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六章黑吃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惊愕的看着他,连气儿都不敢出。

    他唇角一勾,抬手给了个手势,三爷面露难色,迟迟没动,他不耐烦的回头扫了一眼,三爷一脚给建哥踹趴 在地上,厉声命令,“给我打! ”

    然后就看见刚刚还臣服于建哥的几人此刻就对着他们的‘老大’拳打脚踢。

    这就是权力。

    在这个圏子,没有绝对的老大,只有更加不容侵犯的权威。

    曾煜转身,“看见了吗?这是得罪我的下场,但是得罪我的人很多,利用我的却很少,知道为什么吗? ”

    我木然的看着他。

    见我没回应,他自已回答,“男人利用我的,最后都死了;女人利用我的,你还是头一个。”

    他笑的很轻,也很森冷,“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

    那边打人的动静太大,建哥的叫声太凄惨,我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去思考如何冷静的回答他的问题。眼看着鲜 血从建哥的鼻子里、嘴里流出来,我只觉得一阵眩暈。

    “别打了。”我出声制止,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

    我的答非所问似乎激怒了曾煜,曾煜上前狠狠的扼住我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质问,“你还有心思替别人求 情?你是不是忘了是他绑的你? ! ”

    我再也没法强装镇定,情绪激动的开口,“他绑了我但他没有害我,你这样把他打死,不觉得太野蛮太残忍 了吗? ”

    曾煜怔楞了片刻,大概是没料到我会突然变得这么激动,他收紧了目光,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我残忍?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残忍! ”

    他冷冷的推开我,当即掏出手枪,指着建哥的脑门。

    几名打手迅速闪退,三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曾煜手里的枪,“曾哥,你冷静一点,他只是想拿顾小姐威胁邱浩森,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三爷已经鼻青脸肿了,脸上挂满了血,手都撑不起身体,八成是给打折了,他苦苦哀求着,眼泪混着血液一起,方才还清晰的五官此刻已经不堪入目。

    曾煜无视三爷和建哥的求饶,偏头看我,“现在还觉得我刚刚残忍吗? ”

    我立即摇头,准确来说是疯狂的摇头,我向他道歉,我说是我错了,不该胡说八道,不该利用他,更不该说 他残忍,我求他不要开枪。

    不知是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还是眩暈感使我的视线变得不再清晰,我越来越看不清他的脸,轮廓分明的面容此刻浄狞的像个恐怖的鬼魅。

    “一开始就这样儿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曾煜用枪柄在建哥的脸上轻轻拍了拍,“还不快谢谢顾小姐。” 建哥立马趴在地上,朝我不断地磕头,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曾煜视线一转,不偏不倚的落在三爷脸上,掷地有声,“还有你。”

    三爷也是圏子里小有名气的人,心思和手段不亚于曾煜,只是没有庞大的势力作支撑,只能在珠三角混得开,去了别的地方,他顶多就是一个混混。

    连秦老板都会畏惧的曾煜,他怎么敢不忌惮。

    见曾煜将怒火牵到他头上,他吓的腿都软了,“对,对不起……”

    曾煜又将枪口对准三爷,“跟我抢女人? ”

    三爷将手举起来对天起誓,“我真以为您是开玩笑的,毕竟她是给人玩过的脏……”

    意识到自已说错话,三爷立马闭了嘴。

    但显然已经晚了,曾煜明显是听见了,“脏?给你睡过就是脏?你老婆没给人睡过?你妈没给人睡过?都脏你是不是得掏枪:一个个毙了? ”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三爷哆嗦的口齿不清,连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了,一个劲儿的道歉。

    曾煜抬了抬手,我以为他要开枪,吓得我一声尖叫,门外突然一阵动静,冲进来一群警察,纷纷端着枪指着 我们在场的每一个。

    “住手! ”带队的警官出声命令,“曾煜,放下你的武器。”

    在香港,被查出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罪名是很重的,尤其是有前科的情况下,即使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要判好几年刑,况且警察冲进来的时候,他的枪还指着三爷的脑门的。

    我紧张的看向曾煜,他却一脸淡然,嘴角还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手枪在他之间旋转,姿势潇洒而帅气。

    见他缴械,几名警察迅速围了上来,控制住曾煜。

    曾煜不慌不忙的解释,“喂,我报的警,你们抓我? ”

    警员一愣,回头看向警官,警官沉默的点头,不情愿的说了句:“放了他。”

    三爷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瞪着曾煜,“你报的警?曾煜你他妈陷害老子,老子草你妈的! ”

    有警员在三爷的后颈上狠狠的打了一下,三爷痛的龇牙咧嘴,没了气焰。

    为首的警官上前与曾煜对峙,“虽然是你报的警,但你非法携带枪支弹药,一样要带走。”

    曾煜挑眉,信手将手枪拋给誓官,“玩具而已,这么认真干嘛。”

    他笑的轻松,我却瞠目结舌。

    刚才他一本正经的举着枪跟真的一样,只是用玩具枪吓唬我们?

    我简直刷新了自已的世界观

    警察抓获了在逃的毒贩三爷以及他手下的余党,并且在仓库里缴获了一堆走私的军火和武器,还根据曾煜提 供的线素在三爷的公寓搜出了大量的毒品。

    三爷唯曾煜马首是瞻,却没想到最后会遭到他的背叛。

    我忽然能理解为什么曾煜这样的人身边却没什么亲近的人,特立独行是他一贯的风格,行踪隐秘不再是他的典型特征,心狠手辣也不仅仅是他的代名词,用三爷的话说,这样的人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曾煜帮助警方彻底铲除了三爷在珠三角的势力,等于是将三爷连根拔了,这一事件很快引起了媒体的主意,誓方也不得不承认这次多亏了曾煜提供的线索,尽管他们很不情愿,但还是对外大肆表扬了曾煜。

    一夜之间,曾煜成了人人夸赞的好公民。

    誓察带我们离开的时候,曾煜要求跟我同一辆车,他坐在我对面,从头到尾都保持高深莫测的笑。

    他问我,我利用他的这笔账要怎么算。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警察,面无表情的告诉他,我只是实话实说,有错?

    曾煜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他确实要求我做他女人,我又没有说谎。

    沉默了一会儿,曾煜又问,“所以你的答案是? ”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我怕引起旁边警员的注意,我怕传到金主的耳朵里。

    曾煜知道我在顾虑什么,故意提高了声音,“邱浩森已经结婚了,你跟着他是没有前途的。”

    “你……! ”我真的无言以对。

    “你其实心里很清楚,他不过是玩玩你而已,不然你被人绑架,他怎么没来? ”

    我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听他的胡言乱语,可他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进我心里,当时看见警察冲进来的时候,我心花怒放,兴奋的去寻找那熟悉的身影,最终我失望了。

    我自然而然的把他没有来的原因,归结于他要陪他老婆。

    曾煜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回荡,第一次,我开始质疑我对金主的忠诚。

    我们回到警局后没多久,白芹和洛姐就来了。

    洛姐看见曾煜眼底波光流动,而曾煜对她视若无睹。

    白芹将我的手机和包递给我,问我有没有受伤,我摇头说没有,眼睛下意识的去偷瞄旁边的两人。

    洛姐小声的问了句‘你没事吧,。

    曾煜却不耐烦的打断,“不过是黑吃黑而已,能有什么事。”

    他竟然当着警察的面说黑吃黑,未免有点太猖狂了吧!

    洛姐咬着唇,眼底的柔软连我都有些动容,她抬头看向曾煜,“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误会了你。”

    “别跟我道歉。”曾煜冷声,“你没误会我,我就是混子、流氓。”

    他们的对话让我有些疑惑,听起来他们像是有非比寻常的关系。

    白芹也是一脸不解的盯着他们两人。

    洛姐有些无奈,“你还是这么执拗这么幼稚,一点没变。”

    曾煜冷笑,“让你失望了。”

    洛姐:“不会,我对你已经没有希望了。”

    “那你还来做什么,赶紧滚! ”曾煜负气转身,别过脸不再看她。

    洛姐吸了吸鼻子,最后叹了 口气,“行吧,你好自为之。”

    洛姐转身就走,白芹追了出去,曾煜坐在桌沿上,修长的腿自由的前伸,低头的那一瞬间竟然有些落寞。 我忽然找到了报复的点,走过去与他并肩靠着,“我猜她是你前女友,听你们的对话,她甩了你? ”

    曾煜倏然抬头看我,愕然挑眉,露出玩味的笑,“这世上,除了你,谁敢甩我? ”

    我自然的理解成是他为了面子故意答非所问,我了然的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今天,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的话是有两层意思的,一是他在仓库用一把玩具枪将三爷和建哥吓得跪地求饶;二是他曾煜居然也会对女人动情,而且还被女人甩了。

    曾煜忽然翻身将我抵在桌角,俯身凑近我的脸,露出邪魅的笑,“以后多得是机会让你对我刮目相看。” 我的脸一热,金主的声音自门口赫然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