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二章他等了一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医院离开之后,我直接打车回了家,出电梯迎面碰上一个女人,抬头一看,“洛姐? ”

    自从知道洛雪跟曾煜的关系之后,我对洛雪就产生一种莫名的抵触心理。

    洛雪看到我明显也有些惊讶,“你怎么来这儿? ”

    我走出电梯,指了指右手边,“我住这儿。”

    “你住这儿? ”洛雪更是诧异。

    这层楼只有两户,一户是艾伦,一户是我,她会出现在这里,显然不可能是来找我,那么就是来找艾伦?

    我点头,然后问她,“你是来找艾伦的吗? ”

    她没有问我艾伦是谁,就证明她是认识艾伦的,但她的回答让我很意外,“不是,我以前住这儿,今天有事 刚好路过这里,琢磨着上来看看。”

    “你以前住这儿? ”这次轮到我惊讶了,“你不是香港人? ”

    洛雪先是点了头,回答了我前一个问题,后又说,“不是。”

    我想起在邱浩森办公室的时候,有听王副局他们讨论过洛雪的资料,洛雪好像是本地人,不过去了香港上的 大学,大学期间发生的那起砍人事件,之后便一直留在香港,后来好像是跟了曾煜,经常内地香港两边跑,只 是我没想到在内地的时候,她一直是住这里的。

    我觉得很巧,但又觉得这样的巧合很诡异。

    我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门,“进来说吧。”

    洛雪点了头。

    她进门之后开始打量整个屋子的陈设与装饰,跟曾煜进这道门的表现出奇的一致,我放下东西,去厨房帮她 倒水。

    之前黑子入侵的时候家里有点乱,现在都被收拾干净了,忽然想到邱浩森给我钥匙时的表情,落寞中带了些 不舍。

    “这里好像比以前更加温馨了。”洛雪打量了一圏,在玻璃窗前站了一会儿,回身对我说。

    不过是我一个人住的地方,有什么温馨可言。

    我将玻璃杯放在茶几上,“当时租这个房子的时候,经纪人说上一位住客也是位美女,没想到是你。”

    “租? ”洛雪眸色一顿,明显有些意外。“你是说这房子你是租来的? ”

    “嗯。”我点头,隐隐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

    洛雪走到我面前,与我对视,“谁租给你的? ”

    “我从房屋中介公司那儿租来的。”

    “你没见过房东吗? ”她又问。

    我摇了摇头,“没有,我是直接和经纪公司签的承租合同,经纪人也没跟我说房东的信息。”

    她这么说不得不让我怀疑她是认识这个房子的主人的,“你认识房东?”

    “是我一个老朋友,本来打算来见他一面,没想到他把这儿租出去了。”她仿佛陷入了回忆,又从回忆中挣 脱出来,笑着说,“这样也好,反正也不怎么联系了。”

    她口中的老朋友,我第一想到的就是曾煜。正要张口问,她忽然转移了话题,“你好像跟邱浩森很熟?就是 那个邱局长。”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忽然问起邱浩森的事儿,眼下基本都是她在说,我在听,偶尔她问几个问题,我也是点 头或者摇头。

    见我不回答,她笑着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跟你挺投缘的,随便聊聊,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

    她应该不知道我知道她很多事,好像也不知道我和曾煜的关系,在香港的时候,她应该也只是认为曾煜不过

    是巧合救了我罢了,尤其她觉得我是邱浩森的女人,更加不会把我和曾煜联系到一块去。

    “我和邱浩森只是普通朋友。”我如是回答。

    我虽然知道洛雪的底细,但对她还是留了个心眼。这个圏子里,想要毁灭一个男人如果从男人本身找不到突 破口的话,自然会把目标转移到男人身边的女人身上,跟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懂得的道理,即便现在分手了也 不会忘,任何我不信任的人都不可能从我嘴里探出我和邱浩森的关系。

    这是对邱浩森的忠诚,也是对我自已的保护。

    洛雪的眼神变得浓郁,犹豫了好久才开口,“或许你可以劝劝邱浩森,不要对曾煜那么执着,他不可能能在 曾煜身上找到任何线索。”

    我没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问她,她只是说以后我就知道了。

    我很不喜欢他们这种欲盖弥彰的说话方式,但我也不方便多问,她愿意说我就洗耳恭听,她不愿说我也不会 勉强。

    她坐了一会儿就了,没让我送,好像她出去的时候还碰到艾伦,两人大概聊了几句,我也没刻意去听。

    我放了水洗澡,看着身上刺目的吻痕,估计没有一个星期也不消不掉吧。曾煜还让我去他那儿等他,如果他 又对我用强的,看到我身上全是别人的吻痕,不知道会怎么羞辱我。

    想到这儿我决定放曾煜的鸽子,尽管这个举动很有可能会激怒他,总好过让他看到我身上全是邱浩森的痕 迹。 9

    洗完澡之后,倦意袭来。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都没怎么好好睡上一觉,跟白芹聊了一会儿微信,让她帮我找份工作,既然决定脱 离邱浩森,以后就得靠自已。白芽说她认识的人里做正经工作的并不多,她可以找他们家老陈帮忙,指不定还 能让我做个正经的模特或者拍个戏啥的。

    我没打算再入模特圏,至于拍戏我更是想都没想过,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困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竟然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出奇的平静。

    既然曾煜没来找我,我也就自然的把这件事拋在了脑后。

    白芹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昨晚跟她说的找工作的事儿今天一早就有了回音。

    她说陈导在北京的一个朋友来上海开了家分公司,分公司最近在招人,有很多职位空缺。然后我就收到一条 招聘链接,里面有七八个职位让我选,我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需要专业技能或者工作经验的,唯独一个行政 秘书只需要本科文凭。

    白序说,巧的很,其他的都需要面试,就只有这个行政秘书不需要,陈导去了电话我就可以直接到岗上班

    的

    我说那太好了,等我上班之后一定请她吃大餐I

    白芽突然沉默了,良久才问,“你真的决定了吗?这种朝九晚五的工作虽然稳定,但真的给不了你什么,你 甚至一个月只能拿几千块的工资,连你现在的房租可能都付不起。”

    她说的我又何曾没考虑过,入这一行很简单,但要出这个圏子,真的很难。

    “要是哪天我真的交不起房租了,你得赞助我。”我用一句类似玩笑的话回答了白芹,白芹了然的应声,说 如果我活不下去了,她养我。

    虽然知道都是开玩笑的话,但心里还是很温暧。

    白芹给了我一个肌的联系方式,将资料全部发给对方之后,对方叫我明天到岗正式上班。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准备出去吃饭,刚好碰到艾伦回来,艾伦看到我脸色一顿,“你还没去浅水湾? ”

    我一愣,下意识的抿紧了唇。

    艾伦绷着一张较为严肃的脸,眉头皱成川,“你知不知道曾先生等了你一夜? ! ”

    我几乎是瞠目结舌。

    艾伦很愤怒,说话的语气也特别狠,“顾小姐,我知道有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不合适,但我现在不得不说。 曾先生昨天是为了你才受伤的,他带着伤又连续工作了几个小时,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才停下来,我让他开个 房间休息,他却执意要回家,因为他以为你一直在等他。”

    听到这儿,我就已经震惊了。

    “到家之后发现你根本没去,他发了很大的火,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流了很多血。”艾伦脸色越来越 沉,“我想打电话给你,他不让,他一定要等你自已去找他。他一直都是个很髙傲的人,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 低头,他愿意等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宠了,顾小姐这样目中无人未免有点过了吧? ! ”

    我身体完全僵硬,大脑也陷入高度瘫痪。我结结巴巴,语不成调,“我以为……”

    艾伦冷冷的瞪着我,“你不用跟我解释,等你的不是我。我早上六点钟离开的时候他还坐在客厅等你,现在 已经十一点了。”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没等他落手,我就已经冲进了电梯。

    艾伦的话让我震撼,我以为那只是他随口的一句话,可能连他自已也没放在心上,他连一通电话都没给我 打,如果艾伦没有告诉我,我可能都不会相信堂堂曾煜会等我这么久,连身上的伤都不管不顾。

    我没有去想艾伦的那句‘曾先生昨天是为了你才受伤的’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因为我没有时间,我以最 快的速度冲下楼,又一路催促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浅水湾8号门口。

    白天的时候,铁门是正常打开的,门卫依然穿着制服站岗,见我冲进来,他直接拦住了我的去路。

    “是我,我是顾晚。”我着急的开口。

    很抱歉,曾先生下了命令,姓顾的一律不得入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