视线交汇的那一秒,我浑身一颤。

    “不可能!”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你明知道我是邱浩森的女人!”

    曽煜不以为然,口气颇大,“我管他秋浩森还是冬浩森,我想要的,你逃不了!”

    空气仿佛在那一瞬凝滞,他的眼睛完全盯着我,根本就不去看前面的路况,全凭着感觉在开,一百码的车速,当一辆货车鸣着尖锐的喇叭擦着车身呼啸而过时,我心跳都静止了。

    “停车!我要下车!”我抠开安全带,紧张的吞咽了口水。

    曽煜压根不理会我,目光从我脸上挪开,专注开车,“你随意。”

    听他口气,我要是想下车,就只能跳车了。

    我不知道曽煜会把我带去哪儿,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轻易放了我,我和金主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得到缓和,这个节骨眼上他要是再对我做些什么,那我在金主的心里一定成了永远的黑名单!

    想到这儿,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伸手就去扣车门,曽煜眼疾手快,突然打转方向盘,左转进了一条辅道,没了安全带的我整个身子甩到曽煜怀里,伴随着剧烈的刹车,曽煜接过我的身子低头狠狠的咬上我的锁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