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他经历过更剧烈的爆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间屹立在废墟砖瓦间的教室瞬间被喷发的 火光吞没,浓烟滚滚而上,空气中充斥刺鼻的味 道。

    我还没在恐惧中晃过神来,叶总他们已经跳 下了车,四面埋伏的警察第一时间从灌木丛中冲 了出去,我愣在原地,惊愕的看着那团如野兽般 剧烈跳动的火焰。

    “曾煜。”我小声的嘀咕着,眼泪汹涌夺眶。 听到的有对讲机的声音,有呐喊的声9也 有风吹树林簌簌作响的声音。

    有人大喊了曾煜一声,也有人 ##消防员前 去灭火,我的目光飞速的在混景中寻找曾 煜的身影。刚才的爆炸,@#手不及,我连曾煜 有没有走进那间教室看见。

    我完全不敢丨,如果他现在已经…… 我用力※紧了下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

    切。

    原先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攀着树枝跳了下去,

    叶总两手握着拳,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紧张,安迪 冷声问了一句,“要不要我下去看看? ”

    “不用。”叶总挥手,“他不会有事的,我相信 他。”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火焰与树林明暗对比的 缝隙里走出一抹修长的身影,安静的伫立在瓦砾 堆±^,深邃的眼眸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掠过我所 在的位置时有片刻的逗留,仿佛他看见了我。

    一秒过后,他的身体沉沉的往一边倒去。

    几名警察眼明手快的接住了他,将他抬到了 旁边平坦的空地上,救护人员围了上去,―了 我的视线。

    “他怎么样? ”邱浩森的声音吸,我的注意

    力。

    “应该是暂时性的昏药的威力不大,对 方根本没有想要他的”说话的是一名身穿制 服身材魁梧的警前在网上看过他的照片, 是马警官。

    我推‘门下车,往前走了几步,与叶总并

    肩而望。

    叶总偏头看了我一眼,便继续注视着前方, 清冷的开口,“我收回之前的话,警察也有失误的 时候。”

    这根本不是警察失误,而是对方有足够的能 力在警察的眼皮子地下安放炸药,可能是警队里 的人也说不定。

    “他受伤了。”我小声嘀咕。

    叶总嗯了一声,“放心,他经历过比这更剧烈 的爆炸,这点小场面对他来说构不成影响。”

    “更剧烈的爆炸? ”我愕然的看着他。

    他嘴角依然噙着笑,那笑却有些一不 明,“很多年以前的老新闻了,应该很多4都忘了 吧。”

    “网上能査到吗? ”我脱口而,

    叶总偏头看着我,“你—对他的事儿很关 务.

    心? ”

    我收回目光,摇头,“只是好奇而已。” 叶总低笑,没再多提。

    树枝的那一端,有警察说接到一通隐藏

    号码的电话,邱浩森警觉地接过电话,放在耳边

    听,表情严肃而冷厉。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忽然转眸看了曾煜 -眼冷冷的回答:“好的,我会转告。”

    马警官问他是不是对方打过来的,邱浩森冷 然点头,说对方已经知道了周围埋伏了警察,刚 才的爆炸只是个警告,他们让曾煜独自驱车去到 他们指定的地点,如果再发现有警察跟过去,不 会再给曾煜留足够的安全距离。

    旁边贵川的警察问现在要怎么办,邱浩森沉 声回答,“先等曾煜醒过来。”

    叶总的双拳有意无意的收紧,嘴#哝 着,“这么久了,该醒了啊。”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这种规,震动只能 造成极为短暂的晕厥,不会昏久。

    “你的意思是他的情@彳^:佥? ”

    “也不一定,他叶总及时的收住了 话语,“没事儿,一‘看。”

    曾煜依@'尚着,医护人员遮住了他的脸, 我看不清#@表情,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左右,听 到一句:“他醒了。”

    邱浩森和马警官第一时间冲到了曾煜面前, 全场安静了几秒,就听见曾煜低沉的声音,带着 低低的嘲讽,“不好意思,让邱局长失望了。” 邱浩森縮回探出的脑袋,面无表情的回 答,“你醒不来才是让我失望。”

    在外人面前,邱浩森俨然一副尽职尽责的好 警察的模样,如果是平时,他的回答该一定更加 刻薄。

    马警官将对方的要求告知曾煜,曾煜沉默了 一会儿,转身问旁边的小警员:“有烟吗? ”

    小警员紧张的摇了摇头,曾煜又看[^浩 森,嘴角噙着戏谑的笑,“我怎么说也#配合警 方,连根烟都不给,我怎么给你们# ”

    邱浩森神色凝重,“我不抽;^

    曾煜耸了耸肩,“那们把剩下的学校炸 完好了,反正我该做做了。”

    邱浩森皱着头问道,“谁有烟? ! ” 鸦雀无罾^

    在场—是些小警察,就算带了烟也不敢拿 出来,于是便陷入了僵持。

    叶总转脸对身侧的艾伦说,“把车上的那包烟 送过去。”

    “好的。”

    艾伦转身上车,摸了一个烟盒便飞快的跳了 下去。

    邱浩森和马警官等人看见艾伦皆是愣了一 下,曾煜则顺着艾伦去时的方向朝我这边望过 来,他如鹰隼般犀利的眸子穿过树叶的缝隙瞬间 就瞄准了我,我下意识的往旁侧挪了一步。

    邱浩森也警惕的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我 的位置逗留。

    曾煜接过烟盒后,轻描淡写的说二

    不错,刚好是我喜欢的牌子。”

    叶总一声轻笑,从他渐弯^^隐约感觉他 和曾煜是认识的,有一曾煜的肯定他很 欣慰的感觉。

    不过眼下并'够的闲情逸致去询问他和 曾煜的关系点了一根烟之后,便转身上了 车,马警‘代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场面话。

    我咬了咬嘴唇,问叶总,“警察不会真的让曾

    煜一个人去吧? ”

    “那不然昵?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不顺着 他们,他们或许能让曾煜原地爆炸……”他一句有 口无心的话说完,我和他几乎同时惊悟。

    “车! ”我惊呼出声。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高了,扭头一 看,那边的人正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这边,包括 邱浩森。

    曾煜已经发动了引擎,车子已经渐渐的往前 滑行,他的手搭在车窗上,正慢条斯理的抽着 烟。

    叶总立即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那^^马警 官手机就响了起来,叶总脱口而快拦住曾 煩,那辆车有问题! ”

    马警官当即扭头看曾煜全然没有意 识到危险,依靠在车头朝邱浩森比了个嘲 讽的手势。

    “曾煜车! ”马警官一声令下,所有人 都意识到况的危险性,马警官更是拉着邱浩

    森频频后退。

    曾煜也恍然过来,丢了烟猛地踩了油门朝山 下全速冲了出去,车子飞驰了数米远,直直的冲 进了悬崖,几乎是轮胎脱离地面的那一刹那,惊 天动地的爆炸声震彻山谷,熊熊火焰随着车身一 起坠入深渊。

    那样危险的时刻,可谓是电光火石之间,曾 煜推开了车门,纵身一跃,摔回了地面,滚进了 旁边的灌木林里。

    我因为精神高度集中,一时之间没能调整好 情绪,直接晕了过去,依稀感受到被人抱上了 车,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贵川民医院 的病房里,叶总坐在窗边的沙发上4^指飞快的 敲击着电脑键盘,我动了动身现手上插着 吊针,戳到了皮肉,微—;

    听到了我的动总回头看我,“你醒 了。”

    “嗯。” ^

    他给—后垫了个枕头,扶着我往上靠了一

    些,我问他我怎么了,他笑着说,“没事儿,吓晕

    了而已。”

    吓晕……我竟无言以对。

    我又问那曾煜昵,他看着我的眼睛,隔了几 秒才回答,“还不清楚,好像有轻微的脑震荡,滚 木林的刺条在他身上割了好多外伤,而且……”

    他微微蹙眉,“他本身是有伤的,在腰间,灌 木把原本的伤口割裂了,还在上面划了一道新 伤。”

    叶总介绍的时候,我都能想象到那样触目惊 心的伤口画面,本能的眯了眯眼,仿佛那些伤口 带来的疼痛我能感同身受。

    叶总说这一次曾煜立了大功了,十几名 警察的性命,而且爆炸团伙也已经获了。

    我问他怎么捕获的,他说本就怀疑有 内鬼,只是一直没有证'^能妄下定论,但 是这一次爆炸几乎是定布置炸弹的人正是 当时在现场的那和工作人员当中的人,后 来经过逐个卩审问,锁定了两名嫌疑人,― 名是当地,个民警,还有一个正是带我们上来 的那个中年司机。

    我当时有点震惊,简直不敢相信,难怪那个 男人会第一时间冲下去。

    叶总摊了摊手,“那个人是警方安排的,跟我 们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我点了点头,迟疑着问,“曾煜,他现在在哪 儿? ”

    我和曾煜同时昏迷,应该是被送到同一家医 院的。

    “就在隔壁,要过去参观一下我们的英雄 吗? ”叶总则是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