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一血收割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乱的包厢内,酒瓶的残骸和碎片飞派了一地,沙发上、茶几上以及地板上全都洒满了一百块的人民币,七 月站在包厢正中央,将一个男宾双手反剪在身后牢牢地束缚住,脚下还踩着另一个男人,高跟鞋刚好卡在那男 人的脖颈间,吓得两人一动不敢动。

    燕姐一眼认出了两人,“叶总,徐总!七月,你闹什么,快松手! ”

    七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随即松开了手,握着拳头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肃杀之气也渐渐缓和下来。

    摔在地上的男人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指着七月破口大骂,“臭娘们,你居然敢动手,老子今天不给你开苞 老子不姓徐! ”

    开苞就是破处的意思。

    七月是‘天上人间’少有的货真价实的处女,长得好,气质好,有学历人又聪明,很多客人花髙价买她的初 夜都被燕姐亲自挡了回去,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姓徐的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一血收割机’,有钱有势,来香艳 场合找女人只有一个要求,一血就行。

    去年他为了凑齐一百零八个处女,一夜搞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个黑妞,听白芹她们在群里说,那天徐总纵 情过度,搞了一晚上体力透支休克了,送到医院的时候下面还在惯性射精,医生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直接 给打了镇定剂才把情况稳定下来。

    那之后他就消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年年初的时候,听说他又耐不住寂寞重出江湖了,大半年过去了,他 的‘一血’数量大概有一百四五十个了吧。

    七月落在他手上,也算是运气不好,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吃亏的好像不是七月

    ‘是不是处女,你试了就知道

    7东导的女人,我可得好好

    燕姐上前协调,“什么情况这是? ”

    七月冷冷的瞟了我一眼,便瞪向徐总,声音清冷,压抑着怒气,“有种你就别姓徐! ”

    徐总当下就急眼了,估计他经历这么多女人都没遇见过七月这么棘手的,“燕姐你来的正好,这就是你调教 出来的‘台柱子’ ?老子摸她一把就给老子踹翻了,你确定她是小姐,不是保镖练家子? ”

    燕姐睨了七月一眼,示意她别冲动,然后向徐总解释,“不好意思徐总,我们家七月被我宠坏了,她脾气比 较差,伺候不好徐总,我给你换个好点儿的,不收钱,你看行不行? ”

    “有多好?处女吗? ”徐总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燕姐立马看了白芹一眼,白芽会意的点头,燕姐拉着白芹上前,“这位是白芹,前阵子我跟你说过的,专门 给女明星做裸替的,现在可是陈导面前的红人,比七月可流弊多了。”

    七月抿着唇,像是不服气。

    徐总来了点意思,将白序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是处女吗? ”

    燕姐刚要开口,白芹一个转身抱住了徐总的脖子,伸出手指挑起徐总的下巴,

    了。”

    白芹的胸刚好压在徐总的手肘上,徐总侧脸看着白芹,眼睛都直了,笑着点头:

    男人这种东西,精虫上脑,连老子都不称了。

    燕姐示意七月退出去,七月刚转身,徐总出声制止:“站住! ”

    “老子不吃你了,不代表刚才的事儿老子就这么算了。”徐总松开了白斥,一副要搞事情的样子。

    七月脾气还硬着呢,“是不是刚才那一脚力度还不够? ! ”

    七月作势就要往前,给燕姐拉住了胳膊,狠狠瞪了她一眼。

    就在这时,被我们遗忘在角落的男人忽然低笑出声,沉沉的吐了三个字:

    这位应该就是叶总了,他长得有点像韩国一个当红的男明星,皮肤特白皙:

    起来给人很暖的感觉。

    他好像很爱笑,刚才他被七月反剪着手的时候他也是笑而不语。

    我们的眼神齐刷刷的聚集在这位叶总身上,他一开口,连徐总的气焰都下去了很多。

    燕姐这才把注意力从徐总那儿转移到叶总身上,“呀!叶总,瞧我糊涂的差点把您给忘了,我记得叶总可是 从来不出入这种香艳场合的,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过来之前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我好提前准备好好 招待您。”

    '有意思。”

    单眼皮小眼睛,目8神很清澈,笑

    叶总抬了抬手,“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你们这儿的姑娘还挺有意思的。

    说完,他转身朝向徐总,薄唇开启:“徐总,关于我说的,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既然你还有要紧事要

    做,我就不打扰了,等你的好消息。”

    他走到沙发角落,拿起外套,掸了掸上面溅到的水渍,信手搭在胳膊弯里,朝我们礼貌的勾唇径直走出了包

    我回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总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总走之后,包厢忽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白芹机灵的挽住徐总的胳膊,朝他拋了个媚眼,“徐总,春宵一刻值千金吶,你确定你还要去计较一些乱七 八糟的人和事吗? ”

    白芽往徐总怀里靠了靠,眼神却瞟向了一旁的七月,她指桑骂槐说七月是乱七八糟的人任我们谁都听得出。 白芹是从来不跟圈里的姐妹较劲的,之前听她说起七月的时候也没听出她对七月有不待见的意思,眼下她却是 有意针对七月。

    七月睁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给燕姐一句话顶了回去,“行了,这事儿就到这儿了,徐总,我给你在旁边 订个套房,你先带白芹过去,七月我会处理的,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燕姐都这么说了,徐总也不好再计较什么,朝七月撂了句狠话就拥着白芹出去了。

    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拉了一下白芹的手,白芽给我比了个0【的手势。

    七月弄的烂摊子,却要白芹给她收拾,我顿时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她刚好也看着我,眼神碰撞的那一刻, 她眯起眼,抬起了下巴,又是这样不屑的态度,带着不知道哪儿来的清髙和骄傲。

    白芹跟徐总出台了,燕姐也把七月带到办公室闭门谈话,剩我一个人也无所作为,便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两套 职业套装,等电梯的时候,看见小电视上在播放曾煜的新闻。

    曾煜名下的产业链有很多,生意涉及各行各业,公益是他一直在做的一个工作重心,也是媒体报道最多的。 前段时间在香港,三爷的贩毒团伙被剿灭之后,又有报道说他一口气捐建了十所希望小学,全部在川贵那边的 偏远山区和落后的城镇。

    这则报道应该是上次报道的后续,曾煜从香港回来之后,那十所希望小学就已经收到了款项,建筑工程如火 如荼的展开,可是就在昨天的时候,其中几所即将要竣工的学校先后发生了爆炸,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学校一夜 之间被夷为平地,导致数十名人员伤亡,政府已经着手调查,但没有发现任何线素。

    “目前,警方初步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报复性连环爆炸案,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

    屏幕中主持人读完了新闻稿,旁边一起等电梯的人小声的讨论起来。

    “这不明显是针对曾煜吗? ”

    “可不是,别的不炸,专炸曾煜新捐建的这批。”

    “虽然我一直不太喜欢曾煜,但他毕竟做的是好事儿,X寸方这么做也太过分了点儿。”

    “就是,对曾煜路转粉。”

    电梯到达,我没有进去,而是退到了一边,拨通了艾伦的电话,没等艾伦开口,我便直接问,“曾煜醒了 吗? ”

    艾伦冷漠的声音传来,“曾先生的名字是你能喊的? ”

    我无视了他的话,“他醒了没有? ”

    沉默了一秒,艾伦答,“醒了。”

    “你看新闻了吗?昨天的爆炸案……”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艾伦冷冷的打断,“跟你有关系吗?顾小姐,我奉劝你一句,不该问的别问! ”

    感觉到他要挂电话了,我连忙喊住他,“等等,曾先生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

    “很好,只要顾小姐不打扰。”

    电话还是被掐断了,我拿着手机站在一旁,屏幕里还在滚动报道希望小学爆炸案,听艾伦的语气,他们应该 是已经知道了。昨天在医院的时候,他们就接到了紧急电话离开了,后来还一直处理到半夜,可能跟这件事情 有关吧。

    忽然想到曾煜昏迷时的样子,眉宇间的折痕清晰可见,网络上对他的评价大多是游戏人间潇洒散漫的公子 哥,捡了老爸的家业用老爸的遗产玩各种女人……其实他也没有别人所说的那么潇洒,每个人都有自已的故 事,以及不愿对别人提及的心事,曾煜也不例外。

    出了商场,我直接打车回家。刚进家门,就看到白芹在微信群里面发了一句话,“雾草,来个人救救我 啊! ”

    我打了个问号,白芹的消息马上追了过来,“这姓徐的是个变态啊,要跟我玩滴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