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别跟我玩心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呼吸带动着节奏,就在我意识变得迷离的时候,一阵剧烈的急刹车,几辆同款黑色越野车呼嘯而过稳稳的 停在了我们正前方,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曾煜眼明手快抓过后座上的外套盖住了我的身体,将座椅后背调至最低,在我耳边小声的叮嘱,“别 动! ”

    我抓住了他的衣袖,他像是意识到我的恐丨具,揉了揉我的头发才转身下车。

    前面的越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我还没看清两人的样子,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线,“曾老板,好久不 见。”

    邱浩森,我蓦然一惊

    曾煜走到挡风玻璃前方,挡住了我看他们的视线,也封住了他们看我的视线,接着就听见他浅笑的开 口: “以我们之前见面的频率来看,这一次确实有点久了。”

    邱浩森往旁边挪了几步,调整了角度往车里看,又被曾煜给挡了回去,他声音清冷,透着些许猜疑,“车 上还有个朋友?不妨请下来认识认识。”

    曾煜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即摇头,我怎么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邱浩森呢。

    好在曾煜在这件事上还算尊重我,见我不愿意,他便回头拒绝,“不好意思,我女人不喜欢见陌生男 人。”

    他刻意将‘陌生’两个字咬的很重。

    邱浩森见曾煜态度坚决,便采用迂回战术,旁敲侧击,“我想曾老板也知道,前面的村子发生过爆炸事 件,这条路不太平,安全起见,希望曾老板能配合我们调查。”

    曾煜两手插进裤兜,干脆靠在了车头上,车灯打在他宽阔的后背,更加的衬得他肩宽腰窄,“你们警察 一句话,我就得千里迢迢赶来贵川,我可以配合你们调查,但我女人是局外人,她有拒绝拋头露面的权 利。”

    曾煜一口一个‘我女人’听的我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既然如此,就请她说句话,否则我们怎么知道她到底是男人还是真的女人? ”邱浩森不依不挠,不把我逼 出来不肯罢手的架势。

    曾煜的声音明显有些不耐烦,“不巧,她刚睡着。”

    邱浩森沉默了几秒,突然开口喊我的名字,吓的我咯噔一下,我咬着牙,将曾煜的外套轻轻外上拉,盖住 了我的半张脸,半眯着眼看着窗外。

    曾煜见状,嘲笑出声,“原来邱局长以为车里人是顾晚,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曾煜混的再差,也不 至于穿别人的衣服,尤其这个人还是我的‘老朋友’,你说是吗邱局长? ”

    我不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他心里根本就是这样想的,如果在他眼里我真的是别人丢弃的衣 服,他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我。

    “可我听到的却不是这样。”邱浩森并没有相信曾煜的话,“我可是听说曾老板去过几次咖公寓。”

    曾煜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那里有我的一处房产,我去那儿有什么问题吗? ”

    邱浩森语调沉冷,“你的房产刚好是12幢12楼吗? ”

    曾煜语调微扬,带着浓浓的调侃的味道,“邱局长既然调查的这么仔细,怎么不顺便查一下那套房子前房东 和现房东的名字? ”

    原本势均力敌的气势瞬间倒向了一边,邱浩森陷入了沉默,曾煜满意的站査爾身予,V射暮邱播森最后说道 ,“没想到向来严谨如你的邱局长也有失算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应该要去打几个电话,今天要不就先到这 儿?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道理,邱局长该比我清楚! ”

    说完,曾煜就扫了一眼旁边的车辆,示意邱浩森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沉默了一会儿,就听见邱浩森低沉的命令,“走! ”

    我这才松了一 口气。

    伴随着引擎发动的声音,呼嘯而去的车辆扬起一地的落叶,曾煜修长的身躯立在灯光里,静默了片刻才转 身回到了车内。

    我坐起身子,将座椅调整回原来的位置,对他说了声谢谢。

    曾煜偏头看着我,不咸不淡的开口: “谢我什么? ”

    “谢你帮我解围。”我抿了抿唇。

    “解围? ”曾煜咀嚼着这两个字,明显有些不悦,“你觉得我是在替你解围? ”

    “难道不是吗? ”我狐疑的看着他。

    他眸色停顿,流连在我的眉间一动不动,良久才问:“顾晚,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邱浩森? ”

    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我陷入了僵直,我是不是还忘不了邱浩森,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当然忘 不了。别说他是我跟了三年的男人,即便他只是我生命的中擦肩而过的过客,只要发生过那样的关系,我都 不可能忘得掉。

    至于会不会记起,就另当别论了。

    眼下我跟邱浩森刚分开不过几天,谈忘记未免有点太早了吧。

    我看着曾煜的眼睛,答的云淡风轻,“我的答案对你来说重要吗? ”

    我会问出这句话,就表示我心中的答案是否定的。

    他看出来我的态度,沉默的脸上染上一丝萧冷,而后轻嘲出声,“没关系,我会帮你忘记。”

    我又被他赶回了后座,车子重新飞奔在城乡公路上,绕过一个又一个弯路,穿过两座山,终于来到事故发 生的这所小学。

    他把车停在路边,推开车门下车,摸了烟盒和打火机往前走了几步。我跟着下了车,眺望了一眼四周的环 境,昏暗的路灯下是被炸毁的学校残骸,俨然成了一堆废墟。

    啪喂打火机点火的声音,一束幽蓝的光将他的侧脸轮廓照亮,我走向他,安静的站在他身侧,与他保持着 同样的沉默。

    本以为邱浩森的车也是到这里的,上来之前我又否定了我的猜测,如果邱浩森他们也在这儿,他就不会带

    我上来,左右都是会遇见,方才在路上就没必要费那么多口舌。

    某些时候,他确实能给我一种特殊的安全感,我不用问,他不用说,但我知道他明白我的心思。

    抽完烟之后,他便走向了废墟,我准备跟过去,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只是脚下的步子慢了很多,目光也开始搜寻起来。

    叶总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顾晚,你在哪儿? ”

    不方便告诉叶总实情,我只好说了句我在外面。

    叶总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担忧,“刚才回来敲你门,没有回应,前台说你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怕你遇 到什么危险,你应该知道,贵川发生了连环爆炸案,如果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最好不要出去,早点回来

    吧。”

    “我跟一个朋友在一起,叶总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回去。”我压低了声音回答。

    叶总语调微扬,“朋友? ”顿了一下,他继续问,“是邱局长吗? ”

    “不是。”我当即否认。

    叶总没再追问,笑了笑说,“好的,回来了跟我说一声,有东西要给你。”

    应声挂了电话,转身发现曾煜站在石堆上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他身后是无尽的黑暗,巨大的树影如鬼魅 一般在微风中张牙舞爪,仿佛要将他吞没。

    他看着我,眸色清幽,“这个叶总好像很关心你? ”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紧不慢的解释,“老板对员工的关心而已。”

    “最好是。”他从石堆上跳下来,抓起我的手就往回走,我惊讶的问他,“不找线素了吗? ”

    他头也不回,“谁跟你说我是来找线素的?”

    “那不然是什么? ”我疑惑不解。

    他从容的回答,“我只是来看看需要多少钱才能重修。”

    他说找线素是警察的活儿,用不着他操心、他来这儿的目的主要是考察需要多少资金重建。我没质疑他的 话,当然也不相信,考察这种事情随便来个行内人就可以,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马。

    他来这儿一定是有别的原因,至于是什么,他不愿意说,我自然也不会多问。

    曾煜将我送到酒店门口,我诧异的看着他,他便是笑,“你以为你报个咖啡厅名字我就不知道你住这儿 了? ”

    我哑口无言。

    他替我拉开车门让我下车,然后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誓告我,“以后别跟我玩这些小心思!有这个精力不如好 好想想怎么取悦我! ”

    我6尬的点了点头,他拉着我的手转身往酒店走,我惊讶的问他,“你也隹飽堡手:总没有那么多巧合吧。

    曾煜回头睨着我,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女人住哪里,我就住哪里。”

    我想说不合适,可他每次都不给我拒绝的机会,偏偏我每一次态度都不够坚决。

    一回到房间,他就靠了过来,在我身上上下其手,身上的衣服被撕开,我被他抵在墙上动弹不得,只能被 迫迎合着他的吻。

    他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顺着我皮肤的纹理一路向下,指尖仿佛带着火,所到之处皆是滚烫。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惊的我不小心咬到了曾煜的舌尖,他吃痛闷哼了一声,呼吸里透着一丝隐忍和不

    “顾晚,你回来了吗? ”叶总的声音陡然响起。

    莫名有种被捉奸般惊心动魄的刺激感,我紧张的直接将曾煜推荐了浴室,示意他不要声张。 然后整理了衣服,匆忙打开了门,“叶总。”

    叶总看了我一眼,奇怪的问,“脸怎么这么红?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