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四章让你爽个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珊珊心有不甘,“邱局长为了你断绝了和我们所有的交易,你却背着他跟曾煜通奸,顾晚,同学一场,我 给你个忠告,这个圏子里,像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没一个有好下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你好自为之吧。” 她说完,瞪了我一眼撞着我的肩膀走了。

    我还在想她说的话,‘邱局长为了你断绝了和我们所有的交易’。我知道金主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上两个

    月还有个女大学生住进了他送我的那套别墅里,他还特意把经常照顾我的琴妈鲷箱騎顷兩她执我去拿东

    西的时候看见茶几上放着产后修复药,才知道那个女学生为金主流产了。

    去香港之前吧,我问过金主,那个女的要在那儿住多久,金主问我是不是不高兴,我说没有就随便问问,他 就说,除非我开口,否则那个女的会一直住在那,直到她自愿离开。

    为了验证李珊珊的话,从警局离开之后,我就直接打车去了近郊别墅。

    琴妈见我来有些意外,忙着要给我泡茶,我说不用了,我就来看一眼就走。

    琴妈问我是不是来看瑶瑶的,我说是。

    “你是不是知道瑶瑶流产了? ”琴妈突然问我的一句话让我收回了想要上楼的步子,转身谅异的看着她。

    琴妈见我默认,接着说,“邱先生说你不会来这里,除非你知道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我很惊讶,“孩子不是他的?”

    琴妈见我惊讶,她也惊讶了,“你不知道?那你来这里是为了……? ”

    我知道,在琴妈的概念里,我是那种特别本分的情妇,X寸金主的事情从来不过问不干涉甚至在乎,金主在外 面有哪些女人,哪些女人为什么能被金主喜欢以及哪个女人又犯了什么事都是通过琴妈的嘴知道的,琴妈知道 我不会对外说,所以愿意跟我聊一些。

    我上次来这里拿东西的时候她也在,她主动问我要不要上去见见那个女人,我说没必要,见她干什么,我又 不是原配,要来捉奸,那次我拿了东西就走了,一句话都没多问,仿佛好奇心这个东西从来不长我身上。

    后来琴妈知道了,我不问不说不在乎,无非是因为我不爱金主,我也不爱钱,我跟别的女人追求的不一样, 但她不知道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我问琴妈孩子不是金主的,那是谁的?金主不可能替别人养女人。

    琴妈皱了皱眉,有些为难,“这个邱先生不让说。”

    金主还下了命令?

    我没再为难琴妈,只问她瑶瑶现在在哪。

    琴妈说她这几天每天都早出晚归,一身酒气的回家,“我跟她说很多遍了,小产完不能喝酒,可她不听,我 给邱先生打过电话,邱先生却让我别管她,我怎么能不管呢,她这样子下去身体会培的。”

    有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瑶瑶确实是金主的女人,有一次我在床上问他,大学生的味道好不好,他说了 句‘也就那样,还不如我,。外加他又将她金屋藏娇了好几个月,而且是安排她住在我的房子里,明显是瞒着 他老婆。

    琴妈不愿说,我就只能去问金主了。

    我决定回家等,等他下班来找我。

    出了电梯,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倚靠在我家门口,我定了定神,子手”

    黑子是金主的堂弟,全名叫邱科伟,去年搞赌场把人砍了,被判了一年,算日子,他应该出来有段时间了。

    “小嫂子,别来无恙啊。”黑子直直的盯着我,眼神有点邪。

    我和黑子其实没什么交集,他叫我小嫂子纯粹是因为我是跟金主身边年限最长的情妇。我和他左右也不过见 了两面,一面是有一次他赌博把钱输光了,不敢告诉金主,就来找我借了五万,当然之后也没还过;另一面就 是金主亲自带队封他场子的那天,他被警察绑出来的时候,我坐在金主的车里,他看见了我,我也看着他。

    一晃眼,一年又过去了,他比一年前看起来成熟了许多,头发剃了,成了干练利落的平头,这样反而显得五 官更加立体。他长得跟金主有点像,尤其是眼睛,甚至比金主还要深邃。加上他心思比较杂,根本看不透他那 双眼睛的背后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话问出口就觉得多余,他想知道我住哪多得是办法。

    黑子瞥了瞥门,“先开门吧,总不能站在这儿说。”

    黑子比我小五岁,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小孩子,不懂事儿,仗着他爸开公司有几个钱可劲的挥霍,做着一般富 二代都会做的事儿。他爸跟他妈离婚之后就很少管过他,把他一个人丢在上海,托金主照料着点,去年他被判 刑,他爸好像还跟金主闹过,本来两家就没什么走动,一个商,一个政,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关系也因 此越来越僵。

    开门后,我让他在沙发坐会儿,借口去厨房给他倒水,其实是给金主打电话。黑子虽然是金主的堂弟,但他 毕竟私生活比较乱,还经常跟一帮地痞流坂混在一起,他来找我应该也没什么好事,当然得第一时间通知金 主,以免有什么意外。

    电话响了一遍没有人接,我正准备打第二遍,黑子的声音冷然从厨房门口响起:“你给谁打电话?邱浩 森? ”

    我吓得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将手机放了下来,恍惚其词:“没,没有。”

    “没有? ”他大步走过来,一把夺走了我的手机丢进刚放满水的玻璃杯里。

    “你! ”我吃惊的瞪着他,他往我身边靠过来,“小嫂子别怕啊,我来找你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是还欠你五 万块钱么,我是来给你还钱的。”

    那笔钱,我借给他就没想过他会还,也不需要他还。

    “不用了,那笔钱是你哥给你的。”

    “你告诉他了? ”我本来只是想拿他哥吓唬一下他,可他显然误解了我的意思,顿时有些生气,“你不是说 会替我保密的吗? ”

    “你也是个贱货,妈的! ”

    我本来还想解释的,他这么一句话让我连跟他说话的欲望者卩没有了,我指着符錄给我雄去! ”

    “怎么,骂你不爽了? ”黑子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我不仅骂你,我他妈还要草你呢! ”

    说完,他对着我的嘴就粘了过来,我猛地推开他,一巴掌删在他脸上。

    时间停止了一秒,下一秒他也回了我一巴掌,拽着我的头发将我拖出了门外,压下我的身子就来扒我衣服, 裙摆被撕烂,我手脚并用的挣扎,嘴上还在誓告他,“你敢碰我一下,你哥一定亲手把你送进去! ”

    黑子不屑,“我已经被他送过一次,还怕有第二次么,再说,我又不是没动过他女人,我把他女人肚子都搞 大了,他还不是乖乖地给我擦屁股。你以为你们算什么东西,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玩具,我抢他玩具是看得起 他,你也别反抗了,反抗也没用,还不如好好享受,我可以让你爽个够!丨”

    “畜生! ”我难以想象这样的话是从一个二十岁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尤其他还是金主的弟弟。

    黑子身材虽然瘦削,但是力气一点也不小,他压在我身上胡乱的吻,身下的某处坚硬似铁的抵在我小腹上,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惊慌,我只能用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咬。

    他揪着我的下巴过来吻我的唇,我被迫张开嘴,他舌头钻了进来,将他的唾液度入我口中,然后重新吮吸回 去,我趁他没有防备,一口咬住他的舌头,他痛得跳了起来,又一巴掌扇在我侧脸上,这一次,我被他打的耳 鸣了,眼前花白一片,微微有些眩晕。

    他继续撕着我的衣服,纽扣被崩落,露出大半个胸,他两眼放光,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顿猛啃,我被那巴掌 扇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心里疯狂的嘶吼着不要,脑海里也冒出无数个反抗的方案,可我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用 手艰难的去扒旁边的椅子。

    见我不再反抗了,他放松了戒备,起身脱了他的上衣和裤子,再重新压下来。他的右手只有三根手指,小指 和无名指被人砍了去,他用一根中指顺着我的小腹摸进我的内裤,刚要伸进去,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门被撞 开了,冲进来一排警察。

    “救,我。”说完这两个字,我便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所谓半昏迷,就是我能听见他们说什么,但是听不清,声音是嗡嗡的,而且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连眼 睛都无法睁开。

    感觉到一件衣服盖在我身上,我被人拦腰抱起,那熟悉的味道让我心安,接着就听见金主冷厉的声音,“邱 科伟,你是不是活腻了? ! ”

    黑子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你居然报警,我刚才就不该跟你废话,直接上了你,操你妈的。”

    “你闭嘴!我当初就不该替你求情,你这样的祸害就该给你判无期! ”金主气的不轻,感觉到我身体的颤 抖,他转身将我放在沙发上,拉过毯子将我裹严实了。

    靠了一会儿之后,我的意识渐渐清醒。

    两名警察控制着黑子,其他的人都在翻箱倒柜的搜寻着什么,我觉得奇怪,瑰基鹽轉员截龟视机后面 翻出了吴磊的骨灰盒,大喊了一声:“找到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