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怕被捉奸在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紧张的摸了摸自已滚烫的脸,恍惚其词:“没事儿,有点闷热。”

    叶总推开门,径直往里走,走到窗台前,推开了窗户,转身笑着说,“这样应该会好一些,等会儿还热的 话,就把空调打开。”

    我余光下意识的瞥向洗手间位置,心中祈祷着他能马上离开。

    “叶总不是说有东西给我吗? ”我率先开口,直奔主题。

    叶总恍然点头,提了提他手里的礼盒,我这才注意到他手里还拎着东西,他将礼盒放在茶几上,“这是贵川 的特产,一个朋友给我送了三盒,给你和安迪一人一盒,应该是猪脯肉之类的,据说味道不错,你可以尝

    與 ”

    我连连道谢,他只说了一句不要这么客气,然后又问我在这儿住的习不习惯,房间里缺什么就跟他说,他表 现出的对我的关心可谓是无微不至,然而我一点也没有感动到,反而格外的紧张,要知道他的每一句关心落在 洗手间里那位的耳朵里,可能全是挑衅。

    我怕曾煜直接从洗手间里冲出来,便谎称我累了,要洗澡休息了。 ^31-161:^0660444

    他重复了一句,“好的,我就住对面,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他信步走到门口,又回头补充,脸上是温润的笑:“没事也可以叫我。”

    依稀听到洗手间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刚准备关上的门,再次被推开,叶总蹙眉问,“什么 声音? ”

    我连忙讪笑,“没有声音啊? ”

    叶总撇了撇嘴,“可能是我听错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叶总,晚安。”我恭敬的朝他额首,然后迅速关上门,总算送走了他,我急忙冲到洗手间,推开门一眼就 看见曾煜坐在洗手台上,慢条斯理的抽着烟,一脸的云淡风轻。

    “刚才是什么声音? ”我站在门口,与他四目相望。

    曾煜随意的瞥了瞥门口,淡淡道:“门把断了。”

    我先是一愣,绕进来看到铝合金的门扶手断成两半之后几乎是瞠目结舌,我伸手探了探,这确定是铝合金, 不是纸糊的把手?

    曾煜打开身侧的水龙头,将抽了一半的烟伸过去,滋的一声,他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将潘灭的半截烟丢进 了垃圾桶,“你们公司的老板都是这么关心下属的? ”

    就知道他会误会,我连忙开口,“不是。”

    “不是?那就是只关心你这么一个下属? ”他不悦的打断我。

    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只好说他确实都是这么关心下属的。

    “你确定? ”他慢慢靠近我,我本能的往后退缩。

    我肯定的点头,一脸正直的看着他。

    他继续往前,可我已经退至墙根无处可退了,他伸出一只手撑在我耳旁,若有似无的笑,“我还以为只有我 会稀罕你,没想到你还挺吃香? ! ”

    说话间鼻息可闻,只觉得我的脸越来越烫,耳根都烧灼起来。

    见我没了话语,他收回手插进裤兜里,姿态散漫的看着我,“不是说要洗澡睡觉吗? ”

    我小声开口,“你今晚真的要睡这里? ”

    他只是看着我,不置可否的表情。

    我绷着一口气,有些为难。

    “怎么?不方便? ”他问我。

    我点头,是挺不方便的呀,毕竟我是来出差,不是来旅游,房间是老板给开的,老板人就在对面,出差期间

    带男人在公司的房间里睡觉怎么都说不过去

    曾煜显然是曲解了我的意思,他不悦的眯起眸子,“怕被捉奸在床? ”

    “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解释,却发现这莫须有的罪名根本无法解释。

    “那是什么意思? ”他耐着性子问我。

    既然解释不清,索性不解释了,我记得他的门卫说过一句话,曾先生的决定是没有人能左右的。他要是执意 在这儿睡,我想阻止也没有办法。

    “好吧,你就在这儿睡吧。”我妥协。

    他满意的勾唇,笑的很深,然后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灼灼的注视着我。

    “干嘛? ”我狐疑的看着他。

    他抬了抬下巴,“你不是要洗澡吗? ”

    我有种头顶充血的感觉,他这是要看我洗澡的架势吗?我简直要羞愤而死。

    我抓着他的衣服,将他推了出去,他也不反抗,任由我将他推出了门外,好整以暇的开口,“需要我提醒你 一句吗?门锁坏了! ”

    “你把我推出来,我一样可以开门进去。”他声音里都夹着笑。

    我懊恼的说我不洗了,他朝我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舔了一口,说他不嫌弃。

    他的声音很低,清浅的声线缭绕在我耳畔,我身子微微一颤。

    这个细小的反应落在他眼里成了纯天然的催情剂,下一秒我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进了他怀里,他托着我的 后脑勺纵情的吻着我。

    本该是一夜旖旎,偏偏新的一起爆炸案发生了。

    曾煜以为是普通的电话,不放过这一点缠绵的时间,将手机摁了免提放在床头柜上,继续吻着我的脖颈。听 到是新的爆炸案后,他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

    “这次是青蓝小学,也是这批捐建的学校中第六所。不同于前五起爆炸案,这一次,X寸方只炸了一半,留下 了一间教室。”

    曾煜眯起眸子,沉声问:“为什么只炸一半? ”

    “那间教室新挂上去的黑板上写了一行字,是给您的。”

    “什么字? ”曾煜问。

    对方回道:“大意是未竣工的已经炸完了,下一次爆炸就不再是工程损失这么简单了,因为剩下的几所学校 已经开始上课,再次爆炸,会直接危及学生和老师的生命。如果不想有人死,就……”

    曾煜眸色一紧,“就什么?

    “就让您明晚独自去到那间教室。”

    “没有别的线素? ”曾煜问。

    “还在排查,目前没发现任何可疑线素,您要不过来看一下? ”

    “好,我现在就过去! ”曾煜挂断了电话,低头发现我还躺在他的身下,浓郁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他吻着 我的唇,“等我回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