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一章坐我腿上也可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一章坐我腿上也可以

    意料之外的,这一次金主格外的温柔,细腻 而绵长的前戏逗弄的我像猫儿一样不住的扭动着 身子,细碎的吟哦从锗乱的吻间溢出。昏黄的灯 光映在他的脸上,衬得他肌肤如女人般无暇透 白。

    柔软的大床中央,我攀附着他的身体在他身 下颤抖,他酎心的吻过我身上的每一寸,最后落 在我左臂的伤口,触摸到有些潮湿,他眸光一 紧,我当即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脸埋进我的胸 口,示意他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他无奈的低笑,捏了一把我的下巴,重新吻 上我的胸口。

    他的舌尖顺着肚肪眼辗转而下,修长的手指 勾开我的内裤,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越来越 近"….

    “不要…"我本能的抗拒,勒住他的脖子阻 止他在继续往下。

    “为什么不要? ”他伸出舌头在我的两腿间轻 轻刮过,尽管没有碰到我的身体,却足以让我热 血沸腾、脸红心跳。

    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咬紧了牙关。

    他却像是得到了特赦一般,直接舔上了我最 敏感的地方。

    “别。”我想制止他。

    他一边舔舐,一边吮吸,温热的手掌有节奏 的摸索着我的胯骨,对我的抗拒视若无睹。

    “别舔那里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双 手捧着他的脸却不敢用力。

    “不舒服吗? ”他的声音贴着我的皮肤,我能 清晰地感受到一股热流自下而上窜涌而来。

    我迷离的点着头,“舒服。”

    他的舌尖温热似火,灼烧的我的身体,吞噬 了我所有的理智与矜持,本能而又贪婪的疯狂的 迎合他。

    “晚儿,晚儿。”他扣着我的身体,一遍遍的 叫着我的名字。我哼哼唧唧的回答,他忽如其来 的柔情醉倒了我,就这样不用任何技巧的逬出让 我眼前一片白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便在他的 

    毫不停歇的吻里昏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大亮。

    身下的胀痛感剌激了我的大脑,他俯下身 子,亲吻着我的耳垂,“醒了?继续补上昨晚

    的? ”

    我哼着拒绝的调儿,懶洋洋的贴在他身 上,“今天不用公干? ”

    他点头,在我的体内细细的蠕动,“今天陪 你。”

    “陪我逛街? ”

    “陪你逛街! ”

    记忆中跟金主以来,连和他悠闲的走在街上 的次数都少之又少,更别说逛街这种我连想都不 敢想的情况。

    大多数他都在工作,偶尔休假的时候,他也 是陪着他老婆,我拥有的仅仅是他光鲜亮丽的背 后最隐私那点时间。他能陪我吃顿饭我就已经心 满意足了,从来不会奢望一些望尘莫及的事情。

    眼下,在香港,他不再是万人瞩目的邱局 长,我也可以暂时脱下情妇的外衣,我们像对普 通的夫妻一样穿着情侣衫,悠闲地漫步在街头巷 尾。

    前一天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我们默契的 谁都不提。

    我捧着奶茶挽着他的手臂,幸福感爆棚。

    然而这样的开心与满足并没有持续多久,就 被无情地砍断。

    丝芙兰的纪梵希柜台前,我正帮白芹挑蓍散 粉,金主搂着我的要,下巴摩挲的我的头顶,说 着一些暖味又露骨的情话。

    忽然一道尖锐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哟,这不 是邱局长吗? ”

    我和金主同时转身,一个四十多岁身材中等 穿着保守得体的妇人站在我们面前,她的目光转 移到我脸上,弯眉一挑,显然她有些惊讶,却又 马上恍然。

    金主打探着她,开口道,“陆太太。”

    我飞快的在大脑中搜索,唯一能想到的只有 土地局的陆局长。

    记忆中这位陆太太也是个狠角色,还记得从 拉萨刚回来那会儿,小狸就是当着金主的老婆和 这位陆太太的面捅的我,后来就被人割了舌头, 据我对金主老婆的了解,她不是那样冲动的性 格,唯一能做出这种事的只有她的闺蜜,也就是 眼前这位陆太太。

    陆太太笑眯眯的看着我,眼中森然的伪 善,“如果我没猜锗的话,这位应该是顾小姐 吧? ”

    她会知道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她跟金主老婆就像我跟白芹的关系,无话不

    说。

    金主老婆知道我是在所难免的,自己的老公 在外有多少个女人,哪个女人是什么身份,跟了 他男人多长时间,换做是谁都会调査的清清楚 楚。何况她是局长的老婆,没点手段也不定能有 今天的位置,当初小狸的死就箄不是她亲手操 作,也必然是她点头许可的。

    “陆太太,您好。”我瞧着精致的笑,礼貌的 与她打招呼。

    “现如今小三都能光明正大的牵着别人老公的 手出来逛街了,这世道一天一个样儿,果然是我 们老了,赶不上你们年轻一代的潮流了。”陆太太 的性格貌似属于比较直的,说话也比较犀利,可 以说是一针见血了。

    旁边的柜员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别过了

    脸。

    我想等金主帮我解围,可他似乎没打算替我 解释。他松开了我的腰,改换握着我的手。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里是公众场合,我们犯 不着跟陆太太有过多的纠缠。

    我退开一步,将整个柜台让给她,正准备要 走,陆太太往前走了两步,拿起柜台上的散粉盒 在手心观赏,阴腔怪调的幵口,“什么时候,这纪 梵希成了小三牌子了? ”

    柜员见状,连忙上前解释,“夫人误会了,它 依然是国际高端品牌,很多大牌明星都在用呢。” “高端品牌? ”陆太太重复着这几个字,像是 故意说给我听,“既然是高端,你们的定价也太低 了,什么人都能买得起,什么人都能用得起。” 我本来想走的,听到她这话儿,我突然又不 

    想走了。

    我挣脱掉金主的手,退了回来。拿起了旁边 的另一个色号,笑着建议:“这个色号更适合陆太 太,能有效地遮暗沉和泛黄,针对有些细纹干纹 也能有磨皮的效果哦。”

    陆太太气的嘴角一抽,我‘好心’的打幵,“我 帮你试个色? ”

    “不用! ”陆太太挡掉我的手,我趁机抖出了 一堆散粉,然后故意打了个喷瞜,散粉飞到她的 脸上,精致的面容变得丑陋不堪。

    隐约听见身侧一声轻笑,陆太太终于忍不住 骂了开来,我刚准备上前道歉,金主拉着我的 手,强行将我带离。

    上了车,他义正言辞的轚告我,“以后不要再 做这种事,她老公是陆局,你得罪她,就不怕陆 局报复你么。”

    我扁了扁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又不买 房,他一个土地局局长能报复我啥。”

    金主睨了我一眼,低声道,“算了,接下来我 们去哪儿? ”

    见他脸色不对,我也没了兴致,“去吃饭吧, 吃完饭回去。”

    他‘嗯’了一声,驱车离开。

    有些话在我心里纠结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忍 不住开口问,“你不怕她回去跟你老婆说吗? ”

    他伸手调整了后视镜的位置,透过后视镜曾 了我一眼,“怕什么,说不说她都知道。”

    这个‘她’显然指的是他老婆,在我印象中, 他好像从来不会当着我的面说‘我老婆’或者她老 婆的名字,都是用‘她’字代替。

    我曾想过,他不愿意提她,是想保护她,还 是怕我难过。

    答案无从而知。

    “她不介意吗? ”我又问。

    “我说不介意,你会倌吗? ”

    “不会。”

    他则耸肩,答案不言而喻。

    我知道她会介意,是个女人都会介意,我想 表达的意思是,“她既然介意,为什么从来没来找 过我? ”

    他不答反问,“你不是也从来没去找过她? ”

    他总是能一句话直击要害,让我无法反驳。

    我把他的话理解成,我和他老婆属于一类 人,即便知道自己与别的女人共用着这个男人, 我们也能做到坚守本心,不为所动。

    睢一不同的是,我占有着她的男人,而她容 忍蓍我占有她的男人。

    我试想过,如果我和她的位置对调,我还能 不能做到像她现在一样与世无争。

    晚餐选在九龙一家比较有名的西餐厅,四周 全是透明的玻璃墙,视野幵阔,提供给消费者浪 漫而震撼的用餐感受。

    金主对这儿的环境似乎很满意,问服务员有 没有包厢,服务员尴尬的解释,只有一间,但是 已经被预定了。

    金主是不喜欢在公共区域用餐的,见他皱 眉,我就问,“我们给双倍的价钱,可以让给我们 吗? ”

    “这…”服务员有些为难。

    金主拉过我的手,刚准备幵口,就听见身后 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让,我是不愿意,不 过,顾小姐这么想坐包厢,我不介意邀请你们一 起。”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曽煜继续道,“就是不知道邱局长肯不肯赏

    脸。”

    金主盯着曽煜,眼底泛起一丝波澜,“曾老板 相邀,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他说的谦卑,曽煜却满意的勾唇。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秦老板等人,服务员见我 们人多,连忙上前道歉,“抱歉我们的包厢最多只 能坐六个人。”

    “这简单。”曽煜挑眉,目光幽然转向我,“顾 小姐可以坐邱局长腿上,邱局长要是觉得为难, 坐我腿上也可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