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八章这可是路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一句话搅乱了我的思绪,记忆的阀门被打开,以前跟着邱浩森的时候,每一次行程都做好了保密工作,我 去拉萨的事情只有我们身边的人知道,小狸还是偷看了邱浩森的手机才知道我也去了。

    初见叶总的时候确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确定我不认识他,“叶总,你是不是知道我? ”

    叶总转身拉了身后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我知不知道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自已? ”

    “叶总可以说简单一点吗?我听不明白。”我看了一眼他在椅背上跳跃的手指,白皙修长。

    叶总嘴角始终睛着若有似无的笑,“有些事不应该从我嘴里说出来,以后你会明白。”

    他回到办公桌前重新翻开刚才那份资料,“我有急事要去一趟贵川,你现在既然是我的秘书,就跟我一起 吧,直接算作你试用期的考核,怎么样? ”

    贵川,我第一想到曾煜捐建的希望小学爆炸案,刚好我也很好奇,于是就答应了。

    “那你回去收拾一下,我们下午就出发。”叶总吩咐了一句,我应了一声正打算离开,他忽然叫住了我,目 光悠然,“你应该不会告诉邱局长吧? ”

    我回眸看着他,目光坚定,“不会。”

    因为不知道要去几天,我素性多准备了两套衣服,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叶总的车准时出现在我公寓楼下,他 接过我的行李箱,问我有没有带身份证。

    不知道为什么他随便的一句话都能轻易触动我记忆的开关,以前跟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出行,他也会 像这样跟我反复确认我的证件和资料有没有带齐,而我每次都会给肯定的回答,即便我不是丢三落四的性格, 下一次他还是会再确认。

    叶总坐在了后排,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还在处理公事,我则坐在了副驾驶,开车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 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叶总从北京带过来的私人助理了。

    好像这些助理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沉默寡言。他是,艾伦也是,只是艾修#時睛也会和我多规现句,不过 也全是围绕他的老板。

    想到曾煜,我出差如果要几天的话,他找我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跟他打声招呼,不然我突然不辞而别,可 能又会激怒他。

    碍于叶总在后面,我没有打电话,而是给曾煜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简单的一句话,“公司安排我出差,过 些天回来。”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我就将手机放起来了。

    身后传来叶总的声音,“安迪,到了地方之后你先带顾晚去酒店,我要去见一个老朋友。”

    “好的,叶总。”

    飞机降落在贵川某国际机场,我迫切的打开手机,果然有曾煜的一条未读短信,但是只有简单的一个 字,“好。”

    他不问我是什么公司,也不问我去哪出差,仅仅只有一个‘好,字,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虽然他的风格在 我看来变幻莫测,但不管怎样他都不像是这么放纵我的人。

    叶总让安迪送我,被我拒绝了,要了酒店地址之后,我便独自打车前往,前台登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问了 句叶总一共订了几间房,得到的答案是三间之后,我满意的笑了笑。

    将行李全部放好之后,我便打开电脑搜素那起爆炸案涉及的学校的具体位置,最近的一所离我这里也要五十 多公里,最远的虽然不过一百六十多公里,但是要经过一段特别崎岖的盘山公里,不是当地的车辆根本就无法 入内。

    浏览的过程中,无意看到一条最新的动态,说是贵川警队在侦查方面遇到了困难,一直没有新的线素安检的 进展也是停步不前,于是就向一线城市的警方求助,北京和上海各自派出了警队的精英,下面还刊着两名警察 的照片和个人简介。

    北京的那名警察是国内有名的侦探,以前因为邱浩森的关系经常关注警界的新闻,他和邱浩森可谓是不相上 下,各挡半边天。

    上海会派出邱浩森在我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因为原则上这样的案件是没必要局长亲自出马 的,情理之中是因为这起案件跟曾煜有关,而邱浩森对曾煜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甚至对他涉及的案件有一 种莫名的偏执。

    也就是说邱浩森也来这里了 ?

    这是不是意味着,曾煜也可能会来。

    细细想来,邱浩森每一次外出任务多半都跟曾煜有关,曾煜在哪个城市活动,他就会去哪个城市,他跟了曾

    煜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在曾煜身上查到一丝一毫的犯罪痕迹,正因为曾煜彳—倂寧都做的密雨透凤,导致他 一次又一次的徒劳而返,才使他越挫越勇,对曾煜的事更加执着。

    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会有什么事发生。

    临近傍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至手机,‘曾煜,两个字赫然跳跃着。 电话刚接通,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低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是不是在贵川? ”

    我蓦地一愣,“嗯。”

    我想问他怎么知道,可他没给我机会,直接来了句,“把你地址发给我,我过去找你。”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告诉他我所在的酒店以及房间号,而是报给他酒店旁边的一家咖啡吧。

    不到二十分钟,他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出来! ”

    我拿着手机下楼,远远就看见他一身白衣站在霓虹灯下安静的仁立,幽深的眼眸盯着街上的车水马龙,俊美 的侧颜孤傲的有些落寞。靠近一些之后,发现他嘴里嚼着口香糖,嘴角依稀噙着似有似无的笑,眉宇间透着一 股子邪气,有种雅痞的味道,仿佛刚才那样的落寞只是我的错觉。

    “来了。”他转脸就看见我,嘴角扬起笑,眼神碰撞的那一刻,我心里一阵悸动。

    我‘嗯’ 了一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

    曾煜挑眉,好整以暇的开口,“我不需要监视也可以知道我女人的行踪。”

    他字里行间总是带着些许嘲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他和邱浩森之间的差别,我沉默着,不知如何回应他。 他忽然拉起我的手,“走,跟我去个地方。”

    我再一次被他塞进车后座,这一次却是一辆越野3训,跟我一月份在拉萨开的那辆同一个牌子不同型号。

    车子发动之后,我问他去哪儿,他瞥了一眼后视镜,“你不是很聪明吗?猜猜看。”

    车子飞离了市区,往县城方向跑,这条路线我下午的时候有研究过,是通往最近的一处爆炸点必经的路段, 他会来贵川肯定也是因为这起案件,所以我猜测他是去第一个发生爆炸的宁村希望小学。

    曾煜深邃的眸子散发着精湛的光,赞许的看了我一眼,便点头,“看来我果然没有找错人。”

    又是那样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我注视的后视镜,偏着脑袋一言不发。

    车子拐进上路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让我坐副驾驶? ”

    他停顿了一秒,不答反问,“为什么要让你坐副驾驶? ”

    我竟无言以对,我能想到的可能是,他的副驾驶位置可能只有他爱的女人才可以坐,而我没有那个资格。 大概是意识到我在思考,他沉声道,“我开车的时候不希望旁边有人,如果我让你坐我副驾驶,那就只有一 种情况。”

    “什么情况? ”我好奇的问。

    他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紧接着他打转方向鹽少廳路迹停乐來谏44 “过来我就告诉你。”他眉目清淡,眸色却深不见底。

    旁边是幽暗的山林,风一吹,树叶窸窣作响,这段路鲜少有车经过,偶尔过去一两辆也是匆忙赶路马不停 蹄。再三犹豫过后,我还是下了车,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坐进去之后,我对上他幽深的眼,“说吧。”

    他手搭在方向盘上,指尖有意无意的敲打着,“你真想知道? ”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跟曾煜同处一个封闭的空间,空气仿佛就是静止的、暧昧的、与世隔绝的。

    我看着他,认真地点了头。

    下一秒,他就欺身而来,不由分说攫住了我的唇舌,将我的身体连同着座椅后背一起压倒在这逼仄的车厢 内。

    我心里一惊,本能的推开他,“你要做什么?这可是路边! ”

    “怕什么?你不是很好奇? ”他藤着我的唇,笑的暧昧。

    他明知道我好奇的并不是这个,我别过脸,躲着他的吻。他似有不悦的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低 头在我的唇瓣咬了一口,力道不轻不重,刚好有点痛,在可忍受的范围内。

    “我说过,反抗我可不是聪明的女人该有的行为。”他盯着我的眼睛,眸色越来越深,随即他重新覆上我的 唇,撬开我的唇齿直捣长龙。

    他的吻一如既往地霸道、肆意,我没有任何抗拒的余地,既没有力量也没有决心,他娴熟的吻技总能轻易的 掠夺我的矜持,触动我身上所有敏感按钮,沉浸在他的柔情蜜意里无法自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