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他想要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窗外的天阴沉的可怕,看守所的房间里也是闷得不行,走廊上生锈的风扇呼哧呼哧的转着,我看着曾煜,

    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什么滋味儿都有。

    我强忍着心中的酸楚,抬眸问他:“你怎么进来的? ”

    曾煜是谁,凭他在圈内的身份和地位,根本不应该跟这种地方有任何交集。白芹说,他每一次进看守所 都会被二十四小时之后释放,他完全有能力避免跟警察浪费这些时间,但他从来不替自已申辩,似乎很愿意配 合警察走这个过场。

    其实我对曾煜充满了好奇,每接触他一次,都能让我对他产生新的看法。

    曾煜俊眉一挑,“ ‘不小心’撞了一下局长的车。”

    他说这句话的口气就好像在说萝卜青菜之类不足一提的小事,他的‘不小心’很显然是反义词。

    听到局长两个字,我的心忽的一沉。

    我没有要责怪金主见死不救,我知道他也是无能为力,毕竟我和他的关系比较敏感,又在纪检部门调查的 风头上,他为了避嫌也是应该的。但他的冷漠让我很心寒、我愿意为了他忍下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只要他一 句我受委屈了。可眼下,他似乎是最不愿相信我的那个。

    对比曾煜,虽然他的行为依然让我觉得幼稚,但我真的被感动了,无论他进来究竟是不是真的因为我。

    “谢谢。”我很小声的说了这两个字。

    他听见了,故作夸张的咋舌道:“我没听错吧,你居然主动跟我说谢谢。”

    我叹息,“你没听错。”

    曾煜深邃的眸子散着精湛的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我,“可是我现在并没有帮你什么,你这个谢谢说的也太 敷衍了吧。”

    “我不需要你帮。”但是我当时就是很想对他说句谢谢。

    曾煜顿了一会儿,收敛了笑意,语调清冷的开口: “还是那句话,我不接受口头道谢,只接受以身相 许。”

    我下意识的瞥了头顶的监控一眼,我和他说的话金主应该全都能看见,我当即沉默了,垂下了眼帘。

    曾煜的提高了音调,“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我和邱局长之间,明显是我更值得你依靠。”

    我轻描淡写的睨了他一眼,“你现在自身难保。”

    曾煜不以为然,“我自身难保?顾晚,你不看新闻的吗?我曾煜是什么实力新闻好歹也表达了十分之一。”

    新闻上报道的都是曾煜不断扩大的企业规模和越来越多的公益投资,全都是正面的报道,只有网络和一些胆

    大的媒体才会报道他的暗黑势力以及他丰富多彩的私生活。

    他跟我说新闻报道的不过是十分之一 ?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吧。

    不过他是曾煜,有狂妄的资本。

    “你再有实力现在不还是站在这里么? ”我出言讽刺。

    曾煜先是不爽,而后看了我一会儿,轻笑出声,“对,我再有实力也还是得站在这儿陪你,谁让我稀罕

    你。”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措手不及,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只好低下了头,转身回到床头继 续坐着,不再与他攀谈。

    “顾晚。”他忽然喊我。

    我抬头,“嗎? ”

    他修长的手指在桅杆上有节奏的敲着,黢黑的眸熠熠生辉,如磐石般坚定不移:“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 “不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卖他面子。

    他不疾不徐的继续道:“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我们安然无恙的出去了,你就答应我的要求。反之,如果没有, 我也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他驾定的眼神,自信不已。

    我没有跟他打赌的兴趣,从我对他仅有的了解来看,他不打没把握的赌,既然他能主动走进来,就自然有 办法出去,我从来不怀疑他的实力,但我也不需要他的帮助。

    “我对你没有要求,我也不会答应你的要求,曾煜,我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一开始我是什么答案,以后都是什么答案,不会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想欠你人情,因为我还不 起。”我直直的与他对视,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楚。

    曾煜敲击桅杆的动作戛然而止,本就安静的看守所变得更加诡秘,感受到他的目光越加的灼热,我别过脸 不去看他。

    然后就听见他低沉的嗓音:“我的时间很多,耐心也很足,就看你的决心够不够了。”

    说完之后,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我时不时会娶瞥他一两眼,他似乎是有洁癖,不愿意坐看守所的凳子和床,就一直倚靠着墙,保持着两 手插兜低头沉思的姿势整整半个多小时没有变,第一次从他的眼神里察觉出一丝孤寂、落寞的意味。

    感受到我的目光他也会转头看我一眼,然后邪魅的勾起唇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果然如他所说,约莫一个小时的样子,看守所的所长亲自过来给我们开门,释放我们的理由是‘误会,,所 长一反常态,由原先的忌惮曾煜,变成对他毕恭毕敬,一路将我们送到门口,把我们手机之类的东西全都还

    给了我们,还点头哈腰的跟我们道歉。

    准确来说是对曾煜道歉,顺便也向我说了句对不起。

    艾伦的车已经等在了路边,曾煜对所长说了句‘下次见’便潇洒的转身。

    我低头去看手机,意料之内的有一些未接来电,但全是白芹的,只有白芹的。

    我正准备给白芹回个电话,曾煜突然拉起我的手,将我带上了艾伦的车。

    “干什么?你放手! ”我想挣脱他的手跳下车,可他根本不肯松手,命令艾伦开车后,冷声道、“邱局长 的车正在往这边过来,如果你想让他看到我们拉拉扯扯……”

    我当即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他满意的勾了勾唇,松开了我的手,目光平视前方,低沉的开口: “艾伦,前面路口放她下车。”

    我惊讶的抬眸看他,我没听错?他竟然这么爽快就放我下车?那他让我上车的目的是什么?

    曾煜将脸转向窗外,没再看我。

    我将他突如其来的沉默理解成欲擒故纵的伎俩,虽然我很不屑,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他充满了好奇。

    下车后我给白芹回了电话,白芹的声音急急的传来,“晚晚你现在在哪,为什么打你一晚上电话都没人 接? ”

    白芽应该还不知道我被弄进局子的事儿,听她口气是有什么急事要找我,我问她怎么了,她急急忙忙的开 口: “你给我发个定位,我去找你,见面说。”

    十几分钟后,白芹的宝马24稳稳的停在我面前,坐进副驾驶之后,白芹将她的手机递给我,我疑惑的接过 一看,顿时惊了,屏幕里的照片全都是燕姐被两个男人那个的画面,一连好几张,有燕姐给男人口的,也有 男人骑在她身上正面进入的,还有她趴在男人身上一边用手一边用嘴的,画面淫乱不堪。

    “这是怎么回事? ”我问白芹。

    白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下午六点多有个陌生人加我微信,把这组照片发给我了,我发消息过 去,系统提示我被拉黑了,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他要钱还是要啥好歹说句话啊,偏偏一句话都没有。”

    我脑子有点懵,事儿一件接一件赶着来,我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脑子现在胀疼胀疼的。

    “燕姐失踪不止24小时了吧,报警吧。”我冷静的开口。

    白芹却说不行,这种照片发到她手机上明显是警告,报了警燕姐就算被救出来了,一辈子也就完了。

    我一向是比较理智,觉得正是白芽这样的想法,对方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

    “不报警能怎么办,等他们把人玩死吗? ”我点开拨号盘,正准备输入号码,白芹一把摁下我的手机,“相 ^[目我,真的不能报誓,我们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不解的问。

    白芹一字一句:“我们去找曾煜! ”

    我心里咯噔一下,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白芹继续说:“还记得在泰国那次吗?曾煜的助理来找过我,给了我一笔不菲的酬劳还跟我说,以后有什 么困难可以去找他,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他都可以替我解决。”

    我说,“白芹,你疯了,他可是曾煜,你凭什么? ! ”

    白斧摇了摇头,“我没疯、晚晚,我知道我不行,但是你可以。”

    我忽然沉默了,白芹继续说,“其实我看得出来,曾煜对你不一样,他想要你! ”

    见我犹豫,白芹有些急了,“晚晚,她可是燕姐,没有她,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知道你顾忌什么,可眼 下救人要紧啊。”

    我不是见死不救的人,燕姐对我的恩情我自然也不会忘,但我想要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更好的对策,而不是 冒然的去求别人。可白芹不给我考虑的时间,我捏紧了手机,陷入了挣扎。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进来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内容是,“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就来找我,浅水湾8号。”

    落款是,曾煜。

    白芹看了短信,直接发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驶向浅水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