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我要你爱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路上,我都对白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她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当车子停在浅水湾8号别墅外,我对白 芹说,“你知不知道我一旦踏进这道门,意味着什么? ”

    白芹知道我委屈,她说如果可以她愿意替我承受这份委屈,“但是晚晚,我不能看着燕姐就这么被毁了,哪 怕有一丁点的希望我也会去努力。即便这次出事不是她,是你,我也会倾尽全力。”

    我了解白芹,她是最见不得自家姐妹被欺负的,如果曾煜愿意接受她,她根本不会让我出面担负任何的风 险。

    算了,来都来了,就试试吧。

    我和白芹下车,门卫将我们拦了下来,白序将刚才那条短信拿给门卫看,门卫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就 问:“这是谁的手机? ”

    白芹看向我,我说是我的。

    门卫进去打了个电话,回来时对我们说,“只有顾晚小姐可以进去。”他瞥了白芹一眼,“你回去。”

    这在我们的意料之内,白芹说,“我在这儿等她。”

    门卫语气很强硬,“曾先生说他会送顾小姐回去,我们门外不允许陌生车辆逗留。”

    白芹皱起眉,神色担忧起来,小声的说了句有事给她打电话便转身上车了。

    艾伦下来接我,将我领进院子,一栋复合式的别墅,装修风格为现代简约与古典风雅的结合,简约的水晶吊 灯,米色的真皮沙发,黑白灰三色调的家具,处处透着高贵典雅又不失温馨,可这样的温馨跟曾煜的气质根本 不相符。

    在我的印象中,曾煜更适合那种奢华的欧式官廷风,才能彰显他刚硬、冷例以及狂妄的气质与性格。

    艾伦瞥了一眼沙发,示意我坐下,“曾先生在洗澡,顾小姐稍微等一会儿。”

    我点了头,艾伦转身出去了,偌大的客厅顿时只剩下我一人。

    空气中有淡淡的檀木香味儿,我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本分的坐在沙发的一角。

    “我以为我们又要等上一周才能见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主动找上门了。”

    低沉浑厚的声音,透着些许沙哑的魅惑,我循声望去,他裹着一条浴巾,光着膀子从浴室走了出来,头发湿 漉漉的荡在额前,更显傭懒与随性。温热的水珠顺着他肌肉的纹理往下滑,在肚脐眼那儿逗留了一秒,顺着胯 骨没入他深不可测的部位。

    我倏然站起身,收回自已的视线,低垂着眸,声音很轻:“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你。”

    他朝我走过来,步子每近一步,我的心跳就加快一分,直到他在我面前停下,感受到一抹巨大的阴影笼罩了 我,我的心陡然一紧。

    “我这里过了下午六点以后就没有人进来过,你是第一个。”磁性的嗓音透着些许强势,“我知道你无事不 登三宝殿,但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你想让我替你做什么,就得给我点什么,这叫公 平,也叫人情。”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湿漉的身躯还散发着沐浴液的清香,我若是继续低着头,视线刚好落在他不可描述的 位置,可我要是抬起头,就只能看着他深邃的眼。

    “如果你能帮我救出燕姐。”我停顿了,咬了咬牙,继续说,“我可以给你。”

    曾煜挑眉,“给我什么? ”

    “我的身体。”

    他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却还要问出来,很难让我觉得他不是在嘲讽我。

    曾煜舔了舔唇,轻笑出声,“你凭什么认为你的身体够资格跟我谈条件。”

    “那你想要什么? ”我开始迷惑。

    曾煜伸手靠近我的胸口,我本能的想要躲闪,他给了我一记冷眼,我只要咬牙忍了下来。他并没有碰我,只 是用手机挑开了我的衣服,露出大片的肌肤,他只是看着,语调傭懒,“我身边的女人很多,比你身材好的多 得是,你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是想要你的身体?你不会真的以为因为你是邱浩森睡过的女人,所以我才想舔上

    一口吧? ”

    我蹙眉看他,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又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猜不透你的心思,你想要什么大可以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含沙射影。”我虽然 心里很虚,但面子还得绷着。

    曾煜的手指划过我的皮肤,慢慢移到我的左胸,停顿后开口,“我要这个。”

    我1 宅异。

    他补充道,“我要你爱我! ”

    震惊之余,我觉得我听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你要我爱你? ”

    曾煜感觉我在嘲讽他,脸色变得有些生硬。

    “你说你身边好身材多得是,所以你不需要我的身体;那么,你身边一定不缺爱你的女人,你又为什么非要 我来爱你? ”我看着他的探究的眼睛,吐字清晰,“曾煜,耍我也得有个度,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曾煜眸色一紧,定定的看了我好久才开口,语气坚定:“我有没有耍你,你自已心里清楚,至于你咬人的功 夫,我不是没有领教过。顾晚,我现在愿意跟你废话是因为我现在在意你,等我哪天对你丧失兴趣了,到时候 你就算求着我,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他认真而专注的眼神让我变得心虚,我的心跳几乎攀上了一个新髙度,因为紧张而变得口干舌燥,我不得不 舔自已的唇,“你该知道,爱或者不爱,这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感情若是能控制,就不存在飞蛾扑火、情难自已了。

    “我只接受你说好,其余的答案自动吞下。”他执着的盯着我的眼,语气极为霸道。

    说一个‘好,字对我而言并不难,一个‘好’字就可以救燕姐,看上去比我和白芹所想的要简单的多,可这 个‘好’字之后,我所要付出的代价根本无法估量。

    “你这样只会让我后悔救了你。”我暗暗捏着拳头,压下这股气。

    曾煜收回手,耸了耸肩,“后不后悔你都已经救了,怎么样,别浪费时间,我等的了,你口中的‘燕姐’可 等不了。”

    他的话提醒了我,眼下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既然已经来了,就先救出燕姐再说。

    “好。”我声音极轻,轻到我自已都快听不见了。

    “很好。”曾煜快步走到玄关柜前,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紧接着就听见他清冷的声音:“艾伦,找那个白 芹了解一下燕姐的情况。”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重新回到面前站定,手机信手丢在沙发上,看着我邪魅的笑:“了解情况需要一点时 间,这点时间里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不等我反驳,他一把将我捞进他的怀里,低头吻了下来。隔着薄薄的布料,我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紧致结实的 肌肉和炙热温湿的皮肤,以及他胸膛强有力的心跳。

    我微微张嘴,他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推开我的下巴,眸光闪烁,“又想咬我? ”

    我被他吻得气息紊乱,嘴唇也是火辣辣的感觉,“你不是说不要我的身体吗?骗我? ! ”

    曾煜轻笑出声,浅浅的声线撞击着我的耳蜗,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我只说你的身体不够资格让我垂 涎,并没有说送到嘴边的肉我不吃,顾晚,你好歹跟了邱浩森三年,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

    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更是没有办法反驳。

    我自认为我的智商不算低,但很显然,我和他的智商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或者说,他更善于算计,而我没 能力算计。

    曾煜舔了一口我的耳垂,继续吻着我的唇,手掌抚上我的胸,跟随着吻得节奏肆意的揉捏。他腰间的浴巾摩 擦着我的皮肤,我能感觉到它的摇摇欲坠。

    他的双手拖着我的臀部将我抱了起来,我心下一惊,牙齿磕到了他的上唇,他吃了痛闷哼一声,继而惩戒似 的咬住了我的嘴唇,麻中带痛得感觉让我心颤,身体变得更加紧绷。

    “顾晚,我不仅要你的身体,也要你的心。我要你的全部。”他突如其来的一句情话让我感觉不到一丁点的 温暖,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无法控制的颤抖。

    我还是那句话,他是名震四方的曾煜,我只是个风尘女人,何德何能。

    他粗鲁的扒下我的衣裤,手指探了探,满意的勾唇,“湿的挺快。”

    我咬着牙别过脸不去看他,他却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将他摸过我下面的手指伸进我的嘴巴,与 我的舌头尽情的搅弄着。

    他用手指在我的口腔里进出,我剜了他一眼,他以为我又要咬他,迅速将手指抽了出来,“看来你的身体被 邱浩森挖掘的很好。”

    我当即怒视他:“你能不能别说话! ”

    那些色情的暧昧的话语在他眼里是调情,在我看来却是赤裸裸的羞辱。

    “你想直接做? ”他刻意曲解我的意思,摘了他的浴巾就冲了进来,足够润滑的身体顺利的与他结合,他一 手摁着我的肩膀,一手摁着我的胯骨,剧烈的运动。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我和他都下意识的去看亮起的屏幕,赫然出现的‘邱浩森’三个

    字同时刺激了我和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