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我想你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以带我一起吗? ”我抓住曾煜的手。

    曾煜蓦然回头,幽深的眼底藏着淡淡的笑 容,他的手在我胸前掠过,唇角扬起暧眛的 笑:“刚才的事还没做完,乖乖躺着等我。”

    说罢,他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翻身下床,正准备去洗个澡,手机响了起

    来。

    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和号码,我迟疑着接了起 来,低沉的一句质问,来自一个格外熟4声 音:“你不是说你只是来出差? ”

    我顾自点头,“我没骗你,确实#老板出来 的。”

    又是质疑的口吻,I办#么你会跟曾煜在一 起?你当真以为我不上是你? ”

    我无从解释^沉默以对。

    邱浩森@吾里透着一丝阴沉,“顾晚,不要 让我后悔I这个决定。”

    只有我知道他所指的决定是什么。

    “如果你不行,我可以换一个人,我不希望赔 了夫人又折兵的情况发生。”邱浩森一字一句的开 0。

    其实我和邱浩森分手那天,纪检部门的人一 直暗中跟着我们,邱浩森想出了一个将计就计的 办法,和我演了一场和平分手的戏码,骗了所有 人,也差点骗了我。

    在酒店房间的时候,邱浩森主动开口允许我 去找曾煜,也默认了我和曾煜的关系,但是有一 个条件,我要把我尽可能所掌握的关于曾煜的信 息和动向全部告诉他。当时他跟我提这个,的 时候,我心里充满了怒气和怨恨,这彳—我利 用我有什么区别,但是当邱浩森伏#身上恳求 我,说曾煜背后的贩毒集团祸#參少无辜的人 时,我心软了。

    他说,顾晚,我年,跟了曾煜七年, 从来没有在他身过任何线索,我尝试了太 多的办法,胃劳,但凡我有更好的选择,我 都不会把—扯进来。

    那个时候我依然在犹豫,直到他说,“顾晚,

    你难道不想知道吴磊究竟是因何而死吗? ”

    吴磊的死官方说法是吸毒过量导致精神出现 幻觉从而坠楼身亡,但邱浩森一直坚定是曾煜杀 了吴磊,他说即使吴磊真的是自己跳楼的,单单 吸毒这件事也跟曾煜有脱不了的干系。

    吴磊是査理的下线,而査理是三爷的人,三 爷和秦老板十几年前就跟着曾煜的父亲曾贤做 事,他们从事毒品交易所谋得的利润有百分之六 十都进了曾煜的口袋,没有曾煜这个背后毒枭, 就不会有那么多被毒品坑害的无辜百姓。

    经历过被吴磊的前妻用毒品栽赃之后,,接 受了邱浩森的建议。

    曾煜来080公寓找我的事情是#诉邱浩森 的,我和曾煜之间的一举一动^会找时间告知 邱浩森,但是这一次,弓-―不知道曾煜也会 来贵川,并且会来找

    邱浩森对我信半疑,我只说了一句我 没必要骗他没再追问。

    依稀―对面房间开关门的动静,我压低了 声音问邱浩森,“你认识我们叶总吗? ”

    “哪个叶总?全名叫什么? ”邱浩森问。

    “叶连硕。”

    邱浩森顿了一下,大概是用笔在记,“我让人 去査一下,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人? ”

    “他认识你,好像还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邱浩森的车不小心撞到我的时 候,这个叶总就在旁边的车上,听到了我们所有 的对话,如果是这样,那么当时邱浩森在扶我的 时候,问我是不是有事,我小声的回的那句‘回去 电话说’岂不是也被他听见了?

    邱浩森让我静观其变,说就算知道我丨0关 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毕竟他只罾商人, 跟圈内的事)[应该没多大联系。

    我安心的点了头,邱浩森—会儿,低 声道:“顾晚,我想你了。^.4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在哪儿。

    他说他住在近的地方,问我愿不愿意 过去找他。

    我问‘么没有去爆炸案的现场,他说马警 官去了。

    马警官就是北京过来的名探,跟他一起到这 儿的外援。

    他暗示性的邀请让我心猿意马,我说曾煜让 我在这儿等他回来。

    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即便是看不见他的表 情,我也能感受到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半晌之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我 去你楼上再开一个房间。”

    “别…”我想拒绝,可他已经挂了电话。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样太危险了, 别说曾煜什么时候回来我根本不知道,就,我 能在他回来之前回到房间,我身上难^留下邱 浩森的味道,他随便碰我一下就可—见破绽。

    我随手刪除了通话记录,帛#7浴室,洗手 台上还沾染着曾煜的烟—着镜子里自己, 突然觉得很陌生。

    我只想安安做个情妇,却没想要这样 夹杂在两个间。

    我没@诉邱浩森,也不敢告诉邱浩森的 是,从一开始,我就对曾煜有种特别的情感,我

    愿意陪他演这场戏也只是因为对方是曾煜。现在 我已经分不清,我到底在谁的面前扮演着情妇的 角色,又在谁的面前扮演着戏子的角色。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现在好像是两 个都占了,可当真是我无情无义吗? !

    我将身体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确保没有留下 任何关于曾煜的味道才重新穿好衣服出门。

    邱浩森已经将房间号发到我手机上了,刪除 短信后,我走楼梯上楼。

    穿过走廊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生怕被监控 拍下我的脸,我敲响了门,咔哒一声门,开 后,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我整个人拽了^去,我 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下一秒,#被他拦腰 抱起,同他一起滚进了大床。、

    我前所未有的紧张夂不^地推攘着他的胸 口,“别,这样会被他”

    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就好像偷晴一 样,他的吻我脸上,我就控制不住颤抖起 来。

    邱浩森不以为意,“放心,我不会再像上次一

    样,以后都不会在你身上留任何痕迹。”

    他是想要我在曾煜身边的同时还和他保持这 种关系吗?他是不是疯了? !

    我抗拒着他的吻,捶打着他的身体,可他根 本不在意,捉住我的手禁锢在身侧,撅着我的唇 舌一如既往地肆意、疯狂。

    我最终还是在他的粗暴的镇压下妥协了,身 体变得越来越敏感,他的每一次逗弄让我颤抖许 久。

    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偷晴的快感,那,普 通做爱甚至野外都截然不同的体验。

    即便曾煜并没有在楼下,但只’栽一想到, 他随时会回来,随时会发现我^并,随时有可 能会来找我,我的身子就再1承受不住倾泻而

    “这么快就' !浩森摸着我的锁骨,

    啃咬的我的胃‘、意犹未尽的开口。

    “快4结束不好吗?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

    气,“你跟我一样,不希望他发现。”

    他比我更害怕功亏一篑。

    “可是这样很刺激,不是吗? ”他抚摸着我的 脸,贴着我滚烫的身体磨蹭着我的肌肤,“你可从 来没有这么快高潮过! ”

    我羞窘难耐,别过脸闭上眼重重的吸了口

    气。

    他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声音沉 冷如水,透着浓浓的威胁,“你们做了几次? ”

    “一次。”说没有他不可能会信,但如果说实 话,我又怕会激怒他,虽然一次和两次并没有什 么区别。

    他眸色瞬即沉了下去,捏着我下罾手力道 不断收紧,我痛的忍不住闷哼出声《难才如梦初 醒般松开了手。

    “他也让你这么爽吗彡彳―手撑在我耳侧,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1的青筋突起,眼底染 上的红血丝,五露着他现在异常愤怒的事 实。^

    生气在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就该想到

    会有这么一天。

    我沉默着,没有回答。

    他依然较着劲,不依不挠的问,“你也在他耳 边这样喘?也在他身下这么浪?顾晚,我后悔 了! ”

    他俯下身子用力的吻我,一遍又一遍的在我 耳边重复,他后悔了。

    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

    “没有机会了,我已经脏了。”我自嘲着开

    III。

    他的吻戛然而止,伏在我脖颈间,细细的颤 抖,像是在逼自己接受这个他不愿接受的―。

    身上的余温好不容易散尽,他忽,振作起 来,抓着我的腰身再一次贯穿了我^体。

    突如其来的攻入让我猝不^:我本能的叫 了出来。

    “别要了,他快了。”我控制着自己的 呼吸,小声提醒^^

    “不管,,就算他现在站在我们面前,我 也要要你@抱着我的身体在床上翻滚,愈渐粗 暴的力量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施加在我身上,我被

    迫承受着所有好与不好的一切。

    窗外是陌生的城市,却有着一样醉人的夜 景,夜的尽头是无尽的黑暗,还有无尽的欲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