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三章不介意你窥视些别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胳膊健硕有力,勾着我的脖子使我动弹 不得,手掌捂着我的嘴巴,依稀能闻到掌心淡淡 的烟草味儿,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清香。

    见我眨了眨眼,他慢慢松开了手,脱离了手 掌的禁锢,我如释重负的喘了几口粗气,而后渐 渐平静下来,“他只是我老板。”

    “老板? ”曾煜依然圏着我的脖子,与我肌肤 相贴,“如果我看到的不是你们一起吃饭,而是做 别的不可描述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用一4是 我老板’来搪塞我? ”

    我没有敷衍他的意思,但他的#让我莫名 有些恐慌,尤其是听到他口中‘做别的不可 描述的事情’,我自然的纟|至 1)1^0邱浩森的昨晚。

    “没有,你不要我推了推他的手臂, 却是枉然。

    他用瘦巴抵着我的肩膀,鼻气与呼吸 尽数喷洒—的脖颈上,热而麻的感觉让我一阵 颤栗,“误会? ”

    他声音低沉,音调很低却足够掷地有声:“顾 晚,我相信你不代表我会放纵你,我现在宠你也 不代表我以后会一直宠你,希望你不要恃宠而 骄,更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

    他一口晈在我的脖颈上,手也顺着锁骨往下 用力,力道时而重时而轻。

    我和他的身体夹杂在广告牌和墙面之间,耳 广告牌的另一侧就是路过的行人,我很怕有人闻 声逗留,而他又不知收敛,难免不会在朗朗乾坤 下对我做些什么。

    我慌乱的点头,晈紧了牙关连呼吸都用 力。 ^

    他满意的勾唇,在我胸前流连#会儿才舍 得放了我。

    我调整着呼吸,他畠掏出一张卡递给 我,眉眼带笑,“以后十么就自己买,密码是 你第一次见我的#只要你不买航空母舰,应 该是不会爆

    我看—的眼睛,忽然明白了什么,难道他

    以为昨天那瓶香水是叶总送给我的?所以才这么

    计较我和叶总的关系,还给我卡让我想要的自己

    买。

    我想拒绝,想解释,但他把我的手推了回 来,然后重新抱紧了我,用力的吻着我的唇,比 以往的每一次都更加用力,唇齿间带着炙热的欲 火,昭示着张狂的欲望。

    我把这个吻理解成他和我诀别的方式,今天 晚上会发生什么,我们谁都无法预料,连他自己 都无法确保他能平安的回来,所以他一直在等 我,等我从酒店出来,等我和叶总他们吃完饭, 等一个和我单独告别的机会。

    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出于本能#抓他的 手,可是扑了个空。看着他远去的@消失在我 狭窄的视线里,我第一次尝到的痛苦。

    原地站了很久之后,#^4慢走出广告牌。

    漫无目的的行走看着眼前的川流不 息和人来人往,台反思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生 活方式和生胃我一直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活 在城市的—里,生而不得,死而不已。不会有 人给我们希望,也不会有人对我们失望,我们从

    事着最肮脏的工作,赚着用身体换来的钱,我经 常用‘没资格’来约束我的思想和行为,以为这样 我所有的堕落和沉沦便都有了足够的理甶。

    现在看来,这也不过是我放纵的借口。

    回到酒店我便一直在关注着爆炸案的最新动 态,差不多七点钟的时候,邱浩森给我打来电 话,特地叮瞩我八点钟以后哪里也不要去,在我 再三的追问下,他才承认对方让曾煜去往爆炸点 的时间正是晚上八点半。

    我有些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去敲叶总的 门,等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叶总刚洗,出 来,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晶莹的水珠#着皮肤 的纹理往下流。

    我尴尬的收回了视线,低—也什么时候出

    发。

    他恍然笑道,“进”

    我愣着步子一眼他的身体。他身材比 例其实挺好”“对有些瘦削,肌肉的线条也不 是很明显“普通中等身材。

    见我犹疑,他转身往里走,“我打个电话叫安

    迪过来,你在这儿稍微坐会。”

    跟吴磊在一起的时候,我是没有要和别的男 人刻意保持距离的观念的,因为吴磊不介意,我 也不介意,我们的工作性质也不允许我们和异性 保持距离。但自从跟了邱浩森,他隔绝了我和任 何异性的往来,渐渐地,我也有了孤男寡女不能 共处一室的意识和概念。

    知道安迪要过来,我便放松了许多。

    叶总打完电话递给我一瓶水,然后去衣柜里 拿了衣服转身进了洗手间。

    我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房间,书桌上,放 着笔记本电脑,旁边还放着一叠资料,^身往 桌前走,探着身子瞄了一眼资料上#蓉。

    大致看到爆炸两个字,看#的是爆炸案相 关的资料,我想上前看伸出手,身后突 然响起叶总低沉的声尔在看什么? ! ”

    我惊然转身已经衣冠整齐的站在那儿 目光灼灼的我指了指那叠资料,吞吞吐 吐的解释#好奇看了一眼。”

    “看到什么了? ”叶总的声音意味不明。

    “就看到了爆炸两个字。”我如实的回答。

    叶总大步走过来,将那叠资料重新整理了一 遍,夹进了旁边的文件夹里,然后拉开抽屉,塞 了进去,这才笑着说,“都是我跟马警官要过来的 资料,你也知道,泄露警方机密是要负法律责任 的,所以……”

    他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刚才的语气重了一 些,不好意思啊。”

    我摇了摇头,“没关系,可以理解,是我不该 窥视老板的东西。”

    叶总微微勾唇,眼底的笑意渐深,“我,意 你窥视些别的。”

    “嗯? ”我没反应过来,门外响#敲门声, 叶总提醒道,“安迪来了,去开I#

    我过去将门打开,是我,眼里闪过 一丝惊讶,随即便恢常,绕过我径直走向 叶总,“叶总,经到楼下了,可以出发 了。”

    “好,―先下去,我穿个鞋。”

    马警官‘安排’的车其实就是一辆普通的越野

    车,是贵川最常见的牌子,车牌是当地的牌照, 应该是有了这个牌照就可以自甶的上山。

    我问安迪这辆车可以出入警察封锁的区域 吗,安迪说可以,这个车牌号是警方那儿登记过 的。

    等了大约十分钟,叶总才下来,他打开车门 坐在了我身边,车子发动之后,我莫名开始紧 张。

    车子刚开进山区,便被人拦了下来,紧接着 就看见安迪换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一个四十#岁

    我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过他的话。

    这次爆炸的地点比和曾煜去的那个 还要远,而且是刚好罾方向,同样是绕过几 座山,穿过几片后在一个半山腰的小山坡 上停了下来

    车前—密的树枝,透过树枝的缝隙是可以 清楚地看见那个在废墟中孤然伫立的独栋教室

    的,周围还拉着警戒线,一辆黑色31^停在教室 的不远处,车顶上赫然坐着一个熟悉的男人正在 悠闲的抽着烟,简单的白色丁恤和深色休闲裤, 俨然一副苍穹之间舍我其谁的霸气与张狂。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叶总探着身子, 从他的视线里我能猜到这周围一定隐藏着很多 人,有警察,也有凶犯。

    曾煜一手捏着烟,一枚精致的打火机在他另 一只手里娴熟的旋转,啪嗒啪嗒打火机开合的声 音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那间教室的门一直紧闭着,里面有什我 无从知晓。

    随着曾煜抽完了一支烟,时间,#后的时刻 越来越近。他徒手捻灭了烟头.一牟顶上纵身一 跃稳稳的站在地面上,枚打火机塞进了口 袋里 口位置。

    我下意,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顿然惊 觉,我的@壳现在正挂在曾煜的脖子上。

    “时间到了! ”安迪在前面极小声的提醒。

    车里的氛围也紧张到了极致,我们所有人都 盯着曾煜,我更是瞪大了眼睛。

    曾煜抓起我的子弹壳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然 后慢慢靠近那间教室。

    我问叶总,有没有可能那间教室早就布置好 了炸药包,只要曾煜开门进去,就能引爆炸弹。

    叶总瞥了我一眼,笑着说,“你当警察都是吃 软饭的?这附近全都严密的排査过,那间教室自 然是重点排査的对象。”

    “可是这次爆炸案还是发生了不是吗? ”我冷 不丁问出这么一句,让叶总哑口无言。

    前面五起爆炸案发生之后,后面校一定 也是经过一定的排査和保护措施的第六所学 校还是爆炸了。这说明了,警动根本就不 影响他们布置炸药。

    叶总忽然沉默了^&的皱着眉头像是在思

    考。

    就在我力分散的时候,突然一声振聋 发聩的爆―自正前方响起,划破了整个静谧的

    夜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