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章 我等你自己解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遭变得格外寂静,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 空气仿佛凝结成冰,恐惧像无形的锁链勒紧了我的脖子。

    曽煜依旧保持着摊开双手的姿势不动,金主却是将探寻的目光扫向我所在的位置 , 对上他浓郁、凌冽的眼神 , 我不由得一阵颤抖 , 总有种他看见我了的心虚与恐惧。

    我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抓桌下的毯子,重新盖上我的身体,只希望他看见我时,我能不那么难堪。

    “怎么?不找?”曽煜两手插进裤兜,懒散的睨着金主。

    金主这才收回了视线 , 重新对上曽煜灼灼的眼神,“秦老板刚从这儿出去 , 你不可能把她藏在这儿!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就算把你这层楼翻个遍,我也要找到她!”

    曽煜耸了耸肩 , “你随意。”

    金主愤然转身,艾伦横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曽煜抬了抬手,“艾伦 , 今儿邱局长就算把这栋楼烧咯,你们也不许拦,听到没有?!”

    他这话明显是说给金主听得,明显看到金主宽阔的肩膀变得僵硬 , 随即,金主甩手离开。

    曽煜的视线再一次回到我身上 , 他得意的挑眉:“你男人就这么抛弃了你。”

    我知道刚才他是在跟金主打心理战 , 他赌金主不会上前来搜,但他知不知道 , 万一他赌输了,我就毁了。

    我不敢起身 , 怕金主回头,只能保持平躺的姿势怒视着他,“你这个疯子,差一点他就发现了我。”

    “嗯哼?”他不以为意,“那又怎样?”

    “神经病!”我骂他。

    但他似乎并不讨厌我骂他,不仅不生气 , 反而很享受 , “是,我女人说我是神经病 , 我就是神经病。”

    “下流,无耻!”

    “要不我再教你几个新词儿?你骂来骂去就这几句 , 我听都听腻了。”他赤裸着上身 , 一眼就能看见他贲张的八块腹肌,清晰地轮廓和纹理勾勒出紧致结实健硕的身躯。

    事已至此,跟他这种流氓也没说什么好说的,便裹紧毯子不再看他。

    接着就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声音命令道:“拿件衬衫给我,对了,再给我送套女士内衣,尺码……”

    他停顿了一下,我明显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朝我射来,“36C,顺便把床头琳达的那件裙子也带过来!”

    我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他口中的琳达应该是众多煜女郎当中的一个 , 眼下他让人把琳达的裙子拿过来很显然是要给我穿。

    果然,没多久 , 他就将一件鹅黄色的V领裙丢在了我身上,连同新买的黑色蕾丝内衣。

    他已经重新穿上了干净的衬衫,白色的领口像雪一样耀眼。

    我暼了一眼耷拉在我身上的裙子 , “我不穿别的女人的衣服。”

    他一定是故意的 , 否则买内衣的时候完全可以顺便买件裙子。

    他偏头看了我一眼 , 精致的打火机在他手中旋转,“我是不介意我女人穿比基尼出门的。”

    又是一副漠然无谓的神态,我恨的直咬牙,可一想到他要送我出去,只好忍了下来。

    “你出去。”我拿起衣服 , 手中的依然揪紧了毯子。

    他邪魅的一笑,“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

    “……”我很狂躁,灵光一闪 , 我伸手就去开抽屉,“你不出去我就拿枪了。”

    “行了 , 你就别折腾了,我出去!”他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冷然转身的那一刻我竟然从他的身影看出一丝,疲惫?

    穿好衣服之后 , 我如获新生般激动不已。

    打开房门的时候,曽煜正斜靠在走廊上抽烟,肩宽腿长 , 橘黄色的灯光洒在他身上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

    我盯着他,全然没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脚。

    他转脸看我 , 倏然静止 , 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他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视线最终落在我赤裸的双脚。

    眸色微敛 , 他丢掉烟头走向我,不等我反应过来再次将我拦腰抱起。

    这个流氓 , 一言不合就抱我,我推着他,“我可以自己走。”

    “你别忘了,邱浩森还在这儿。”

    低沉的声音点醒了我,我闭紧了嘴 , 瞄了一眼悠长的走道 , 任由他将我抱进了电梯。

    他将我放进来时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对着早已等候在车上的助理说道 , “艾伦 , 带他去买双鞋 , 之后就随便找个地儿丢了她就行了。”

    “是。”

    我剜了他一眼,他却是笑,我愤懑的别开视线,什么叫随便找个地儿丢了我,敢情我是垃圾?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我拍了拍前面的靠椅背,“你叫艾伦?”

    “是的,顾小姐。”他倒是很有礼貌。

    “艾伦,你前面放我下来就行了。”

    “不行,曾老板交代了,要先带顾小姐去买鞋。”艾伦面无表情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不苟言笑时的曽煜 , 真是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用了 , 我自己去买就行了。”

    艾伦侧目,“您有钱?”

    真是一语中的,我木然摇头,“没 , 没有。”

    艾伦踩着油门加速。

    我本以为跟曽煜处在同一空间是最煎熬的事情 , 可是经历过跟艾伦一起买鞋 , 我觉得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没有‘最’只有‘更’。

    从商城出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呼吸,脚下镶钻的水晶鞋在灯光的折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我对艾伦说,就把我丢这儿就好,艾伦这次没再执拗 , 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

    眼下我得马上联系金主,可我必须得有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我的‘神秘失踪’ , 思来想去,我决定向麻雀儿求助。

    我钻进旁边一家星巴克 , 点单的时候找服务员接了电话,因为记不得麻雀儿的号码只能打给白芹,让白芹将麻雀儿的号码再给我发一遍。

    麻雀儿接到我电话又紧张又激动,她以为那场大火我没逃出来 , 说看见邱局长在大堂发火,以为我出事了。

    我笑着说我没事,电话里不方便说 , 我把我的位置报给了她,让她一个人过来。

    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钟 , 麻雀儿戴着墨镜风尘仆仆走了进来 , 她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我自己都很懵 , 她很善解人意的没再多问。

    想了很久,最终想了一种相对保守的说辞 , 然后让麻雀儿送我去了警局。

    到了警局之后,我让麻雀儿先回去。有警察上前问我什么事,我还没来得及说明情况,一名警察从后面走了过来,“是你。”

    “你认识我?”我有些诧异。

    他笑着 , 指了指一旁的滚动屏幕 , “你的寻人启事可是提前登了出来,邱局长现在满香港的找你。”

    我看着屏幕里自己的照片 , 心中如五味陈杂。

    “你在这儿稍坐一会儿 , 我这就通知邱……哈 , 曹操来了,你们聊。”警察笑了一下,识趣的走开。

    我转身,一眼就看见金主站在我一米外的位置,双目猩红,满身狼狈,白净的脸上赠了灰,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与刚毅。

    他深邃的眼中波光涌动,呆滞了很久才朝我走过来 , 我昂头与他对视,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 他伸手佛掉我的眼泪,轻声问,“你去哪儿了?”

    我心虚,本能的想躲避他的眼睛 , 可我不能 , 我深知一旦躲了便等于暗示他我在说谎 , 我直直的看着他,“我被人救了,醒来的时候麻雀儿在我身边,是她送我过来的。”

    说完这句话,我整颗心都在颤抖。

    他一如既往地盯着我的眼睛 , 仿佛在验证我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谎话,只是这一次 , 他仅仅看了两三秒变直接将我拥进了怀里。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颤抖,“没事就好,回来就好……”

    刹那间 , 我泪如雨下。

    那一刻,我恨死了曽煜,真的是恨透了。

    金主捧起我的脸,不由分说吻住我的唇舌 , 我蓦地一惊,这里可是香港警局,旁边有那么多警察看着 , 他竟然视若无睹。

    我别扭的推拒着,他像是察觉到什么 , 不满的皱眉 ,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 我们谁都没有先开口,僵持了一会儿 , 他松开了我的手。

    他把我带到警局旁边的四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将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沉声道:“东西都被烧毁了,缺什么明天带你去买。”

    我问他明天没有任务了吗?他说没有。

    他走过来抱我,我偎进他怀里 , 伸手去解他的领带,“你没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我设想了很多种可能 , 却唯独没想到回来之后面对的,是他的沉默。

    他伸手挑起我的下巴 , 迫使我抬头 , “我等你自己交代。”

    我心下慌乱 , 想起他在曽煜那儿的每一个眼神,心虚与恐惧束缚的我喘不过气。

    迟疑了很久,我终究还是选择了谎言,“我昏迷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麻雀儿说是一个住客救了我,她刚好看见了,就把我要了下来。”

    “男的?”他声音很沉,听不出几分怀疑几分相信。

    “嗯。”我点头 , 主动抱着他的脖子道歉,“对不起 ,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的身体,因为我醒来的时候,那块毯子已经不见了。”

    我虽然只是他的情妇 , 但他跟大多数普通男人一样都有着大男子情怀最起码的占有欲 , 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看光了 , 换做是谁都会生气。

    我甚至做好了他再次掐住我脖子的心理准备,可我等了很久,他依然无动于衷。

    我的眼泪顺着他的脖子滑下,没入他的衬衫,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幽然响起 , “我不会怪你,要怪只怪我自己。”

    我闭上眼 , 主动吻上他的唇,起先他只是木然的承受 , 然而当我的舌头不断地深入之后,他的欲望被我点燃,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搂着我的腰身一个反转将我狠狠地推至墙上 , 我消瘦的身体被禁锢在他健硕的身体和冰冷的墙面之间。

    他推开我的脸,低下身子去吻我的脖子,在我的胸前肆意亲吻。

    他的大手伸进我的连衣裙 , 将裙摆推至我锁骨的位置,卡在我的脖颈间 , 舌尖扫过我胸口的敏感点激起一阵酥麻。他一口含进嘴里 , 如同婴儿快速的吮吸,仿佛要将我吸进他的肚子里。

    我抓着他的头发 , 小声的提醒,“疼。”

    他微微松开 , 又含住另一只,同样的用力。

    我不再拒绝,默然承受着他惩戒般的发泄。

    “浩森。”我弓着敏感的身子,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叫你浩森吗?”

    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 抱起我径直走到床前 , 将我狠狠的丢在了床上,巨大的身影欺压而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