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宣扬主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特地来这里等我这么久,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他这箅是,安慰我?

    我眼也不眨的看着他,却怎么都看不透,“你女人那么多,他早该习惯了才是。”

    曾煜咬着下唇,意味不明的盯着我,神色邪魅,“谁告诉你我女人很多? ”

    我说需要别人告诉我吗、网上一搜他的名字,出来的全是桃色新闻。

    他说那些人不能算,我觉得好笑,那些人不算女人那算什么。

    他看着我,吐出一个字,“鸡。”

    我反问他,“那我呢? ”

    如果国际名模是鸡,那我这种十八线野模算什么?

    鸡都不如。

    “这个问题还需要我重复吗? ”曾煜眸色微敛,似有不悦。

    我没有心情和他继续周旋,冷冷的开口,“曾先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 班。”

    '‘上班? ”曾煜眯眼,露出危险的信号,“你要回去坐台?’” 〃

    “曾先生不是没有查女人岗的习惯吗? ”我淡淡的笑着,“怎么?有限制女人工作的习惯? ”

    曾煜黢黑的眼神变得更为浓郁,语气也开始往下沉,“三百六十行,你做其他三百五十九行我都不管,唯 独这一行,你以后都别想碰! ”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霸道的方式来宣扬主权?好像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才能让我们心甘情愿的 对他们俯首称臣。我抿着唇、无力反驳,“普通的公司职员而已。”

    他眼底的浓郁转而为淡,僵持了一会儿,他忽然将手伸向我的脑后,稍稍用力,我的脸朝他靠了过去, 嘴唇直接贴上他的唇,一个气息绵长的法式深吻将车内的空气点燃。

    他的唇一如既往的温凉,与他皮肤的炙热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人说嘴唇薄凉的人薄情,虽然明知这个说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我还是愿意相信,因为吴磊就是最典型 的例子。曾煜比吴磊的唇还要薄,还要凉,他本身的作风就很难跟‘长情’之类的词儿联系到一块儿。

    一吻终了,我已经面红耳赤了,他适时的松开了我,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唇角一勾,“上去吧。”

    嗯?

    就没了 ?

    不知道他是故意欲擒故纵还是真的没打算碰我,我下车之后,他只是朝我挥了挥手,便发动车子毫不犹豫的

    闻兀。

    ‘再见’两个字到了嘴边又只好被我咽了下去。

    晚上的时候,再次确认了一下上班时间,就早早的上床了,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海中全 是曾煜的脸,他的音容笑貌如电影默片一样在我脑海里不停地回放,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曾煜给我打了个视频电话,说他想我想的睡不着,让我把衣服解了。梦里的我 依然保留着羞耻心,我想拒绝、可是抵不过他的软磨硬泡,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间褪的干干净净,他用意味深 长的眼神盯着我的身体,仿佛要将我看穿。

    而后我们便在床上做爱,他吻着我的耳垂,与我低声耳语,他说他爱我,他希望每天都能这样睡我,我信 了他的话,把自已的心给了他,他一次次的贯穿我的身体,最后髙潮的时候却喊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一一清

    我陆然从睡梦中惊醒,身体仿佛还残留他指尖触摸的感觉,看了一眼手机,并没有所谓的视频电话,我才 放心的重新躺了回去。

    我回想着梦里的场景,多少与现实生活中的片段有些吻合的地方。都说梦是人意识的折射,我从来没想过 曾煜会爱我,为什么会梦到他对我说那句深情的话。

    眯了一会儿之后,我便起床了

    简单的化了个淡妆,悠然的吃了个早餐,我便算好了时间去公司报道。

    这是一家金融公司,规模不算很大,总部的办公楼设计感很强,白色的装修给人干净纯粹的感觉。我刚进 门,就有前台上来迎接,“您一定是顾小姐吧? ”

    “对,我是。”我礼貌的朝她点头,她朝我笑了笑,说她看过我的资料了,知道我今天来报道特意在这儿 等我,“我们叶总也已经在等您了,顾小姐请跟我来。”

    “叶总? ”我脱口而出,该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叶总吧?

    前台错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知道关于叶总的信息,便开始向我介绍,“叶总是北京那边调过来临时 担任总裁职务的,他过来的时候是有带一个私人助理的,不过不影响您这边的工作。”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总裁办门口,她敲响了玻璃门,“叶总,顾小姐来了。”

    “进来! ”似乎跟昨天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果然,推开门之后,正是昨天在包厢的那个叶总。

    “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叶总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起身朝我走来、嘴上扬着不深不浅的笑。“你有没有 觉得,我们似曾相识? ”

    斯文人套近乎的方式都这么俗套吗?

    心里虽然有些不屑,但他毕竟是我的上司,我还是礼貌的报以微笑、“当然,我们昨天才见过一面。” 他笑意更深,“只是一面吗?我看未必。”

    “嗯? ”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他意味深长的开口,“没想到顾小姐还认识邱局长。”

    我皱着眉,“为什么会这么说? ”

    “不巧,昨天你被他的车碰到的时候,我刚好在旁边。”他笑着,见我面露疑惑继续解释,“如果我没猜 错,你是去救你的朋友,那个被徐总带走的女人。”

    我回想着昨天的事情,我记得叶总是先离开了的,徐总是后面才带着白芹离开,他会知道这些并且出现在 那里就只有一种可能,“你跟踪他? ”

    叶总但笑不语。

    “这么说,跟他老婆告状的也是你? ”我如是猜测。

    叶总抿着唇,抱起胳膊打量着我,“女人太聪明可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 ”出于好奇我才问了这么个问题,但很明显他并不愿意回答,沉默了一会儿,我顾自点 头,“你是我老板,我不该过问你的事,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朋友,我替她向你说声谢谢。”

    “不用,你如果真想感谢我,就回答我几个问题。”他笑容微敛,眼神中多职嘥些正鐘抑輯6。444 我思忖着,“你问。”

    “你和邱浩森是什么关系? ”他冷然开口。

    “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我问。

    “那我换一个问题,今年一月份,你有没有去过拉萨?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