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一章捉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十一章捉奸

    作者:白芹更新时间:20 17-06-23 18:1 6:28 他忽然转身,下巴蹭上了我的额头,那一划而过的触感让我心惊,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头也不敢抬, 低声开口: “你出去! ”

    “出去? ”他往前上了一步,靠我更近,笑的邪魅:“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

    他将我以前质问他的话还给了我,还可以模仿着我的口吻:“恩将仇报?嗯? ”

    我了然,“刚才那保洁电话是你打的? ”

    “嗯哼。”他不置可否的点了头。

    等了一会儿,见我没表示,他继续问,“你还是觉得我居心叵测?不愿意对我说谢谢? ”

    其实我没有这个意思,但他既然这么问,我也就顺着他的话,“你若不是居心叵测,又怎么会偷听我们? ” 他会出现在这里就很难让我相信他动机纯粹,何况他两次都准时的让管家打断了金主对我施暴,说他没有偷听,傻子才会信。

    “随便你怎么认为,但我救了你是事实。”曾煜走到吧台前面,将酒架上仅有的几瓶红酒逐个拿起来看了一遍,嫌弃的啧了啧舌,“邱局长平时也没少捞油水,对你抠到这种程度,给你喝这些玩意儿。”

    我不想听他奚落金主,也不想跟他有过多的纠缠,他留在这儿多一秒对我来说都是危险。

    “请你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我冷冷的瞪着他,内心思绪万千,面上却平静无澜。

    他冷冽的眼神突然朝我射了过来,我绷直了身子,心里有一丝抽动。

    他将红酒放了回去,在目光的注视中朝我走来,与我不到一米的时候,他忽然伸出手,我都本能的往后躲闪,结果并不是我所预想的他要来碰我,等我回过神,发现脖子上的子弹壳已经脱离了红绳儿稳稳的落在他的手心。

    他的动作快到令人发指,我连他如何弄断我的红绳都没看见,甚至没感觉到一丁点的疼痛。

    “顾晚,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目瞪口呆。

    我当即否定说不是。

    他却是不信,嘴角勾着一抹玩味,“不喜欢我,为什么一直留着这枚子弹壳,还挂在脖子上时刻不离身? ”

    我躲闪他的探视的目光,伸手去夺他手里的子弹壳,随口扯了个谎,“这是邱局长送我的礼物,当然要随身携带。”

    “哦?是吗? ”他轻巧的躲闪,笑的讳莫如深,那种纵览大局般的眼神仿佛看透了我所有的心思,他将那枚子弹壳捏在手心把玩,“他既然有心送你子弹壳,一定告诉了你这是美国柯尔特弹,还是比利时勃朗宁弹吧?

    我咬了咬下唇,心虚的说没有,“他不跟我说这些,因为他知道说了我也不懂。”

    “不懂还送给你,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邱局长。”

    我没心思跟他瞎掰扯,摊开手掌找他素要,“还给我! ”

    他捏着子弹壳故意举高,“自己来拿,拿到就给你。”

    我忽然想到了那天在警局里洛雪对他说的话,冷笑着开口: “洛雪说的没错,你真幼稚! ”

    他脸上的笑意一瞬间褪尽,下一秒他脸上浮起一丝凝重,些微夹在怒意,“你再说一遍! ! ”

    我没说话,我知道刺激他没什么好下场,就只是上前一步,企图夺回他手里的子弹壳。

    我用最快的速度去枪,可他的反应实在太过敏捷,我还没碰到他的手,他就猛地侧身,我扑了个空,身子一个趔趄,他却一把捞住了我的身体。

    “这算,投怀送抱? ”他又换上一副流氓的嘴脸。

    “呸! ”我想推开他,可他不肯松手,我挣扎,他干脆将我抱上吧台、抓紧了我的双手高举过头顶,錦长 的气息在我面颊上流转,声音低沉,“我以前觉得你挺聪明的,可现在我收回那句话。你若是聪明,就该 知道,这个时候我要是强了你,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心跳越来越快,忍不住吞咽了口水。

    他盯着我紧抿的唇,蓦地笑了: “你放心,我既然说过会等你主动找我,就不会强迫你。”

    他凑近我的唇,如蜻蜓点水般印下淡淡的一吻,“想要拿回子弹壳,明早跟艾伦的车来找我。”

    他松开了我的手,潇洒转身,丢给我一个傲慢、冷酷的背影。

    嘴唇上还残留着他唇瓣的温度,手腕也因为他的钳制到现在还火辣辣的,我怔怔的看着被关上的门,有点茫然,他就这么走了 ?

    他可是曾煜,怎么会就这么轻易的就放了我?

    还是他笃定,我一定会去找他取回那枚子弹壳?

    他走之后没多久,燕姐打来电话,问我跟金主之间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吵架了。

    我问她是不是金主找过她。

    她‘嗯’ 了一声,“刚才他给我打电话,听声音好像很生气,说如果你单方面违约,赔偿金应该怎么算 ”

    “赔偿金? ”我有些纳闷。

    燕姐说,由于金主比较谨慎,当时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签了合约的,双方利益包括燕姐这个中介人的利益都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停顿了一会儿,问,“是不是他老婆去找你让你心里不舒服了? ”

    我没吭声,燕姐继续说,“我是这么帮你跟他解释了,我说你就拗不过这口气,等你想通了,还会跟以前一样的。”

    我这才开口, “他怎么说?”

    燕姐答:“他说你的态度直接决定他的态度,如果你不能做到他要求的,他就按合约办事。”

    我也很好奇金主问的那个问题,所以我重新问了一遍,如果我单方面结束这段关系,赔偿金应该怎么算。

    燕姐给我的答案让我大吃一惊,“你跟他在一起的这三年里,他给你买的东西,送你的车和房、给你的钱,全部等额赔偿,另外还得赔付200万的违约金。”

    “他这是明显是逼我。”我当即得出结论,我有几斤几两他比谁都清楚,让我把这三年他给我的东西全部还给他都已经很难了,更别说再有两百万的违约金,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不可能做到的。

    燕姐叹了口气,“那你知道他为什么逼你么? ”

    我沉默了 、低下了头。

    燕姐最后说了句:“顾晚,你长点心吧,他对你没话说,你也别折腾了,赶紧找他去吧,没什么事是睡一晚解决不了的。”

    燕姐的话让我自省了很久,我最终还是决定去找金主,不过不是现在,得等我明天拿回了子弹壳,否则以他多疑的性格,发现我从不离身的子弹壳没了,又要刨根究底。

    心思重了之后,我便很难入睡,迷迷糊糊天就亮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洗漱完,准备去找艾伦,刚打开门,就看见艾伦笔挺挺的等在我门前了。

    “顾小姐,跟我走吧。”

    我跟着艾伦上了车,原以为他会把车开去曾煜名下的某个公司或者某家会所,没想到车子开出了市区,一路向西。

    “我们去哪? ”我戒备的问他。

    艾伦依旧表情寡淡,语调平冷,“西郊墓地。”

    西郊墓地?那不是吴磊下葬的地方吗?

    “去那干嘛? ”我开始有些害怕。

    “曾老板说,请顾小姐去看场电影。”艾伦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后视镜,那眼神有点明。

    到了西郊墓地正门之后,艾伦又往前开了一段,在西郊宾馆门口停了下来。

    我一眼就瞥见门口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是金主的。

    我依稀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问艾伦,不是说看电影么,为什么会来宾馆。

    艾伦回我一句,上去就知道了。

    我跟着艾伦上了三楼,穿过长长的走廊最后站在尽头的房间门口。

    门虚掩着,艾伦示意我进去,我有些迟疑,却听见房间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和金主的一句“小东西,急什么”。

    我如遭雷劈,脑袋嗡的一声,当即推开门冲了进去。

    金主惊愕的回眸,看见是我,某种闪过一丝震惊,僵持了一秒,他突然回身,一把揭下了身下女人的妖精面具,看到一张陌生女人的脸后大惊失色!

    “晚儿,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他翻身下床,抓住我的手,紧张的解释。

    我看了一眼他的身体,深蓝色的三角裤下支起的帐篷正在慢慢缩小,嘴角、脖颈、肩头全是女人的红唇印儿,胸口还赫然一道吻痕。

    他从来不允许我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因为怕他老婆看见,虽然他跟我在一起早已经是台面上的事儿了,但该避讳他还是会避讳。

    可现在他满身印着别的女人的痕迹站在我面前,我瞪了他一眼,刚准备开口说话,身后响起了零落的掌声 ,“精彩,真是精彩! ”

    我和金主一同看向门口的位置,曾煜一身黑白倚靠在那儿,两手插兜,傭懒而散漫的开口调侃,“堂堂 公安局局长带头嫖娼,被情妇捉奸在床,这新闻要是登了出去,你们说,多有意思? ”

    我本来想跟金主对峙的,但看到曾煜的出现,我选择了沉默,这样的巧合让我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难道不是曾煜一手策划的? !

    金主恼羞成怒,几步上前想要动曾煜,艾伦当即举枪,直指金主的脑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