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你在害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吃痛,本能的挣扎,他大掌禁锢着我的身子,舌尖顺着我锁骨凹陷处一扫而过,几乎是一瞬间,如电流划过我的身体,我忍不住弓起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覆上我的胸,隔着薄薄的布料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掌心的炙热,温度渗入我的胸腔,灼烧着我的身体。他薄凉的嘴唇沾上了我皮肤的温度开始变得温热,顺着我的锁骨而下,停在了我的胸口,沿着乳沟细细的闻。

    是闻,不是吻。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肌肤上,我本能的挣扎。

    “是你。”低哑浑厚的两个字让我蓦地一怔,一时之间忘记了反抗。

    “你脖子上的子弹壳,还有你身上的味道。”他抬起头,眼神坚定如磐石,“在拉萨救我的,真的是你。”

    原来他并没有忘记,他只是不确定,只是怀疑……

    我的心莫名悸动,思绪飞越地域穿梭空间回到半年前的拉萨,漫天飞雪,寒风肆虐,一辆被整修过无数次的SUV越野车里,他托着我的屁股,搂着我的腰身,被风雪洗涤过的脸贴在我的胸口,也是这样用舌尖刮过我两乳之间。

    如果是泰国的那次初相遇,他认出我,我会很开心,但是现在,经过这几次的接触,我深知他不是我能企及的男人。

    “我没去过拉萨。”

    他的吻蓦地一顿,整个身体都紧绷了,“不可能。”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没去过。”我极力克制着呼吸,平静的望着他。

    死一般的沉默。

    窗外的天仿佛被他感染了一般变得阴沉起来,他绷着脸,不悦爬上眉梢。

    知道他开始信了,我趁胜追击,“我说了,我是邱浩森的女人,我跟在他身边已经三年了。”

    “邱浩森。”他冷冷的重复了一遍,推开我的身体,吐出一个字,“滚!”

    我推门下车,他猛踩油门,刹车漂移,轮胎在地上摩擦出尖锐的声响,不到两秒的功夫他已经掉好车头,重新停在我面前,“很快你就会知道,我和邱浩森,谁才值得你依靠!”

    他瞥了我一眼,路虎便飞驰而去,留给我一个冷酷的背影。

    我被他扬起的灰尘呛咳了一声,捂着口鼻去路边拦出租。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肚子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打开门,将钥匙和包放在玄关柜上,一侧身就看见金主坐在沙发正中央,脸色阴沉,目光冷硬。

    我问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是说今天有任务吗?

    他没说话,双腿交叠依然是一副等我回来的姿势,我不知道他在这儿坐了多久,等了多久。

    我问他来了多久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还是没说话,将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才幽幽的开口,“去哪儿了?”

    我心里一惊,面上绷着笑,“去了西郊墓地。”

    “然后呢?”他的声音很沉,脸色也很沉,眼神甚至还有些阴鸷。

    我本能的害怕,通常他这么质问我,都是知道了些什么,可我不知道他知道的到底是哪一部分,亦或是全都知道?

    不可能,如果他知道我见了曽煜,并且上了曽煜的车,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试探的口吻。他一定是听了什么风声,怀疑了我,所以才审问我。

    他现在的程度很可能是知道我去了‘天上人间’,而在‘天上人间’里发生了什么,他应该是不知情的。

    分析过后,我低着头上前半跪半蹲,趴在他的腿上,柔声道歉,“对不起,我今天犯错了,燕姐听说吴磊去世了,就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跟我说,然后……”

    “然后怎样?”

    “我就去了她那儿。”

    金主虽然不喜欢我跟白芹有过多的来往,但是对燕姐,他有种莫名的情愫,可能是感激燕姐三年前将我送给他,也可能是觉得燕姐会把我往正确的路上引,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燕姐都会告诉我。

    所以尽管他不喜欢我去夜总会那样的地方,但我说找燕姐,他也无话可说。

    “再然后呢?”他继续追问。

    我又是一阵心跳,他莫不是派人跟踪我?

    他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让我有些生气,“你在怀疑我?”

    他否认,说没有,“我只是在问你今天的行程。”

    我不信,“问我行程是这样的语气吗?”

    他意识到我情绪的变化,明显皱起了眉,“我只是出任务的时候在‘天上人间’门口看到了白芹,你没有跟她在一起,所以才问你,你紧张什么?”

    糟了!我心里一惊。

    “还是说,你在害怕?怕我知道你去了哪儿?”金主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

    他的眼神浓郁而炽烈,仿佛可以穿透我的身体。

    我莫名有些恐慌,却不得不努力调整心态。金主的多疑我是深有体会,如果我说我哪儿都没去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指不定还会派人去查。能让他相信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坦白,当然不是坦白曽煜。

    “我去了以前和吴磊一起住的地方。”我垂着眼,语调很轻,生怕他听出我声音里的波动。

    我和金主上床的第二天,他就让人把我的身世和经历全部调查了一遍,包括我和吴磊那段‘过去式’的恋情。

    前男友去世,正常的女人都会难过,我去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走走怀缅一下逝去的故人也无可厚非,金主也不是个冷血的人,这种最起码的感情他还是能理解,也愿意尊重的。

    “就这么简单?”他眯起眼,松开了我的下巴。

    “还有一些以前经常去的地方,都在浦东那边,绕了一圈就回来了。”说完,我顺势将下巴撑在他的膝盖上,轻轻的磨蹭着,嘟哝着嗓子,“对不起,我怕你会介意……”

    他停顿了好久才伸手摸上我的头发,当他指腹触碰到我的头皮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相信了。

    “顾晚,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不是无情的人……”他叹了口气,“以后这种事跟我坦白就行,即便我介意,我也尊重你。”

    我点头,猫一样的缩进他的怀里。他低头就撅住我的唇舌,放纵的吮吸亲吻。

    手指插入我的头发里,拖着我的后脑,将我放倒在他的膝盖上,我忽然想到了曽煜在车里也是以这样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吻我,我的身体登时一阵轻颤。

    “怎么了,今天这么敏感?”他浅笑着,舌尖有力的扫过我的牙床,啃咬着我的唇角和下巴。

    我深深的呼吸,小声的说,“想你了。”

    “让我看看有多想?”他的手顺着我的大腿内侧慢慢往上移,修长的手指熟练的挑开内裤的边角直接探了进去。

    感受到异物的侵袭,我条件反射的夹进了双腿,身体变得格外紧绷。

    他说,小东西,这么快就湿了。

    我不敢点头,哼着吟哦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

    他的手指探入了一截,我深吸一口气,弓起身子,本能的想要将他往外挤。

    这是第一次,我的身体有了排斥他的反应。

    他也意识到了我的异样,但他以为我在为刚才的事闹别扭,手指进不去便干脆留在洞口辗转碾磨。

    他的吻从下巴沿着脖颈处的曲线往下游弋,舌尖舔过我的锁骨的时候,我竟然又想起了曽煜的那一口啃咬,酥麻的疼痛感隐隐而来,我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

    他似乎满意我现在的反应,觉得我是喜欢他舔吻我锁骨的,于是在我的胸口逗留了很久。

    就在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时,他的动作戛然而止,我睁眼看他,他正用一种格外犀利、冷硬、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的胸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