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九章 会开枪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会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我很平静的问他,“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这样?”他不以为然,“怎样?”

    “恩将仇报!”

    这次轮到曽煜冷笑了,准确来说他脸上的嘲弄根本就没减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救了我一次,而我救你,随便算算也有三次了吧?”

    泰国一次,‘天上人间’一次,今天一次。

    我是这样的理解的。

    然后他接下来的话让我稍微有点意外。

    他说,“光是今天一天,就有两次了。”

    我有些疑惑,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刚才他给秦老板看视频的时候,秦老板说了句‘你也打伤了我的老婆的眼睛’,这么说,我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身影真的是他?

    “嗯哼!”他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饶有意味的点头。

    “我没让你救我。”无奈之下,我只好这么说。

    我没有请他救我,而半年前,他确确实实‘请’我救了他。

    曽煜眸光一闪,颇有兴趣的开口,“你的意思是,得你求我救你一次,我们才算扯平?”

    他的思维跟我的真的很难苟同,我姑且点头,应了下来。

    他满意的一笑,“这简单,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求我救你。”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低头撅住我的唇舌,炽热有力的舌头长枪直入,趁我不备攻我城池,霸道的覆上我的身躯,将我牢牢的禁锢在这方寸之地。我的挣扎,我的反抗却都被打上了无效的标签,被迫承受着他狂妄肆虐的吻。

    他的手攀上我的胸口,腕表磨蹭着我的皮肤,瞬间点燃了我的身体,我在他纵情的深吻和野蛮的揉捏中险些迷失了自己,细细的呻吟声从我的唇齿间溢出,他不满足于当下的火热,只手掀开了我身上唯一一块遮羞布,扔在地上踢进办公桌下,然后健硕的身躯重重的朝我压了下来。

    “你放开我,禽兽!”我推拒着他的身体,可我微博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与对抗。

    他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将我两只手禁锢在他的掌心内,高举过我的头顶,使我被迫以最屈辱的姿势面对他。

    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某处迅速苏醒,如一条猛兽般蓄势待发,直直的顶着我的小腹。

    他始终一副魅惑丛生的笑脸,好像我越生气他就越满足,我的反抗也成了点燃他欲火的导火线,他低头吻着我的唇舌,坚硬有力地舌头狂妄的扫过我的牙床,野蛮的掠过我口腔内的每一处柔软。

    “取悦我,否则,你马上就会后悔!”他低声在我耳边警告,呼吸变得急促而性感,听的我心花怒放,思绪紊乱。

    仿佛口腔里的水分都被他吸干了,我口干舌燥,本能的去舔舐自己干燥的嘴唇,才能维持正常的呼吸。

    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沉厉,许是他的动作太过粗狂,那一刻我竟然心虚了,我害怕他的威胁不只是威胁。

    他是曽煜,以他的势力和地位,一句话就能要一个人的性命。

    我不敢拿金主的生命跟他赌,后果和代价都不是眼下的我能承受的。

    纵使千万个不愿意,我还是在心里劝服自己,我不过是个风尘女人,本来就不干净,陪过的男人虽然不多,但真的不差这一个。

    更何况,能用我的身体换金主的安康,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价值了。

    “我给你一个吻得时间,等我吻完你这只胸,你若是还没考虑好,我不会再给你机会!”

    说罢,他低头就含住我的左胸,舌尖在最敏感的那个点一扫而过,激起我一阵战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几乎是条件反射,我的腿攀附上他的身体,他感受到我的回应,松开了我的双手,我本能的勾住他的脖子,抬起他的脸对准他的薄唇主动吻了上去。

    他的身体紧绷到极致,某一处至热隐隐跳动着。

    得到我的迎合,他的吻比刚才更加激烈,堪称疯狂。呼吸声追逐着心跳,充斥着整个书房,为这个角落增添了一份旖旎。

    “顾晚。”吻得纵情的时候,他喊我的名字。

    我松开他的唇舌,他转而向下,吻着我的锁骨,像上次一样,舌尖顺着我的乳沟迅速下移,来回磨蹭,然后一口咬上我胸前的柔软,如用品尝着上好的茶水,一口一口细细的舔咬吮吸。

    “顾晚。”他重复着我的名字,像阴间招魂师一样勾着我的魂魄。

    “嗯。”我被他逗弄的七荤八素,由一开始的挣扎于反抗变成现在的甘心情愿、甘之如饴。

    “跟我。”低哑的两个字,从理智与情欲的夹缝中渗透出来。

    我失去了思考力,那一刻,我差点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就在我准备点头的时候,门外传来艾伦的声音,“曾老板,邱浩森邱局长前来拜访。”

    我如遭雷劈,霍然睁眼惊恐的望着眼前怡然自得的男人,他嘴角噙着的笑暗示我,他根本早有预料。此刻我恨不得将他的肉一块一块咬下来,却听见他不紧不慢的开口:“叫他等着!”

    “是。”

    然后就听见艾伦降低了分贝,“邱局长,我们曾老板现在很忙,您这边稍微坐一会儿。”

    “等多久?”金主的声音,依稀能听到他话语里的不耐烦。

    “这个……”艾伦似笑非笑,“我们曾老板的时间一向很长……”

    艾伦说的暧昧,金主却听得明白,但他也没有办法,别人的地盘他只能等。

    曽煜丝毫没有受外面的对话影响,低头重新埋进我的胸口,闷声道:“我们继续。”

    畜生!

    我的身体因恐惧变得更加敏感,我使出全部的力量,抬手就要打他,却被他敏锐的反手抓住,讳莫如深的眸光变得阴鸷而凌厉,他紧紧地盯着我,“你想打我?”

    “你想让我死,就给我个痛快,别这样折磨我,我受不起!”我的精神几近崩溃,金主现在就站在门外,与我们一墙之隔,他却还要继续,他怎么不干脆把金主请进来,当着他的面强奸我呢。

    曽煜目光收紧,“你想要痛快?这么下流的要求我不满足都显得我不懂情趣了。”

    斯拉一声,纽扣崩落的声音,他的衬衫被他撕成了两半,炙热的胸膛欺压上来,贴紧了我的身体。

    身下是解皮带的声音,我恐惧到了极点,对准他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随着他的一声低吼,腥甜的味道钻进我的嘴里,他一巴掌打断了。

    “妈的,你这么狠!”他捂着受伤的肩膀,恶狠狠的瞪着我。

    我忽然瞥见他腰间的手枪,趁他没有防备之际,迅速抢了过来,颤抖的指着他,“别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我心里怕的要死,面上却得极力克制。

    他先是一愣,继而笑了,像是笃定我不会开枪,完全没有一丝惧怕,“你会开枪吗?知道怎么玩儿吗?”

    “我当然知道。”我刻意的提醒他,“别忘了,我男人是警察。”

    其实金主从来没教过我开枪,而且从来不会把枪带去我那儿,即便偶尔见他穿制服的时候别在腰间,也从来不会让我触碰一下。

    我说谎,只是为了威胁他。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相信的意思,指了指他的左胸,“你得朝这儿打,否则我顶多受个伤,伤好了你还是逃不掉。”

    那是他心脏的位置。

    见我没有反应,他的胸膛往前倾,心口顶上我的枪口,吓的我一阵哆嗦。

    “你的枪指着我,我都还没怕,你自己倒怕成了这样。”他蓦地一笑,伸手过来夺我的枪,我迅速抽回手,指着自己的头。

    “你别过来。”我盯着他,氤氲的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

    他皱眉,“别闹。”

    “你再过来一下我就死在你面前。”我食指扣上扳手,只要我稍稍用力,子弹就会贯穿我的头颅。

    他看出了我的倔强与执拗,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果然退开了一些。

    “下去!”这次,轮到我命令他。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回了地上,“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开枪,我立马就送邱浩森下去陪你,说到做到!”

    “你……!”我咬紧了牙关,无言以对。

    “乖,把枪还给我,我不碰你还不行吗?”他往前一步,伸手引诱着我。

    “真的?”我心中的有迟疑,刚垂下眼帘思考,手腕忽然一痛,本能的松手,手枪从我手中飞了出去,稳稳的落在他手里。

    而他的另一只手里,正抓着他那价值不菲的皮带。

    他刚刚是从他的腰间抽出了皮带打得我手腕?手速竟然可以快到我连看都没看见!

    “以后别在我面前玩这种心眼,邱浩森吃你那套,我可不吃!”他不屑的暼了我一眼,拉开抽屉,将那把枪放了进去,又重新合上。

    他屹立在我身边,慢条斯理的将皮带重新穿回去,扣好后弯腰撅住我的下巴,“我这人脾气不好,但是对女人特别有耐心,我有足够的时间跟你耗,直到你心甘情愿的跟我为止。”

    “你,无耻!混蛋!”我咬紧牙关。

    他直起腰身,眼睛看着我,声音却是朝外,“艾伦,请邱局长进来!”

    我大惊失色,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抓住他的手,“别,我求你,求你别让他进来……”

    他满意的一笑,冷冷的佛开我的手,“对不起,太晚了。”

    门被推开,放进来一大片刺眼的光,我迅速躺回去,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沉重的脚步声自门外而入,伴随着金主清冷的声音,“她在哪?”

    曽煜抄手而立,装傻充愣,“她是谁?”

    “顾晚。”金主笃定的口吻,“我知道她在你这,你不用跟我装。”

    “她呀。”曽煜点头,摊开双手,说:“我这儿就这么大地方,你自己找。”

    我惊愕的瞪着他,这个混蛋,竟然主动提出让金主自己找。

    只要金主再往前走几步,我这一生就完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