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一章你怕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回头,便看见曾煜,白色的衬衫上沾了些许血迹,胸前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一片麦色的皮肤,浑身 透着一种颓废而神秘的异样的美。

    艾伦跟在他身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曾煜往我面前走了几步,白芹瞄了我们一眼,机灵的起身,走到艾伦面前拉起艾伦的手,艾伦顿然挑眉, 在毫无防备之下给白芹拉出了我们的视线范围。

    空荡的走廊瞬间只剩下我和他,仿佛全世界再无他人。

    我有些拘束的站起身,看了一眼他衬衫上从腰部位置渗出来的血迹,吞吞吐吐的问,“你,受伤了? ”

    曾煜低头睨了一眼,像毫不在意似的重新抬眸看我,俊眉微挑,眼中带笑,“只要我女人一句话,杀人放 火我都做,流这点血算什么,你说是吗? ”

    我心想杀人放火对他来说很难吗?他做的貌似也不少吧?香港酒店那把火虽然没有明确听邱浩森说到底是什 么人放的,但跟他怎么都是脱不了的关系。

    我不想反驳曾煜,因为毫无意义。

    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他严重吗?

    他邪魅的一笑,在长椅上坐下来,然后伸手抓住我的手腕,猛一用力,我屁股落在椅子上的同时整个人 都跌进他的怀里,手肘在他身上寻找了一个支撑点,刚好是侧腰的位置,大概是挤压了他的伤口,他忽然闷 哼一声,咬牙低了低头。

    我触电般的弹开,紧张的问,“碰到你了?没事吧?疼吗? ”

    “你被缝个八针试试疼不疼?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低斥惊的我登时没了反应,任由他挨着我的身体,我下意 识的抬高肩膀供他支撑,他很严肃的睨了我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

    我问他笑什么,他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胆儿挺大的,那么多人追杀我你都敢救我,怎么现在我凶你 一句你就不敢吭声了?我记得你挺带种的啊顾晚? ”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而且我不吭声也不是因为我怕,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见我沉默,他凑近我,轻声的问,“你怕我?嗯? ”

    我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大概是遵从了自已的内心,他是个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现在他可以笑着对我 说话,他日必然也可以拿枪指着我的头颅。

    他微微皱眉,叹了口气道,“那看来以后跟你说话都得柔声细语了。”

    我低了低头,避开了他的目光,转移话题问他:“你怎么会受伤?还有燕姐为什么被……”

    曾煜忽然敛了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斟酌了一会儿,才说:“我跟他们周旋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你在我 身下……的样子,然后分神了。”

    他刻意的停顿,让他冷逸的脸上重新染上了一丝戏谵的笑。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和对方的搏斗,但既然对方是有凶器的,情况就一定很危险,他居然用这样一句轻 描淡写的玩笑话就带过了,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至于燕姐。”他继续说,“我去的时候她已经赤身裸体的躺在那儿,被割去了一个乳房。”

    脑海中浮现的是剌目惊心的画面,我捂着耳朵低下头,“好了,别说了。”

    身边果然陷入了沉默,几秒钟过后,他忽然搂着我的肩膀,让我靠进他的怀里。

    一开始触碰到他衬衫的时候我有些挣扎,下意识的想要去挣脱,可当我皮肤与他的相贴的时候,那种温 暖、宽厚、安心地感觉瞬间涌上心头,让我一时之间忘记了做任何的反应。

    耳边是低沉的嗓音,如誓言一般,“你跟着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他一字一句,“顾晚,你跟我! ”

    跟这个字不需要任何修饰,是最原始最霸道的契约。

    我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因为此时我回应与否以及我做什么样的回应都不再重要。

    “曾先生! ”正沉溺在思考中,艾伦的声音忽然打断了我们的‘浓情蜜意’。

    他给了曾煜一个有事发生了的凝重的眼神,曾煜了然,松开了我,起身离开,刚走出几步,他忽然想到了 什么似的,回头,“去我那儿等我。”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给我一个冷酷的背影。

    没多久之后,燕姐就醒了,我和白芹分坐在她病床两侧,关心着她的情况。

    燕姐年近半百的人了,X寸任何事都看的很淡,她完全没有因为这件事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痛苦,反而看起来很 轻松的样子。

    她说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当年因为她的自私,犯下的那个错,毁了那个女孩一生,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一直在等,现在总算是赎罪了。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可是这样的赎罪又有什么意义。

    白芽跟我的想法差不多,“这世间最没意思的事儿就是赎罪。”

    燕姐闭了闭眼,眼里依稀蓄了些泪光。

    白芹问她事情的经过,燕姐一边回忆一边娓娓道来。

    那天她去后街的银行存钱,回来的时候经过那条巷子,被人打暈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一丝不挂的

    躺在一个小黑屋里了,她算了算日子,知道是姓霍的出狱了。自从她那个好赌如命的老公车祸去世之后,就 已经做好了姓霍的把这笔账记在她头上的心理准备。

    之后她就被人轮亵,为首的正是姓霍的,他比燕姐小几岁,但由于在监狱度过了七年,看上去甚至像五六 十岁的老人,他第一个强奸了燕姐,X寸她各种凌辱,还扬言要找到她的女儿当着她的面将七年前没做完的事儿 做完。

    他们拍下了燕姐被强奸的过程,将照片发给燕姐身边的人,逼问燕姐女儿的下落,可她找了几天都没有结 果,燕姐的女儿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燕姐笑着说,“我第一次庆幸她当年离家出走了,如果她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很难想象她会有什么样的遭

    诵 ”

    白芹问,“后来呢? ”

    姓霍的找了几天没有结果,就拿刀子逼问燕姐她女儿的下落,别说燕姐真的不知道,即便她知道她也不可 能会告诉他们。姓霍的见燕姐嘴巴这么劳,一气之下活生生割了她一个乳房,她直接痛暈了过去,后来又痛 得醒了过来,等她醒来的时候,曾煜已经和对方交手了。

    “他怎么会受伤? ”我和白芹几乎同时问出口,我们对视了一眼,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了出来。

    燕姐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看清,我记得的是,曾煜对付他们简直就是一脚一个,三两下就将他们踹翻 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当时我太痛了,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依稀听到他们俩的对话,好像他们是认识的,似乎还 有过什么交情。姓霍的捅曾煜的时候,曾煜站着没动,我确定我没看错,他一动都没动,要不是他的人推了他 一把,那把刀就剌进他小腹了。”

    武打动作片的镜头一般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想象着曾煜临危不惧的眼神,以及他岿然不倒的身躯,忽然 觉得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名副其实。

    白芹不解的问,“他和姓霍的能有什么交情,姓霍的不过就是地下赌场的老板,根本都入不了曾煜的眼 吧? ”

    燕姐摇头,“七年前你知道曾煜是谁? ”

    白芹咬牙,想说知道,又不得不实话实说,“不知道。”

    “那不就行了。”燕姐说。

    我也想不明白,“曾贤七年前已经如日中天了吧,曾煜是曾贤的儿子,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公子哥,没道理跟 一个赌场的老板做朋友吧? ”

    燕姐也不是特别明白,“可能他的朋友比较杂。”

    说到这儿,燕姐忽然看向我,“晚晚,你不是跟了曾煜了吗?这件事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我惊讶的张嘴,“我有说我跟曾煜了吗?

    燕姐笑着说她其实早就醒了,我和曾煜在门外走廊上说的话她听的清清楚楚。

    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隐瞒,我问她我该怎么办。

    燕姐其实一直都很支持我跟邱浩森在一起,她觉得邱浩森起码比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要靠谱,虽然他给不 了我名分,但是名分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我们这样的风尘女人来说真的不重要,他愿意在我身上花钱花时间花心 思就足够证明他真的看重我们这段感情,即便他知道没有结果,他都依然努力在维护。如果我没有更好的选 择,留在他身边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但是现在更好的选择出现了,她又支持我果断从这段感情里挣脱出来。

    我问她,为什么会认为曾煜是‘更好的选择’呢?

    燕姐看了我好一会儿,就只说了两个字,直觉。

    燕姐说,虽然外界把曾煜传的特别狠、特别坏,但是他的眼神并不邪,比起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更愿意相 信曾煜是个好人,即便没有那么绝对,至少也不如传闻那么歹毒。

    白芹再同意不过了,一旁狂点头。

    “他不是让你去他那儿等他吗? ”燕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快去吧,我这里没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