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三章你很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抱歉,曾先生下了命令,姓顾的一律不得入内! ”门卫的一句话将我堵在了门外。

    这个命令明显是针对我而下的,他是在誓告我,错过了和他的约定,就别妄想事后弥补。

    我拍打着铁门,懊恼的请求,“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曾先生说,麻烦你通融一下? ! ”

    门卫一脸坚决,不给我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说来说去都只有三个字:不给进!

    求门无果,我只好给曾煜打电话,一遍又一遍的未接听,没有任何回应。

    天色愈加明沉,我的自责和内疚慢慢变成不安和恐惧。

    我又重新请求门卫,请他帮我通报一下,门卫给里边儿去了电话,转身出来给我回复,“顾小姐,曾先生说 他给过你机会,是你没有把握。你还是回去吧,先生做的决定没人能左右,你留在这也是徒劳,走吧。” 我站了很久,楞了很久,朝门卫点了点头,我便转身离开。

    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我没有马上叫车,而是沿着这条公路漫步行走着,耳边全是艾伦的话和脑海中想 象出的对应的画面,这一次颠覆了我对曾煜的认知,和我初识他时的记忆越来越吻合,他的散漫他的不正经他 的游戏人间或许只是他的外壳,外壳下才是真正的他,偏执、桀骜、遗世独立。

    雨势越来越大,浅水湾8号也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身上的衣服被淋湿,路边的树木在风雨的吹打中簌簌作 响,我抱着胳膊闷头往前走。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我脚边,雨水溅上我的脚踝,透心凉。

    “上车! ”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带着命令的口吻。

    曾煜一脸淡漠的偏头看我,幽深的眸子散发着湛蓝的光,透着复杂的我读不懂的情绪。

    我慢吞吞的挪动步子,迟疑着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刚坐进去,就听见他一声冷斥:“滚后面去! ”

    我身体吓的微微颤抖了一下,‘哦’ 了一声重新下车,乖乖坐到了后排。

    路虎如离线的箭一般冲进雨幕,往市区方向飞奔而去。

    外面是雨水击打车窗的声音,混响着大自然最原始的嘈杂,而车内是无限的静溢,如死一般的沉默。

    逼仄的空间压抑的我喘不过气,即便他一声不吭,他身上散发出的盛气凌人的气势足够我胆颤。

    他的手自然的握着方向盘,时而收力,时而松散。

    “看够了吗?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措手不及,一个‘没’字脱口而出。

    我说‘没’的意思是想狡辩我没看他,但话说出口才意识到有些尴尬,他很显然理解成‘没看够’。

    “不是,不是没看够。”我慌忙解释,却发现越解释越模糊。

    不是没看够,也不是看够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索性闭了嘴不说话。

    他将我的矛盾与别扭全部看在眼里,车速稍微慢了一些,接着就听见他鬼神不惊的开口: “说说看,你来找 我的理由是什么? ”

    他终于挑开了这歌话题,他再不开口我就要被憋死了。

    总算是给了我解释和道歉的机会,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前方的后视镜,生怕在那儿碰撞到他冷厉的眼神,“对 不起,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等我。”

    “谁告诉你我是在等你? ”他语调微扬,透着不太明显的嘲讽。

    他这一句让我哑然于口,接下来所有的话都被扼杀在我喉咙里。

    “可是艾伦说……”

    “他知道个屁,我昨晚处理工作到半夜,早就把你忘了,之后就一直等工作上的回复……”他忽然停顿,换 了一种嘲讽的口吻,“你该不会真以为我等了你一夜吧? ”

    艾伦骗我?没理由吧。

    不管是艾伦骗我,还是曾煜在伪装,我还是低头说了句抱歉,“不管你有没有等我,我都该为我的失约道 歉,对不起。”

    曾煜握着方向盘的力道慢慢收紧,骨节分明的手背青筋突起,彰显着力量与野性。

    他轻描淡写的睨了一眼后视镜,薄唇轻启:“既然你一定要认为我等的是你,那再说说看,你昨晚干什么去 了? ”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放过我鸽子也没人敢放我鸽子,你是第一个。”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降低了声 音,低嘲道,“对,又是第一个。”

    我连连道歉,“X寸不起,我昨晚不小心睡着了,这几天事情太多,我有点累,真的不是故意爽约。”

    我说完,车内又陷入短暂的沉默,依稀听到他说了两个字“很好”。

    接着他开口,“睡着了?”

    我以为他不信,又强调了一遍,“我真的睡着了,请你相信我。”

    “顾晚? ”曾煜冷下声音,一字一顿,“你是没有心吗? ”

    你没有心吗?

    这句话对我来说太耳熟了,邱浩森不止一遍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他甚至掐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咬牙‘顾晚, 你没有心肺’。

    我目光直视着前方,眼神变得落寞。

    剧烈的急刹车,我从回忆中惊醒过来,头撞在到了前面的靠椅后背,轻微有些闷疼。

    曾煜在前面厉声警告:“滚下去! ”

    我揉着额头,推开车门下车。他一个漂移将车稳稳的滑进了停车线内,耳后下车,一手插进裤兜一手随意的 摁了遥控锁。

    我回头一看,身后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他带我来这里是要……?

    我开始更加不安。

    他看也没看我顾自往前走,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进去大堂路过的几名工作人员齐声喊道:“曾先 生,你好。”

    他没有应,径直去向电梯。

    偌大的电梯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一左一右分站在两侧,他不说话,我时而用余光瞥他一眼,他依旧面色清 淡,高高在上的姿态透着生人勿进的孤傲与疏离。

    一路跟随他来到十六楼走廊尽头的房间,关门,落锁。

    他脱了鞋,信手解开衬衣上两颗扣子,不紧不慢的走到沙发前,“过来! ”

    我也脱了鞋,光着脚丫踩在羊绒地毯上,在他面前站定,他从头到脚将我打量了一遍,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脚 上,我有种被他的眼神轮了一遍的感觉。

    “知道你现在应该做什么吗? ”他忽然问,话语间透着些许怀疑和期待。

    从事性服务工作的女人,熟知男人各种暗示性的话语,我虽然没有正经的出过台,但也在花丛流连了几年, 怎么能不懂他的意思。

    我知道他想坐什么,可是我不能,出门之前我特地穿了长袖衬衫和牛仔裤,甚至还裹了一件抹胸,就怕他发 现我身上的痕迹。

    “知道。”我小声的回答。

    “来,让我看看这些年你都学了哪些本事。”曾煜墨色的瞳仁深不见底,看我的眼神好像多了些探究。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自我入这个圏子以来,我伺候的男人其实真的不多,在我认识吴磊之前我没有过任何男人,跟吴磊在一起之 后我连接触男人的机会都少了,分手之后我有过两个男人,是刚认识白芹那会她给我介绍的兼职,那时候我还 没有正式跟邱浩森在一起。

    燕姐确实教了我很多,怎么去取悦一个男人,怎么让男人对我们保持更持久的新鲜感,怎么让男人心甘情愿

    的为我花钱,但这些毕竟只是‘教科书’上的知识,真正实践起来其实很难,尤其让我取悦曾煜这样的男人,

    我更是茫然无措。

    他的眸光一直在我脸上逡巡,眸色也越来越深,在他失去耐心之前,我跪在了他双腿间。

    我伸手去解他衬衣余下的扣子,指尖会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他的肌肤,滚烫的触感让我手里的动作变得格外生 硬,身体也开始紧绷。

    解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我甚至由于神经跳动用力过猛把纽扣给扯崩落了,慌忙抬头,对上他深邃的 眼,“你很急? ”

    一股暖流冲上头顶的感觉,我有点恍惚,也有些宭迫,“对,X寸不起。”

    我是为弄坏他的衬衫道歉,显然他毫不在意,看都没看一眼,“继续! ”

    我颤颤巍巍的拨开他的衬衫,往两边褪去,他很配合的挺起胸膛,忽然靠近的呼吸莫名让我心跳加速。我稍 稍侧脸,躲开他的逼视。

    衬衫褪去之后,他的上身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紧致结实的胸口下是贲张的腹肌,线条深邃而硬朗,麦色的皮 肤看上去野性而魅惑。目光垂落,赫然看见他腰侧的纱布,上面还渗透着鲜红的血迹。

    想起艾伦的话,‘他是为了你才受的伤’ ‘他发了很大的火,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流了很多血’,我简直不 敢相信这样剌目惊心的伤口是因为我,这样鲜艳夺目的血迹也是因为我。

    我慢慢伸出手,朝着那块纱布,我莫名的冲动很想去摸,可在我指尖即将触碰到的时候,他忽然抓住了我的 手,“你受到的‘教育’就是三心二意心猿意马? ”

    没等我回应,他握着我的手顺势往下,覆盖在他的皮带上,重复着之前的两个字,“继续!边做边停可就没 意思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