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跟曾老板抢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人的手顺着我的腰身一只向上一只向下,伴随着绵密而热烈的吻,我所有的感官被一下子全部打开。

    其实脑子里还是有仅剩的理智在叫嚣着‘不要’,但这样违心的吶喊根本不足以支撑身体的反应。我舒服的 闭上眼,任由那双灵活的手将我的干涸的身体点燃。

    如果不是麻雀儿开门的声音剌激了我,我可能真的就沦陷了。

    白芹也被麻雀儿撞门的声音吓的坐起了身子,惊问,“怎么了? ”

    麻雀儿一手搭着门,一手搭着自已的胸口,气喘吁吁:“外面给一群人包围了,不知道是不是扫黄。” 我心里一惊,第一次出来嫖就被扫,我的点儿也太准了吧。

    我身后的男人松开我,不可置信的口吻反驳道,“怎么可能,我们这儿一直都是曾哥罩着,从来不敢有警察 来查。”

    白芹问是警察吗。

    麻雀儿摇头说不知道,没见有穿制服的,开的也不是誓察。

    白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丫见过穿便衣开私家车扫黄的警察吗? ”

    这话怼的麻雀儿哑口无言,糯糯的开口,“那就不是。”

    白芹兴致缺缺的穿上衣服翻身下了床,门外向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洛姐的声音,“我们这儿真没你们要 找的人。”

    “就是她! ”冲进来几个黑衣男子,扫视了一圏,最后在我面前站定。

    洛姐朝我身后的少爷使了个眼色,那少爷便溜了出去。

    为首的黑衣男举起手机看了我几眼,貌似是在对比我和手机上的照片是否吻合。

    “你是不是叫顾晚? ”那男人凶巴巴的问我。

    白芹眼力劲儿十足,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连忙冲过来挽起我的手臂,喊了一声,“小秋。”

    然后那个男的说,“她叫顾秋,是顾晚的妹妹,你们认错人了。”

    那男的一楞,回头问,“她有妹妹? ”

    “查过了,没有。”

    那男的回来就是一巴掌,直接把白序打倒在地上,洛姐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劝阻,“你们要找人可以等她出 去了再找,别在我这里撒泼,条子都不敢动的地方是你们能侵犯的起的吗? ”

    那男的又回头,后面人小声的回应,“是真的。”

    那男的重新开口,“我们老大有事需要顾晚小姐帮忙,只要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保证不伤人。”

    听这话的口气,我要是不走,他指不定下一个打的是谁。

    “你们老大是谁? ”就算走,我也得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并不打算告诉我。

    “晚晚,不能去! ”白芹眯着眼,朝我摇了摇头。

    那男的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你放心,我们老大没有恶意,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之后我们会给 你送回来。”

    看他们这架势,今儿我是不走不行了。

    我妥协,“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走之前我得打个电话。”

    “可以。”

    得到允许后,我当着他们的面拨通了金主的手机,可是响了几遍都没有人接,金主是从来不漏接电话的,唯 独我的,只要他不方便,他就不接,等他方便了,再给我回电话。

    “算了。”我挂了电话,“走吧。”

    洛姐拉住我的手,“再等等。”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刚才让人去通风报信了,八成是去请她的后台,她想让我再拖延一点时间,等她的后台 到了,他们自然不敢拿我怎么样。

    可这毕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帮人,但他们只要想找我,多得是机会。

    港剧里常见的七人车,绑架桥段必备,被‘请’上车之后,我才开始后怕。

    我问他们老大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得到的答案全是‘去了就知道了’。

    手机被丢在夜总会的包厢里,我没办法通知金主,眼下后悔是来不及了,只能随机应变、听天由命。

    车子大约开了二十几分钟,最后在郊区的一个废弃的仓库前停下。

    黑衣人,七人车,废弃仓库,这不是绑架是什么? !

    只是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我究竟得罪了谁,燕姐昨天微信上的话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心里一惊,难道 是肖琴?

    “建哥,人给你带来了。”男人揪着我后背的衣领将我推上前。

    这个叫建哥的男人慢慢转过身,手中的雪茄发出刺鼻的味儿,他冷冷的扫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又重新背过 身去,眺望着墙上的那口破钟,“三爷什么时候到? ”

    “之前打电话说还有十五分钟,这会儿估计要到了。”

    “先把她的手绑起来。”建哥扬了扬手里的雪茄,慢悠悠的命令。

    “旦 ”

    我心里一抖,绑我的话事情就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了。 “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努力维持镇定。

    建哥木然回头,大概是没料到我能这么冷静,眼底掠过一丝诧异,“你在跟我说话? ”

    “对,绑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捏着拳,牙关都在打颤。

    建哥抽了口雪茄,冷笑了一声,“条子的女人果然不一样。”

    原来是针对金主,我豁然了。

    建哥走到我面前,用雪茄的烟嘴点在我的下巴上,迫使我抬头,“机场逮我兄弟和我马子的时候考虑过理由 吗? ”

    我瞪大了眼睛,身体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空,连握拳都失去了力气。

    外面传来一阵刹车声,然后就听见有人提醒,“三爷来了。”

    “绑起来。”建哥瞪了我一眼,灭了手中的雪茄。

    两个男人拿着一捆麻绳上前抓我的手,我没反抗,我很清楚自已几斤几两,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他们人 多势众,我越挣扎越容易激怒他们,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三爷! ”

    “人呢? ”

    “里面。”

    然后就看见三爷快步走了进来,还没靠近,就听到他嘲讽着开口,“顾小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

    “是你。”我皱着眉。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金主端了他的窝,他不可能不打击报复。金主是誓察,身上有枪,警惕性又高,想对他 下手确实有点难,但要弄我,真的是易如反掌。

    “昨天在餐厅,邱局长在场,不方便说话。今天特地让人请顾小姐过来,咱们好好聊聊。”建哥给他递了支 雪茄,他摆了摆手,说不抽那玩意儿了,建哥又给了他一根香烟。

    我大概能猜到他的意思,他绑了我,然后用我做人质来要挟金主,目的根本就不在我身上。

    “你想聊什么? ”我大胆的问他。

    三爷吸了口烟,笑了笑,“昨天我问你的,你后来考虑了吗? ”

    “你想让我跟你? ”我问他。

    他应声,“怎么样? ”

    我很清楚,他们之所以对我提这样的要求,无非是因为我是金主的女人,我不认为我的魅力能大到是个人都

    想要我,包括曾煜那样女人无数的狠角色。

    想到曾煜,我忽然有了主意。

    “你抓我来的事儿,曾老板知道吗? ”我抬眸问他,目不斜视。

    三爷眸光一闪,“怎么说? ”

    我鼓起勇气,笑得嫣然,“你跟曾老板抢女人,不问问他的意见? ”

    “什么叫跟曾老板抢女人? ”三爷脸色微变。

    我继续说,“不瞒你说,曾老板昨天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不然你以为他的嘴角真的是夜猫咬得? ”

    三爷不信,“他是开玩笑的,他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做鸡的,怎么可能会要你。”

    曾煜他,恨鸡吗?

    我笑的有些虚,“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问他。”

    三爷手中的烟忘了抽,烟灰积累了长长的一截,他一动,灰疼飘到了我脸上,我别过脸,闭紧了眼。

    “打电话问哪有当面问来的直接? ”森然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一睁眼就看见曾煜两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清寒的眼神在我脸上一晃而过,轻飘飘的落在三爷脸上, 吓得三爷脸色骤变。

    “曾老板,你不是……”

    曾煜打断他,“我不是回上海了,是吗? ”

    三爷点头,意识到不对,又赶紧摇头。

    “不放心你们,所以多留了一天。”曾煜用下巴指了指我,舔着他的下唇,问三爷,“你抓来的? ”

    三爷当然听得出曾煜语气里的危险,立马摆手,“不是我,是建哥做的。”

    建哥的气势也是焉了一半,但还是硬着头皮扛下来了,“是我做的。”

    “很好。”曾煜冷不丁吐出两个字,然后走向我,目光在我脸上逡巡。

    我现在已经没办法为曾煜打上‘好人,或者‘坏人’的标签,他虽然做尽了坏事,但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我,尽管嘴巴上一直没有饶过我,却也实实在在几次三番的帮我。

    他站在我面前,与我保持一步之远,紧紧的盯着我,墨色的瞳仁散发着迫人的光芒,“如果我没有听错也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刚才是在利用我? ”

    我心头一颤,心虚的说没有。

    “没有? ”他显然是不信,冷哼一声,靠我更近,脸几乎与我相贴,“你知道在这个圏子里,利用我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