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这么快就爱上我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完事之后,邱浩森像以前一样抱着我去洗 澡,身体被温热的流水一遍一遍的冲刷,他低垂 着眼帘,沉默不语。

    穿好衣服之后,他将我重新捞进怀里,不知 道从哪儿拿出了一瓶香水,挤了一些涂抹在我的 耳后,又将香水瓶放进了我的随身挎包里,“机场 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喜不喜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可以掩盖 一些他不希望被曾煜察觉的细节。

    他帮我开门,见我低下了头,I#着说,不 用担心监控,他会让酒店方删 我应声,依然是低着。

    走出楼梯间,我的速度回到房间,下 意识的瞥了一眼叶总的房间,房门紧闭, 里面没有任^音。我从包里拿出门卡开门,不 小心将香―了出来,没等我反应过来,胃只手

    将香水稳稳的接了住,拿在手里观赏。

    “你,回来了! ”我紧张的如鲠在喉。

    曾煜睨了我一眼,余光却流连在那瓶香水 上:“再不开门不怕被你的叶总看见? ”

    我恍然,立即刷卡进门。

    曾煜还将那瓶香水捏在手里,拇指在瓶身有 意无意的摩挲,他漫不经心的动作足以让我紧张 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凑近我,闻了闻,“很香,你出去了? ”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说了事先准备好 的谎言,“我担心你,就想出去找你,但又怕跟你 错过了,所以就回来等。”

    这是邱浩森替我想的措辞,他说,#愿意 相信这样的谎言,哪怕明知它的可@艮低。

    “笨蛋,我既然让你等我,;^会尽快赶回 来。”

    他伸手揉着我的注意力集中到我的发 梢上,“头发怎么一 ”

    我心里惊,闷声回答,“刚洗过澡。” 他停—片刻,将香水放回我的挎包里,又 将我的挎包卸下来挂在了身后的衣帽架上,搂着

    我的身子,“趁我不在偷偷洗?嗯? ”

    他含着我的耳垂,轻轻地啃咬,又痒又麻的 感觉使我本能的缩着脖子。刚刚才经历过两场情 事的身体根本禁不起他任何的挑弄,随便几句热 而细的耳语我就彻底软了下来。

    原以为他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没想到他只 是吻了我一会儿,便松开了我。

    他说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今天就先不陪我 了,等事情全部处理完了,他会加倍弥补我。

    我并不期待他的弥补,只是问他重要的事是 跟最新一起爆炸案有关吗?

    他捏着我的鼻子,意味深长的开口你变得 跟最开始越来越不一样了,顾晚,#应该是好 奇心这么重的人。”

    他笃定的语气让我讪笑着,重复着 邱浩森交给我的台词心你而已。”

    曾煜眯了眯心我? ”

    我点头

    他看—一会儿,一把搂着我的后腰,将我 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腹下,勃发的触感让我霍

    然一惊。他笑着开口,“这么快就爱上我了? ”

    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神,仿佛要将我看尽,我 心虚的避开目光,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才没 有。”

    他敛了笑,正色道,“如果明天没有意外发 生,我一定会把今晚欠你的加倍给你,你先好好 休息,把精神给我养足了。”

    我想起之前通知他的人在电话里说,爆炸案 的凶犯要求他明晚独自去爆炸现场,他所说的意 外难道是有什么危险?

    如果真的如新闻所说,这次的爆炸案^'对 曾煜的话,那么对方提出这样一个要求4难保不 会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

    我想问清楚,但又怕他起只好等他离 开之后去问邱浩森。

    我听话的点头,满意的勾唇,离开之 前,他下意识的眼挂在衣帽架上的挎包。

    总有一致冲冲回来要跟我做爱,却通 过一瓶香—觉到了什么蛛丝马迹,然后找了借 口弃我而去的感觉。

    我给邱浩森去了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告 诉了他,他刚好准备离开,得知曾煜已经走了问 我要不要再上去,我说不要,刚才都已经怕的要 死了,可不想再冒这个险,邱浩森便是笑,然后 我就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猜测他是离开了。

    我问了他爆炸案现场的情况,他说的跟我在 电话里听到的内容相吻合,我问他对方是不是想 趁机打击报复曾煜,他说可能是,警方现在怀疑 这次的爆炸案是三爷的人做的。

    三爷被曾煜出卖,到现在还关在笼子里,三 爷的窝被剿灭了之后,他的人一部分被,,起 来,一部分流窜到全国各地,其中就—I:人逃 到了贵川,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们确实跟 着三爷参与了毒品交易,所以能拿他们怎么 样。

    他们是本地人,出入山区不被警察发 现。他们炸毀了 建的学校,一方面是跟政

    府叫板,另是想逼出曾煜。

    他们—让曾煜在明晚独自去完那件残存的 教室,可能就是想趁机毁灭曾煜替三爷和死去的

    兄弟报仇。

    我大惊失色,忙问他们打算通过什么样的手 段毁灭曾煜。

    邱浩森说他也不知道,毕竟那里已经被警方 控制了,对方要想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动曾煜并不 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虽然是这样,但对方既然在明知警察会干预 的情况下还提出那样的要求,难保他们不是有备 而来。

    邱浩森说,明晚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至 于曾煜会不会有事,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我略微有些沉默,心中像打翻了―6—样 不是滋味,我骗了曾煜是真,但我#担心他却 不是假,他的命是我的救得,丨一隹都不希望他 出事。

    邱浩森叮瞩我不乱想,尤其不要思想 越界,从他的语能明显感受到警方并没有 替曾煜想对罾^思,甚至还希望能借此机会除 掉曾煜。~

    这是我第一次认同白芹的说法,不是任何时

    候都能相信警察,他们本身就存在很多徇私枉法 的黑幕,我以为至少邱浩森是清正廉明的,没想 到他也会纵容这样的行为。

    我说,你第一次让我有失望的感觉。

    他却说,法律不该保护曾煜这样的人。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还坐在电脑前査找关 于爆炸案的详细资料,网上的很多新闻都被警方 过滤了,其中就包括曾煜也来了贵川的部分,倒 是有些网友的评论里爆出了一些内幕,但也全部 都是我所知道的。

    叶总过来敲门,让我收拾收拾跟他们丨去 吃饭,我请他们进来等,然后去洗手丨脸, 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总站在我书桌#盯着电脑 屏幕,“你好像挺关注这次爆炸”

    我愣了几秒,笑着了电脑,“网上炒 的比较火,所以关注”

    叶总弯了弯上很多消息都被警方屏蔽 了,你想知可以问我,我知道的应该多一 点,当然‘可以去问邱局长。”

    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邱浩森让我觉得他是

    在试探我和邱浩森的关系。

    我敛了笑,“我和邱局长已经没有联系了,可 不可以请叶总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叶总以为我生气了,一脸愧疚的向我道歉, 说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听说我和邱局长以前是 那种关系,他也知道我和邱局长分手了,但他还 是有所怀疑,所以才多嘴提了几句。

    他说他怀疑的时候,我的心都绷起来了,但 也不能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笑了笑,说没关系。

    叶总大概是觉得过意不去,便笑着说,“为 了‘赎罪’,我可以带你去现场! ”

    “今天晚上。”他看着我的眼睛补充 我登时眼睛一亮,“真的吗? ”么 见他不置可否的点头,我罾^了点心思, 他不是只是个商人吗? —应该是被警察封

    锁了吧,他凭什么带场。

    大概是看出猜疑,他抿了抿唇,勾着 笑,“我跟丨的马警官比较熟,到时候他会那 排一辆车―们进去,我们也只能在附近,靠不

    得太前。”

    “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 邱……”他刚要说出邱局长的名字,意识到刚才答 应过我不要再提的,又立马改了口,“对,谁都不 能说。,’

    我连忙点头,然后拿着东西和他们一起出去 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我问叶总,为什么要去爆炸 现场。

    他只是笑着说,跟我一样,纯属好奇。

    我没有多想,他能带我进去就可以了,别的 不该我管,我也并不在意。

    吃过饭后,他们要去附近的茶楼I个朋 友,问我要不要一起,我拒绝了,想去楼下 商场逛逛。

    他叮瞩了一句早点回去;^跟安迪一起离开 了。 ^

    我走扶梯下过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时, 突然伸出来将我拉进了广告牌背后,我几 乎是条件的惊叫,嘴巴却第一时间被人封

    住,耳边是低沉的声音,“别叫,你叫我就在这儿

    强了你! ”

    我瞪大了眼睛,曾煜勾起一抹冷魅的笑,“背 着我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嗯?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