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第一口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九章第一口奶

    作者:白芹更新时间:20 17-06-22 18:28:24

    就在他最忘情的时候,门外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句:“我们是纪检部门,来找邱局长。 ”

    有人将他们拦了下来,说了一句邱局长正在忙,请他们稍微等一等。

    金主脸色微变,瞬间从情欲中清醒过来,我也机灵的退了出来,他慌忙拉上拉链,整理好衣服,起身对我 说,“你去坐沙发。”

    我点了头,见他原地定了定神,才走过去打开了门。

    “邱局长,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扰你……” 对方还没说完,金主沉声打断他:“进来说吧。”

    旁边是刚才那名警员,他眼里明显闪过一丝震惊。

    纪检部门是监督公安机关内部行为作风问题的,一般他们找上门都没什么好事,跟邱局长较亲近的人都知道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刚才若不是这个警员拦下来,纪检的人要是直接闯进来看见刚才那一幕,金主十年的清正 廉明形象可能就毁于一旦了。

    眼下他直接打开门迎纪检的人进来,无疑是铤而走险。

    纪检的人一进门便看见了我,两人都愣住了,互相对视了一眼。

    金主主动介绍,“她叫顾晚,三爷绑架案的受害人。”随即他转向我,礼貌的笑道,“顾小姐先回去吧,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再请你回来配合调查。”

    我了然的点头,刚起身准备往外走,为首的纪检员开口,“我们要调查的事件正好跟顾小姐有关,顾小姐可以留下。”

    金主不着痕迹的挑眉,招呼两位在我对面坐下,他便坐在了我身边,只不过隔开了一段距离。

    刚落座,纪检员开门见山,“我们收到一组照片,是邱局长和顾小姐与曾煜等人一起用餐的画面。”旁边的纪检员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叠照片摊在茶几上。

    我和金主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有我们一同进入包厢的,也有我坐在金主腿上的,有大家一起举杯的,也有曾煜为我们倒酒的,关键是还有一张,我眼睛都直了,竟然还有曾煜在洗手间一手撑着墙挡住我去路的。

    金主的视线也紧紧的盯着这最后一张,尽管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还是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威胁与压迫的气息。

    纪检员适时地开口,“不知道邱局长对这组照片怎么解释? ”

    金主随即抬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我和顾小姐一起用餐,半路碰见曾煜,他邀请我们拼桌,我同意了,有什么不妥? ”

    纪检员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对金主说,“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影响工作,我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现在在风头浪尖上,也不知道避讳,曾煜他们要是想搞你,总是能找到机会的。”

    纪检员暗示的已经很明显了,意识是他们知道金主跟我的关系,也知道照片是曾煜的人寄过来故意要搞金主

    ,但他们毕竟是执法机关,凡事都得按流程办事,即便金主是局长,也难兔要受到应有的处分,包养情妇事小,但要是跟黑道势力有什么不清不楚的话,那可就难逃此咎了。

    金主却不领情,仿佛在拗着什么,“我有分寸,也有自已的方法,你们该怎么查就怎么查,不用给我面子。”

    纪检员也无话可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只能暂停你职务一段时间了。”

    “不行! ”金主蹭然起身,“这个案子没有我很多工作都没法开展。”

    “我们会安排人接替你的工作。”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安排谁?王副局吗?他懂个屁,他连跟曾煜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凭什么抓人! ”金主的愤怒溢于言表,纪检员大概是料到他会是这个态度,起身提醒,“你既然知道,有些事情也不用 我们多说了吧。”

    金主瞥了我一眼,沉声应道,“我知道了。”

    纪检员将视线转移到我脸上,笑着说,“顾小姐不是要回去吗? 一起走吧。”

    我点了点头,笑容在嘴角变得僵硬。

    出了警局,为首的纪检员突然转身,微笑说,“我知道我们没有权利干涉顾小姐的选择,但是作为邱局长的 朋友,有句话我必须要说。”

    我心头一紧,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如果你继续留在他身边,不仅会毁了你自己,也会毁了他。”

    这句话不停的在我耳边重复,挥之不去。

    我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在我从香港回来的飞机上就已经认真的想过,我也在努力,我已经勇敢的踏出了第 一步,我坚信,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早晚有一天,我能完全脱离他的生活。

    回到公寓楼,进入电梯总感觉有一束眼神打量着我,一转身便看见艾伦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你怎么在这里? ”我忽然变得敏感,以为他是跟踪我而来。

    艾伦有些尴尬的回答:“我住这。”

    因为他是曾煜的助理,所以我本能的将他和曾煜画上了等号。我看了一眼电梯键,只有十六楼亮着,“你不 会也住十六楼吧? ”

    艾伦点了头,让我心头一惊。

    “你跟踪我?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可这电梯就这么点空间,他要是想对我做什么, 我退哪都没用。

    艾伦眼底浮上一丝不屑,没什么好气的回答:“我住这儿两年了,你才刚搬来几天,我跟踪你还是你跟踪我? ”

    我哑口无言,电梯叮一声到达,艾伦率先走了出去,我木然的跟在他身后,他往左,我往右,这儿一片都是高档住宅楼,基本都是一梯两户的边套格局,我所在的因为是西边套所以相对便宜一些,他所 住的东边套同比起来会贵很多。他是曾煜的助理,肯定没少捞钱,能住得起这里,我一点也不觉得稀奇。

    只是……他知道我住这儿应该会告诉曾煜吧。

    “那个! ”我叫住了他。

    他停下步子,冷然转身,“我叫艾伦,不叫那个。”

    我尴尬的笑了笑,“虽然我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是想请你不要将我住这儿的事告诉曾煜。”

    艾伦冷淡的瞥了我一眼,转身的同时说道:“他想知道你住哪儿根本不需要我说。”

    ‘咔哒’ 一声关门的声音,我一脸懵逼的楞在走道里,呆呆的看着那道门。

    什么叫他想知道我住哪儿根本不用他说?

    他的意思是,他不会告诉曾煜我住这儿?还是曾煜其实早就知道我住这儿?

    我有些头痛,回到家就将自已疲惫的身子丢进浴缸。

    躺在浴缸里,我脑海中竟然浮现了那张邪魅、妖冶的俊颜以及他低沉浑厚的嗓音。

    我疯了,我一定是疯了。

    傍晚的时候,白芹给我打电话,说是又遇见一个老乡,那女的还跟我同一所大学,一定要我过去跟她们一起 喝酒。我刚好心里烦乱的很,换好衣服就打车去了约定的地点。

    一家环境优雅的演艺吧,长相帅气的驻唱在昏暗的角落里深情演唱,白芹一眼就看见了我,起身朝我挥手。

    “顾晚。”

    刚走进,就听见白芹身边的女人叫我的名字,我顺势望过去,在我的记忆中似乎没有这号人。

    那女人见我没认出她来,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李珊珊啊,跟你同系的,毕业那年校庆,我还跟你一起同台 演出过。”

    我是记得有李珊珊这么个人,但跟眼前的她似乎并不能重叠。

    “我去韩国整了容,呵呵。”她尴尬的抓了抓自已的头发。

    我这才恍然,原来是这样。

    白芹叫我们坐下说,然后问我,“晚晚,你猜珊珊现在在做什么? ”

    我摇了摇头,白芹只说了四个字:“成人奶妈。”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李珊珊的胸,我记得她以前胸就不大,学校演出的时候,都没有她的服装尺码,可现在 她可谓是波涛洇涌了,八成是隆了吧。

    在这个圏子里,整容隆胸真的不算什么,清一色的瓜子脸,欧式大双眼皮,高鼻梁,小嘴巴,人造美女越来

    越多的情况下,纯天然的美女就越来越珍贵,这也是金主不让我化妆的原因,辨^锻淨真赛V6龜稱他知道他 吻的是真真实实的我的脸,而不是玻尿酸。

    至于成人奶妈,这算是新兴行业了,圏子里一些女人去专门的地方用药物催奶,使她们在没有生小孩的情况 下也能出奶水。很多男人为了尝一口 ‘母乳’的滋味儿愿意花钱,市场有需求就自然有供应,成人奶妈越来越 多,连我这个从来不关心圏外事儿的也被动知道了这一类特殊的身份。

    李珊珊会做这个我倒是挺意外的,记忆中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完全想象不到到底经历了什么使她变成 了现在这个样子。

    李珊珊说她大学毕业去一家影视公司面试模特,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个经纪人,是个男的,她以为那个人是帮 助她出道的,没想到当天晚上,那个人就强奸了她。

    她现在说起来已经没什么动容了,大概是接受了,“他喂我吃药,帮我催奶,说做模特没有做奶妈赚钱,你 们一定想不到我第一口奶卖了多少钱。”

    我没有说话,她顾自回答,“十万! ”

    白芹瞪大了眼睛,“天吶,这比很多人初夜还贵。”

    李珊珊点头,给自已点了根,继续说,“因为难,刚开始催奶的时候,我药物过敏,全身起了红疹,奶头肿 大发炎流脓,吓得经纪人那几天都不敢碰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