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和原配同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三章 和原配同台 

    作者: 白芹 更新时间: 2017-06-19 18:37:19 

    我说我信,这是他这样的禽兽所能做出的事情。

    他不怒反笑,“顾晚,我等你心甘情愿来找我,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禽兽’。”

    我瞪着他,外面进来两个女人,打破了我们的对峙。曽煜掸了掸他衬衫上的褶皱,给我使了个眼色,“不走?”

    我不愿与他一起回包厢,我怕被金主误会,可他一副我不走他也不走的架势,实在让我没有一点办法。

    推开包厢门,里面几个依旧是正襟危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金主回头扫视我,沉冷的眼神从我脸上划到我身后的曽煜脸上,我们都落座后,秦老板眼尖,发现了曽煜沾了点血,便问他刚才做什么去了。

    而金主,敏感如他,多疑如他,同样是看向了曽煜的嘴唇。

    曽煜抬手,食指的指腹沿着下唇慢慢滑过,姿态慵懒而魅惑,他就像个行走的春药,随便一个动作都妖冶性感。

    “被一只牙尖嘴利的野猫给咬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刻意瞥了我一眼,看似不经意,实则别有用心。

    金主自然的将目光转移到我的嘴唇上,我下意识的紧抿,金主搂紧我的腰身,转向曽煜,“野猫可不会出现在这里,曾老板怕是看走了眼!”

    曽煜笑道,“那猫身上可没打主人的标签,不是野猫,是什么?”

    两人这就又杠上了,席间充斥的不只有红酒香,还有硝烟的味道。

    三爷用红酒杯敲了敲桌面,吸引了我们的目光,“顾小姐,你跟在邱局长身边,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做我们这行的,大多数都是明码标价,我们所有的价值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一个月能拿多少,一年能捞多少,直接反映了我们在这个圈内的地位与层次。

    通常情况下,只有哪个男人想买你,或者哪个老鸨子想要挖你的时候才会问这样的话。

    想到我离开时三爷对金主的调侃,我微笑着回答:“如果跟着别人,比如像三爷您这样的人,我会很在乎钱的多少,但是跟在邱局长身边,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三爷哈哈大笑,其他几个人也笑着附和,三爷说,那是因为我没见过几个钱,金主这样一个小小的公务员能捞到什么钱。他说,“你跟着他没有前途,我们在座的你随便挑一个都比他强,哦,黄鳝除外。”

    那个叫黄鳝的男人尴尬的低下了头,伸手推了推眼镜。

    “你们所谓的‘前途’无非是更多的钱,你们这么喜欢用钱来衡量女人,注定你们只能拥有廉价的女人。如果现在我因为钱背弃了邱局长跟了你,他日我也会为了更好的‘前途’背叛你们去跟更厉害的人。”说这翻话的时候,我故意瞪了一眼曽煜,我暗示他,我不可能会因为他而背叛金主。

    曽煜捏着高脚杯往嘴里倒了一口红酒,不动声色的看着我。

    三爷说到了重点,“还有比曾老板更厉害的角色吗?”

    “当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一字一句,不容置疑的回答。

    “有意思。”曽煜放下酒杯,低估了一句,抬眸看向金主,“邱局长,你哪天要是玩腻了,记得通知我,我去捡回来。”

    他把我比作衣服,剥光了我的尊严。

    金主目光循循,声音清冷,“那要看你等不等得到那一天。”

    曽煜笑着,“肯定啊,我才三十!”

    金主的意思是曽煜迟早会落网,而曽煜故意扭曲金主的意思,暗示金主年纪比他大,走的比他早。

    这顿饭吃的我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散场,结账的时候,我趁他们还在尔虞我诈,率先刷掉了我和金主两人份的钱。曽煜过来签单的时候,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但也什么都没说。

    我拉着金主快步离开,刚准备上车,就听见曽煜在两米外的位置朝我们挥手,“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我们”,不知道他指的是他和金主,还是他和我,而我潜意识里似乎已经认定是后者。

    金主毫不犹豫的驱车离开,他脸色很沉,眉宇间的折痕清晰可见,他平时工作中也会有压力,一旦遇到烦心事的时候,他就会皱着眉,哪怕是跟我做爱,也是全程愁眉不展,并且会比平时更加粗鲁,一些平时不太会用的姿势和基本不玩的花样会在那个时候出现。

    想到这儿,我微微有些心颤。

    沉默了很久,金主主动开口,他声音很沉,听不出情绪,他问我刚才那番话是真心的吗?

    我点头,反问他,我什么时候主动开口找他要过钱。

    他笑了,更像是冷笑,“你跟我在一起,不图钱的话会图什么?”

    我没明白,我不懂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我问他,“你觉得我会图什么?”

    他说不知道,“其实我一直看不懂你,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争钱,不争名分,你别告诉我你图的是我这个年近半百的人。”

    他的这番话成功的刺激了我,很伤人,可我无法反驳他,因为他分析的没有错,我抿了抿唇,肯定的告诉他,“我图的是稳定。”

    情妇难逃颠沛流离的命运,我是个没有理想没有报复的情妇,我只想稳定。

    金主看了我几秒,没有说话,车子开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突然一阵急刹车,我愕然抬头,一个女人站在了车子的正前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们。

    我曾设想过无数种和原配同台的可能,万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

    她是金主的老婆,肖琴。

    金主立马熄火下车,走到他面前,蹙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肖琴将视线从我脸上收回,抬眸看着金主,嘴角噙着善解人意的笑,“我来帮你送手机卡。”

    金主眸色微敛,陷入了沉默。

    见我下车,肖琴朝我迈进了几步,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我,“顾小姐,你的手机卡。”

    我有些茫然无措,尤其是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金主的老婆,我愣了很久,没去接,直到她拉过我的手,将卡放在我手心,我才回过神来说了句谢谢。

    肖琴今年刚好本命年,可这么看着根本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皮肤保养得很好,化着精致的裸妆,头发盘的很低,尽显贵态,与陆太太的空有华贵形成鲜明的反差。

    她笑的大方得体,“你帮我照顾我老公,该是我向你道谢才是。”

    怎么听这都不是一句夸赞的话。

    金主过来打断她,“什么时候到的?”

    她笑着说刚到。

    金主又问她房间开了吗?

    她说还没。

    金主搭着她的肩膀,温柔的说,“走吧,我带你去开。”

    她还回头看了我一眼,“顾小姐呢?”

    金主这才看向我,“你先上去吧。”不咸不淡的口吻,听不出特别的情绪。

    很久之前我就听说,金主对他的老婆非常好,两人可谓是上海的模范夫妻。但我从来不能理解那样的‘好’到底是什么样,因为在我的概念里,他已经把所有的‘好’都给了我。

    可当我亲眼看见他对她那样温柔、那样宠溺的时候,我心底坚持了许久的东西彻底崩塌了。

    回房间之后,我把手机卡插进新买的手机里,一开机便收到大量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看了一眼,几乎全都是白芹和燕姐的。她们一定是看了新闻,得知我住的酒店着火了,担心我的安危。

    我打开微信,讨论组里的消息狂轰乱炸而来。

    我没有心思一条条去翻,随手打了一排字:肖琴来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我就放下手机去洗澡了。

    刚洗好出来,金主推门进来了,我惊讶的捂了捂胸口的浴巾,金主迟疑着开口,“我来拿衣服。”

    “哦。”我冷漠的回答。

    他朝我点了点头,走到衣柜前整理衣服,我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里越来越闷,就好像什么东西卡在嗓子里,堵住了我的气管,我得非常用力,才能维持正常的呼吸。

    第一次有了不甘的想法,他一句不希望别的男人碰我,我就为他守身守得这么艰难,而他却可以光明正大的陪他老婆睡。

    我走到他身后,身体都在颤抖,我问他,今晚是不是不在这儿睡了。

    他没回头看我,只是‘嗯’了一声。

    我深呼吸,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那明天呢?”

    他没有回答,手里的动作倏然静止。

    我知道他也在思考,他知道我也会难过,可能他也会难过,不然他的背影也不会这么沉重。

    他低下头,“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过来。”

    他觉得对不起的只是这个吗?

    我强颜欢笑,努力克制着眼泪,“既然她这么远飞过来,应该是打算跟你一起回去的吧,这样的话我明天先回去吧。”

    我这么说是想听他一句挽留,可是他没有,他沉默了片刻,却说,“也好,香港现在不安全,你留在这儿我也不放心。”

    我认命的点头,重新抬眼望他时,我是笑着的,“既然晚上不能陪我了,就趁现在吻我一会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