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你在替他说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包括他腰间的刀伤。

    姓霍的那一刀更是狠,燕姐说,如果不是助 理反应快推了他一把,那把刀子就直接插进他的 腹部了。我其实很不明白,以曾煜这么迅捷的反 应和灵敏的伸手,不可能躲不过年近半百的人缓 慢地袭击,起码跟千钧一发的爆炸瞬间来比,绝 对是小巫见大巫。

    艾伦说他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曾煜也半开玩 笑说,搏斗的时候想到了我,分心了,所以才吃 了那刀。

    即便我不相信曾煜,我也没理甶怀疑艾伦。

    可一定要让我相信他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 又觉得毫无依据,简直天马行空。

    我还是拒绝了曾煜,因为我是跟叶总出来 的,自然也得跟他一起回去。

    曾煜没有强求,大概也觉得有很多不方便, 然后便说回上海了告诉他,他去找我。

    我答应了。 隹

    我跟叶总去爆炸现场的事儿是瞒看邱浩森 的,昏迷之后叶总自己开车将我送了过来,所以 我在医院过了一夜的事儿邱浩森并不知情。

    曾煜的车发生爆炸之后,邱浩森便一直忙着 处理后续,现场的排査工作以及两名嫌疑犯的审 问工作等,等他空下来联系我的时候,我已经回 到酒店收拾行李了。

    他问我昨晚去哪了,我知道瞒不住他,便老 实交代说跟着叶总一起进山了。

    明显能听出他口气里的不悦,“我不是让你乖 乖待在酒店哪也别去的吗?你知不知道那里有多 危险,昨天要不是曾煜反应快,我们可能全没命 了! ”

    我第一次有很强烈的反驳他的欲望,我 说,“你不是一直看不上曾煜吗?现在他是你们所 有人的救命恩人。”

    邱浩森声音越来越沉,“顾晚,如果我没理解 错的话,你这是在替他说话? ”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他救了你 们,这是事实! ”我开始相信白芹的感觉,即便我

    曾亲眼看见曾煜开枪杀了人,但我还是不能接受 外界对他那样刻薄的评价。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邱浩森的怒气,“你 跟我说事实?顾晚,你知道事实是什么吗?任何 事都有因有果,如果他没有犯那些事儿,这些人 会打击报复他吗?那些因为他无辜惨死的人,谁 来替他们说话? ! ”

    我没有想到我随口的一句话能引起邱浩森这 么强烈的反应,他越是这样武断,我越是想要反 驳,“你说他犯事,说他作恶多端,可你不是这么 多年都没有证据吗? ”

    突如其来的沉默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扼住我的 喉咙,我屏住呼吸,等他的回应。

    可他只是沉默,久到我以为他不在了,刚准 备开口挂电话,他清冷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失 望,“顾晚,我以为你能理解我,即使别人都质疑 我,你也会支持我,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 ” 他这么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心里五味陈 杂,握着手机动也不动。

    他问我是不是对曾煜用了情。

    我说没有。

    他不相信,他说,“既然没有,那你现在就回 到我身边,交给你的事情我会安排别人去做。”

    这一次轮到我沉默了。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 可是在经历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不愿意了。

    我和邱浩森之间就好像曾经深爱过的两个人 彼此伤害之后分手,最合适的关系就是陌生人, 各安天涯是最好的结局。

    冷静过后,我问他,“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 么角色? ”

    “你跟了我三年……”他刚一开口,我就打断 他,“可以别再说三年吗? ! ”

    我真的不想再听他说‘你跟了我三年,在我心 里是什么角色你不清楚吗’之类的话,我如果清 楚,就不会问他。

    既然问了,我就要确切的回答。

    电话那边顿了很久,邱浩森深呼了一口气, 说,“顾晚,如果没有曾煜,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哪怕是名分。我相

    信,我们的感情也会一直像以前那么稳定。”

    可是这一切的设想都有一个大的前提,如果 没有曾煜。

    也就是说,在有曾煜的前提下,他后面所说 的全都是个屁。

    我说我知道了。

    邱浩森情绪有些波动,声音略微有些颤 抖,“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你不会真的想跟我分 手吧? ”

    “回去再说吧。”

    我想,我和他之间的关系,需要当面做个了

    结。

    他应声,问我有没有订票,要不要跟他一起 回,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了句再见就挂了电 话。

    一转身就看见叶总站在门口,眼神复杂的盯 着我。

    我吓得一惊,“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

    叶总抿了抿唇,“有一会儿了。”他指了指 门,“你门没关,我想来问你东西收拾好没^需不

    需要帮忙,然后就……”

    他立马起誓,“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偷听 的。,,

    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懊恼 的抓了抓头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算了,听就 听了吧,反正你都知道的,无所谓。”

    我转身,继续打包我的行李箱。

    叶总斜靠着门,抱着胳膊意味深长的开 口,“你刚才那番话要是让曾煜听见,他一定会很 开心。,’

    我手里的动作蓦地一顿,视线扫过去,“为什 么这么说? ”

    叶总耸了耸肩,“很少有人相信他。”

    我还以为他知道了什么,睨了他一眼,我便 没再理会他,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 无趣,又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我瘫坐在沙发上,抚着额头让自己混乱的心 绪平复下来。

    出门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到机场的时候 雨势更是大了起来。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到

    上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白芹迫不及待要见到我,所以带了麻雀儿来 机场接我,看到她我郁积了一路的心情瞬间明朗 了许多。

    绕着她的新车转了一圈,笑着打趣,“迈巴赫 最新款,挺骚气啊,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把 陈导伺候的很好啊,这次可是大放血吧。”

    白芹得意的挑眉,“姐妹儿就是这么有魅力, 管他陈导还是张导,只要是个男人,姐妹儿都能 降得住。”

    “厉害! ”我咋舌。

    麻雀儿麻溜的去了后排,把副驾驶让给了 我,刚坐进去我莫名想到了曾煜,想到他的副驾 驶位置,从来不会留给我,竟然也有点难过。

    白芹来接我第一件事当然是八卦,先八卦我 和叶总相处的怎么样,把叶总从头到脚一顿猛 夸,然后说我要是真的不愿意考虑曾煜,可以跟 叶总试试。

    我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谁都降 得住? ”

    白芹不以为然,“晚晚,只要你想,这对你来 说并不难,我比谁都相信你。”

    “我谢谢你。”

    八卦完我和叶总之后,又八卦我和邱浩森, 经历了上午的争执,我一点也不想提邱浩森的事 儿,所以求着她转移了话题。

    白芹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句女人心之后,便 问我有没有去感受一下贵川大山里的汉子。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可没有你的梦想,对 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不感兴趣。”

    白芹鄙视了我一眼,“瞧你那点出息,说你是 做这行的别人都不信。”

    我没有回应,扭头看着窗外的街景。

    白芹继续在我耳边说,“昨天刚有个陪客双飞 的姐妹儿从贵川回来,她说那边的鸭子个个身强 体壮、原汁原味,质量、技巧、持久都不比一线 城市差,你左右都到了那儿了,怎么也得去体验 一下啊。”

    我说我是去出差的,又不是去找鸭子的,白 芹扁了扁嘴,说我假正经。

    “男人们出差都可以叫鸡,我们女人出差叫个 鸭怎么了。”白芹对于男女情事方面特别追求男女 平等,她觉得男人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女人一样也 可以做,在她的思想观念里,性爱就跟吃饭暍水 一样重要,我们渴望各种美食,为什么不能渴望 各种男人,所以别人的梦想是吃遍天下美食,而 她的梦想却是睡遍各种男人。

    我和她在这个话题上几乎没有共同语言,但 她还是很热衷将她那所谓‘男性思维’的观念强行 灌输给我,这也是为什么邱浩森一直反对我和她 过多交往的原因。

    白芹送我回家,把行李放好后,我忽然想了 一件事,转身问白芹,“你是不是有个客户是房管 局的? ”

    白芹那双桃花眼变得透亮,“怎么,想傍个房 管局的? ”

    “不是,我想让你帮我査一下,我这个房子的 前一任房东和现在的房东名字。”在贵川的时候, 曾煜这么提醒过邱浩森,加上之前洛雪对我说的 那些话,我越来越怀疑这个房子是曾煜的1其实

    可以说是肯定了,只不过还是想确认一下。

    白芹失望的叹了 口气,“这点屁事,找你租房 子的中介问问不就行了。”

    “问过了,没说。”

    “小事情。”白芹朝我眨了眨眼,“你答应我一 个条件,我就帮你。”

    我白着她,现在都跟我谈起条件了,她看着 我,眼神坚定,我只好妥协,问她什么条件。 她字字珠巩,“带我去见曾煜!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