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八章 取悦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口中的姓秦的就是金主口中的秦老板,也是下午在酒店大堂当众扒我衣服割破我手臂的那个悍妇口中把警察当狗的丈夫。

    麻雀儿说,秦老板世代混迹珠三角,只要是能捞大钱的生意,黑白两道他都有涉足,在香港拥有十多处房产,七八个集团公司和五六个大大小小的码头,权力和地位称得上是珠三角呼风唤雨的扛把子。

    他老婆好像也是名门望族,干爹是某著名的房产大亨,当时从美食街往酒店回去的路上,听麻雀儿说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干爹’是我理解中的那种长期包养关系,结果看到她人其貌不扬空有华贵的时候,我才相信这世界上还是有‘纯洁’的干爹与干女儿关系的。

    曽煜的权势我是已经耳濡目染了,只是我没想到他连名震四方的秦老板都不放在眼里。

    车子停在了某教堂斜对角的五星级酒店门口,艾伦打开后座的车门,曽煜腻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冷漠,他再一次将我拦腰抱起,我本能的想挣扎,却听见他低沉的警告:“如果你想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光,我可以放你下来!”

    他这么说,我哪里还敢动,低垂着眼帘任由刘海遮挡我的脸,此时我恨不得是个隐形人,这样就不必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曽煜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进了专用电梯,直达十六楼。

    等我抬头的时候,曽煜已经把我带到一间类似书房的套房,他把我放在老板椅上,然后将靠椅调至最低,让我平躺在上面。巨大的办公桌遮挡了我的身体,我却能透过下面的缝隙看清外面发生的一切。

    那个叫艾伦的男助理匆忙跟了进来,扫了一眼曽煜的身后,严谨的汇报,“登打士街那边现在乱成了一锅粥,火已经灭了,个别人员伤亡,政府已经下令严查,曾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曽煜瞥了一眼会客区的沙发椅,保镖麻溜的搬了过来,曽煜款款落座,双腿交叠不紧不慢的开口,“邱浩森呢?”

    “酒店着火的时候,他带队把三爷的场子端了,不仅逃过一劫,还立了大功。”

    曽煜显然对金主立功的事不感兴趣,他冷冷的瞪了艾伦一眼,“谁他妈想听这个?”

    艾伦面色骤变,立马半鞠躬,重新回答:“他从九龙分局调了一个小分队四处寻人,警方还登出了悬赏公告。”

    我心里一惊,他在找我,他一定知道我没有死,所以才会发了疯的找我。

    曽煜侧了侧目,像是用余光打量我,我能清楚地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侧颜染上一抹玩味,嘴角勾起得意地笑,“派人盯紧点,等我下一步指示。”

    “是。”

    “姓秦的来了没有?”曽煜接过保镖递过去的茶,俨然一副尊贵的帝王范儿。

    艾伦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这会儿该到了。”

    “他老婆那边后来怎么处理了?”曽煜又问。

    “被邱局长弄进去了。”

    “有点意思。”曽煜吹了一口茶叶,慢悠悠的尝了一口,阴测测的下令,“你去打声招呼,没有一个月,别让我看到他们放人!”

    “是。”

    这时,门外响起了动静,几名保镖八字排开分站两侧,曽煜一身黑白端坐在正门中央,低垂着眼眸正若无其事的品着茶。

    门外冲进来几个大汉,艾伦正要去拦,被曽煜一声呵斥退开了。

    为首的男人风尘仆仆,凶神恶煞,梳着大背头看上去一丝不苟,白衬衫的领口处一抹鲜红的唇印,脖子上似乎也有,八成是从香艳场上被强行拉开了这里。

    “曽煜,我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给你几分薄面,你不要蹬鼻子上脸!”秦老板怒然开口,吹起话来络腮胡一抖一抖的竟然有些滑稽。

    曽煜不以为然,依然是慢悠悠的品茶,眼也没抬:“我难得回趟香港,有心请秦老板喝口茶,秦老板这架势怕是误会了什么吧?”

    “误会?”秦老板冷笑,“我他妈刚脱完裤子,就被你的人带来了这里,你跟我说这是误会?”

    曽煜低声一笑,将茶杯递给身后的保镖,毫不正经的开口,“秦老板难道忘了查理是怎么死的吗?我还是那句话,少打点炮,对身体不好。”

    “呸!”秦老板一口痰吐在曽煜的脚边,“别以为我不知道查理的人是你搞的鬼,很多事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怕告诉你,你得罪过的那些人现在正联合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势力准备打击报复你。”

    “哦?”曽煜根本不为所动,面带嘲笑的睨着秦老板,“你转告他们,我很期待。”

    “我看你能嚣张及时,早晚有一天你爹打下的江山会全部败在你手里。”秦老板气急败坏。

    “哦。”曽煜则心不惊肉不跳,全程漠然,“我今天请你来,是想问问你,你老婆动了我女人,这笔账怎么算?”

    “什么?”秦老板面容失色。

    “看来你还不知道。”曽煜挥手,保镖举着手机给秦老板看,视频里俨然是下午在酒店大堂秦太太刺伤我手臂的那一段。

    秦老板看后,气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暗骂了一句,“死女人……”

    “怎么样?公了还是私了?”曽煜语调不高,乍一听还有些慵懒,但他浑身散发着冷冽慑人的气息叫人不得不对他俯首称臣。

    秦老板咬牙,“你不是也打伤了我老婆的眼睛。”

    “这么说你是想私了?”曽煜的话语里透着满满的威胁。

    秦老板立马否决,“别,公了公了。私了的话那死女人还有命吗?!”

    “你知道就好。”

    从他们的对话里,不难看出这个秦老板虽然看上去是个混蛋,但是对他老婆还是很有情分的。也不像大陆的那些老板们个个摆谱端架子,看起来倒更像个性情中人。

    外界对曽煜的传闻都是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类似极端的评价,在他的概念里,别人只是割破我手臂,他就要别人用命还还,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了吧。得亏对方是秦老板的老婆,他多少卖秦老板一点面子,要是换做别人,他会不会当时就一个子儿崩了。

    “对了,上海的邱局长你知道吗?”曽煜将话题引到金主头上。

    秦老板眉头一皱,“听说过,怎么?”

    “他来香港了,端了三爷的窝儿,你和三爷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油麻地的场子没了,对你来说可是放血的损失吧?”

    秦老板略微有些惊讶,“他怎么会来香港?”

    曽煜微微眯眼,“瘸子是查理的下线,查理死后没多少瘸子就死了;而黄鳝是瘸子的下线,上面两个都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他了,所以黄鳝连夜逃回了香港,姓邱的跟过来的路上还撞见了三爷的人运毒,不知道用了什么阴招套出了三爷的窝点,连带着三爷也一起端了。”

    “你猜,他下一个目标会是谁?”曽煜勾起一抹狡黠的笑,直直的盯着秦老板。

    秦老板心虚的额头冒汗,半天挤出一个字,“我。”

    “依你看,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秦老板拉下脸,询问起曽煜的意见。

    曽煜起身,慢慢朝他走过去,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什么,秦老板一脸恍然,立马点头,“我知道了。”

    “我还有事,就不送了。”曽煜负手而立,逆光而站,浑身透着舍我其谁君临天下的威严感。

    秦老板的人走后,他便秉退了保镖,门被关上之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下我和他。

    死一般的沉寂。

    他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我的心跳也随之加速。

    直到他站在了我头顶正前方,两手插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出言轻佻,“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处理你。”

    我抿了抿唇,鼓起勇气开口,“放了我。”

    我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顿了一会儿,爽快的回答,“好啊,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我看了一眼身上裹着的湿漉漉的毯子,又有些迟疑。

    “怎么?不想走?”他忽然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我两侧,欺身靠近我,“是不是觉得我比那个老男人要迷人得多?”

    他口中的‘老男人’毫无疑问指的是金主,金主年近四十,跟他三十而立的男人比起来确实逊色三分。

    可这不代表他就有资格侮辱我男人。

    “呵呵。”我忍不住冷笑出声,嘲讽道,“幼稚!”

    他手上的力道在我耳旁收紧,发出关节滑动的咔咔的响声,面上却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原本就深邃的双眸变得更加浓郁而已。

    “随便你怎么说我,我不会生气,我的女人有骂我的权利。”他勾着嘴角笑,邪魅俊逸的面容在我眼前放大,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我,他离我越来越近,鼻息清晰可闻,眼看着他薄凉的嘴唇就要贴上我的,我本能的侧过脸,躲开了他的攻势。

    他不急不躁,对着我的耳垂落下轻轻一吻,温柔似水的声音在我耳边一字一句的响起,“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在上海,谁想动他邱浩森可能确实很难,但是在香港,有人想让他死简直易如反掌。”

    他捏着我的下巴迫使我的直视他的眼睛,他盯着我,眸子里跳动着征服与占有的火焰,“你现在的态度直接影响他的前程和生命。”

    我瞪着他,厌恶的开口,“你到底想让我怎样?”

    “取悦我!”他眼底的戏谑与玩味加深,“用你的舌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