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姨妈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二章 姨妈来了 

    作者: 白芹 更新时间: 2017-06-19 13:59:40 

    既然曽煜都这样说了,金主就算当真觉得为难也实在不好推脱。

    我瞟了曽煜一眼,他不去当谈判专家真的是浪费人才。

    服务员将我们带到包厢,为了保障包厢的私密性,只有一面朝外的是玻璃墙。曽煜率先入席,占据了最佳位置,他逆光而坐,夕阳透过玻璃铺在他身上,轮廓分明的脸半明半暗显得更加立体,那双鹰眼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我,深不见底仿佛随时将我吸进去。

    金主心如明镜,又怎么看不出曽煜眼神里的暧昧。

    他会接受这个局,应该也别有私心吧。

    他们全部落座后,我就显得有些尴尬,曽煜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流氓味儿十足,“顾小姐要不要坐我这儿来,邱局长年纪大了可能会有点吃力。”

    金主眸光收紧,随即揽过我的腰,一把将我捞进他怀里,我毫无防备的坐在了他的右腿上。然后就见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曽煜,“我的体能我女人最清楚,不劳曽老板费心。”

    曽煜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茶杯,骨节分明的手捏紧了杯身,他垂下眼帘,像是在思考,然后才开口,“这么看来,好像邱局长跟顾小姐的关系很好?”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质疑让我心里一紧,明显也感受到了金主的身体微微绷紧。

    曽煜笑着,立即转移话题,向金主介绍他的朋友。

    秦老板我是知道的,不巧也认识。坐在他右边的,是某知名银行的杨行长,权力与金钱的典型代表;再右边是北京来的官儿,貌似也是公安机关,曽煜称他梁副厅,也是权利与地位的象征。

    后面这两个人,曽煜重点介绍了一下,尤其是介绍到三爷的时候,金主的脸色明显有些变化。

    三爷其实长得还不错,就是皮肤差了点儿,蜡黄蜡黄的,黑眼圈重的像化了烟熏妆,估计是长期跟毒品打交道的缘故。

    曽煜介绍完他,他就对金主说了一句,“托邱局长的福,我差点成了通缉犯。”

    差点?也就是说,金主连他的窝都给端了,还让他跑了?

    八成又是金蝉脱壳的戏码。

    曽煜扬了扬下巴,指向几个人里看起来最普通也是最年轻的男人,“这个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你可是跋山涉水追了一路。”

    金主搂着我的腰收紧了力道,指甲仿佛要穿破我的衣服嵌进我的皮肉里。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波涛汹涌,但他面上依旧维持镇定,嘴里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黄鳝。”

    黄鳝是瘸子、也就是吴磊的下线,得知吴磊坠楼身亡的消息,黄鳝生怕下一个死的是他,连夜逃到了香港。金主就怕他会来找曽煜,所以才以最快的速度跟过来,没想到还是来不及阻止。

    黄鳝把曽煜当靠山,却没想过对他威胁最大的其实就是他眼前最信任的人。

    金主以为曽煜会第一时间杀人灭口,没想到他失算了,曽煜不仅没杀了黄鳝,反而光明正大的带他出来吃饭。

    这几个人能一起坐在这里,一定是有根绳子将他们绑在一起了,而那根绳子的另一端就握在曽煜手里。

    眼下曽煜儒雅的尝着红酒,朝服务员点了点头,服务员将瓶中的红酒倒入了醒酒器。

    我看着那鲜红的液体在透明的瓶身内翻转着,微微有些愣神。

    他们谈的话题大部分时候我是听不懂的,尤其他们说话还喜欢明嘲暗讽。

    实在是觉得有些无趣,抓过红酒来喝了一口,曽煜忽然把目光转向我,“顾小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们的话题太枯燥了?来,我们换点别的有意思的话题,顾小姐,你觉得我们聊些什么好呢?嗯?”

    我身体豁然一僵,不是因为他口中的话,而是桌底下他的鞋尖正有意无意的磨蹭着我的小腿。

    我本能的往后躲,可我退一寸,他就进一寸,攻气十足,完全不给我反抗的余地。我坐在金主腿上的,只要身体有大幅度的动作,他就会马上感受到,怕他发现,我也不敢乱动,只能忍着。

    金主转脸看我,我随即一笑,“你们男人的话题,我一个女人怎么好插嘴。”

    感受到金主的阴沉,曽煜那边张嘴刚要开口,我立马起身,打断他,“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借口离开,一来是想让金主的右腿休息一下,怕时间久了他的腿会麻;二来实在是不愿意跟曽煜有过多的纠缠,尤其还是当真金主的面,我承认我心虚,我怕露出马脚。

    我刚走出包厢,就听见三爷鬼神不惊的开口,“邱局长,你这马子不错啊,多少钱搞来的?转让吗?借哥们儿玩玩儿?”

    我想听听金主怎么回答,可服务员刚好过来送菜,打断了里面的谈话,我也不好过多的逗留。

    高档的餐厅连洗手间的环境都格调优雅,心神不宁的上完厕所,竟然发现大姨妈来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尴尬事一件接一件踩着点来。

    我是属于第一天量多的,不垫姨妈巾不行的那种。刚刚出来的时候压根没想这么多,手机也没带,没办法向金主求救。本打算垫些纸回去拿手机自己出去买,可一抬手发现连纸都没了。

    真是衰到家了。

    等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无奈之下,只好向别人求救。

    “你好,外面有人吗?可不可以帮个忙,给我递点纸?”我窘迫的说完,没有回应,只听见窸窣抽纸的声音,然后就听见敲门的声音。

    我将门开了一条缝,接过对方递进来的纸刚准备抬头说谢谢,曽煜居高临下的邪佞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下一秒门就被推开,毫无防备之下眼睁睁看着他闪身进来麻利的落了锁。

    我还坐在马桶上,我的裙子被掀至腰间,内裤褪到了膝盖处,保持着上厕所的姿势与他四目相对,仅仅是一秒钟的功夫,我几乎要尖叫出声,他眼明手快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你一叫,就会惊动所有人,包括邱浩森。”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警告。

    他每次都会用威胁的方式逼我臣服于他,恰好每次我都很受用。

    他深知我的软肋,就是我害怕金主发现我和他的一丁点摩擦。

    他毫不避讳的看向我的身体,嘴角噙着一抹玩味,松开了他的手,直勾勾的盯着我内裤上的红血印儿。我紧紧的并拢双腿,用手做着勉强的遮羞布,狠狠的瞪他:“滚,你给我滚出去!这里可是女厕!”

    我不敢将声音放大,只好压低了声音,这样刚好显得我刚才的话特别有气势特别狠。

    “我来给你送纸,不谢我就算了,还这么凶。”他弯下腰,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把,嘴角的笑意更深。

    我以为他会更进一步侵犯我,没想到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脸,然后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片白色的东西丢给我,说了一句‘给你半分钟’便转身出去了。

    我绷紧的身体终于得到一丝松懈,低头看了一眼落在双腿间的东西,竟然是,卫生巾!

    他怎么会……

    “你再不动我不介意进去亲自帮你贴。”他冷冷的说话声自门外传来,我蓦地一怔,连忙垫好卫生巾穿好衣服出来。

    曽煜两手插兜靠在墙上,这样的姿势更显得他腿长。

    我睨了他一眼,此刻却是难以言喻的滋味儿。

    我忽然看不懂他了。

    洗完手,我走向他,想问他是怎么知道我来姨妈的,又是从哪弄来的卫生巾,但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句不识好歹的警告:“虽然你帮了我,但我不会谢你,因为我知道你居心叵测!”

    他墨色的瞳仁里泛起一丝波澜,停顿了几秒,他耸了耸肩,“Whatever!(无所谓)”

    我瞪了他一眼,提步就走,他长臂一伸,撑在墙上,拦住了我的去路。

    “这是什么意思?”我冷眼看他。

    他笑了笑,“没什么意思,我的朋友们跟邱局长有点私事要谈,咱俩是局外人,就别去凑那个热闹了。”

    他说的轻松,我却听的震撼!

    包厢里那几个人有哪一个不是视金主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秦老板和三爷,看金主的眼神跟要吃人一样,巴不得直接掏枪一个子儿崩了。

    他跟我说他们有私事要谈,我第一反应就是金主有危险。

    “让开!”我冷声呵斥。

    可他怎么会听,根本无动于衷,偏头看着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我心下一横,抓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上去,趁他吃痛收手之际,抬起膝盖顶撞他的裤裆,他眼疾手快的躲闪了,一把撅住我的下巴,眸光里火星涌动,“把我踢坏了,受苦的可是你。”

    下颚骨有种随时都会被捏碎的感觉,他抬起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他勾着唇角,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我说过,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和邱浩森,谁才值得你依靠。顾晚,很快你就有答案了。”

    他低头吻住我的唇,我咬紧牙关将他火热的舌头拒之门外,他似乎并没打算深入,只是用他的温凉的嘴唇摩擦着我的唇瓣。我推而不得,张口咬破他的嘴角,腥甜的味道渗进我的口腔中。

    他再一次吃痛,当即暴呵,“你想死?!信不信我直接在这儿办了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