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三个女人一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芹对曾煜一直都有绝对的好奇心,我问过 她是不是喜欢曾煜,她却又一直否认,她说她在 认识我之前就已经接触过曾煜了,虽然机会并不 多,但曾煜给他的感觉跟一般的男人不一样,她 所谓的好奇纯粹是想验证她心中那些关于曾煜的 猜测和想法。

    我问她都是些什么样的想法,她却说不出个 所以然。

    白芹不止一次跟我说,她要是真的喜欢曾 煜,就不会几次三番的撮合我和他,以她收服男 人的那些手段即便不能让曾煜对她死心塌地,也 完全可以和他发生一些她想要发生的故事。

    我问她为什么突然要见曾煜,她说她一直反 复做一个梦,梦见她身处火海,是曾煜救了她, 最近这个梦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她开始怀疑那 可能不是个单纯的梦。

    “不是梦是什么? ”我问。

    “是记忆。”白芹点了一根烟.抽了一01才

    1=1 0

    “你的意思是,那个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 白芹点头,“我问过心理医生,医生也说这个 梦很可能是我记忆碎片。”

    “可你最近几年根本没有经历过火灾啊。”说 这句话的时候,我潜意识想到在香港的时候,酒 店着火,是曾煜将我救了出来,我记不清这件事 我有没有跟白芹说过细节,会不会有可能,白芹 将我口述给她的事儿存在了自己的脑海里,然后 才虚构出那样一个画面。

    白芹吐着烟圈儿,“烦就烦在这儿,我根本不 记得我有经历过什么火灾。”

    麻雀儿听了我们的话,在一旁打趣,“白姐你 是不是有什么超能力,能预见未来的那种! ” 白芹:“去你的! ”

    一根烟抽完之后,我的行李整理的差不多 了,白芹还在刚才的话题里没挣扎出来,表情前 所未有的凝重。

    我转身拿过手机给曾煜发了条短信,“我回来

    了。,’ 隹

    麻雀儿说她最近看了一部电影,里面的主人 公就跟白芹这样,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只要在他 梦中出现的,最后都成了现实,主入公想通过自 己的能力改变梦里的结果,可还是阴差阳错的实 现了。

    没等她说完,曾煜的短信就回了过来,“我在 开会,晚点找你。”

    我将短信内容告诉了白芹,白芹两眼放光, 当即给房管局杜局长打了电话,约对方出来暍 酒,对方一听白芹主动找他,直接推了一个房产 大亨的饭局,让白芹订好地方之后把地址发给 他。

    白芹挑了家私密性强一点的星级酒店餐厅, 然后就带我和麻雀)[一起过去了。

    白芹刚把包厢名字发了过去,姓杜的电话就 打了过来,问为什么不去楼上房间,去餐厅做什 么。白芹撒着娇说她饿了,不吃饱哪有力气办正 事儿,姓杜的笑的合不拢嘴,再三强调马上就 到。

    白芹挂了电话,将手机丢一边儿,又给自己

    点了根烟,“这些政府官员平时看看都人模人样 的,其实都是道貌昂然的伪君子。”

    白芹说,她跟这姓杜的认识大半年了,发生 过几次关系,一开始她接的是另一个老板的生 意,结果那个老板临时爽约了,就把她介绍给这 个姓杜的,白芹心想赚谁的钱不都一样,就答应 了,后来差点被他给搞死。

    “我以前跟你们说过吧,我最长的一次从下午 五点钟一直做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期间当然有休 息的时间,不过都不超过半个小时。”白芹说起这 些事儿一点也不避讳,抽着烟吧啦吧啦的讲 着,“就是这个孙子!妈的!我第一次遇见这种奇 葩,从头到我用各种道具弄我,我特么嗓子都叫 哑了就是不肯歇,我几乎是求着他自己上,他偏 不,跟我说了一句怕染病。”

    “怕染病戴套啊,他又不愿戴。”白芹笑着摇 头,“后来我才知道,他特么就一性无能! ”

    “可怜他老婆了,还要在外面演夫妻和谐的戏 码。”

    被白芹这么一说,我忽然有点担心了丨“我们

    找他帮忙,他会不会因此要求我们

    不等我说完,白芹立马点头,坚定的回 答,“肯定会啊。”

    “那我们还是走吧。”麻雀儿愁了。

    “怕什么! ”白芹朝我眨了眨眼,“给某人一个 英雄救美的机会啊。”

    某人当然指的是曾煜。

    白芹夺了我的手机,把我们的地址给曾煜也 发了过去,“这样我们既可以放心大胆的跟姓杜的 谈事情,不用担心他对我们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又可以增进你们的感情,一箭双雕啊。”

    白芹想的美滋滋。

    又聊了一会儿,姓杜的终于姗姗来迟。

    一推开包厢门,他整个人愣在门口,大概是 没料到白芹还带了人。

    服务员关上门之后,姓杜的就朝我们走过 来,白芹热情的替他拉椅子,顺便简单的介绍了 一下我和麻雀儿。

    姓杜的一听我们是白芹的姐妹儿,僵白的脸

    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礼貌的朝我们点头。

    他差不多有四十岁吧,身材也没有走样,戴 着平光镜,西装笔挺的,看着倒不像个公务员, 而像个商人,只是没有一般商人看起来那么油。 如果忽略白芹刚才说的那番话,光是看他的外 表,其实他还挺绅士的,达到了男神的标准。

    这真真验证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刚开始他比较拘束,也比较谨慎,一直维持 着表面上的礼貌与涵养,后来在白芹一句又一句 的桃色暗示下,他渐渐暴露了本质。

    “我还没试过同时和三个女人……”他话说一 半,意味深长。

    白芹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那今天就试 试呗,肯定比一对一有意思多了。”

    他连连点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 道,“可是我今天没带公文包。”

    白芹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的意思是公文包指 的就是那些道具。

    听他这么一说,白芹笑的更深,她几乎是坐 在了姓杜的腿上,双手不停地抚摸着他的脖颈, 手指时不时往里探,樱桃红唇如蛇一般在他耳边

    吐看信子,“没关系,我们可以自己来……”

    姓杜的眼睛都直了,耳根子都开始发红,白 芹这才切入正题,“不过你也不能白玩,等帮我个 小忙。,’

    姓杜的脸色一顿,整个人都变得警惕起 来,“就知道你个小妖精,无事献殷勤。”

    白芹伸出食指覆盖住他的嘴打断他的话,“放 心,我们顶多是奸,不会是盗。”

    “说吧,什么忙? ”姓杜的笑的欢。

    “小事儿,对你来说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的。”白芹将事儿说给他之后,他略微有些惊讶, 还以为是多难办的大事儿,要惊动他这个房管局 局长。

    “好说,咱们先吃,吃完去楼上休息一会儿我 再找人去单位给你们査。”姓杜的握着白芹的手一 个劲儿的摸。

    白芹瞥了一眼我的手机,示意我问一下曾煜 什么时候到,然后一个电话打到前台,直接要了 个总统套,跟前台确认房间号的时候,她刻意提 高了音调,生怕我没听清或者听岔了。

    曾煜还没回复,我便直接追加了个房间号过

    去。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白芹主动提出先上楼。 我们三个走的客梯,姓杜的自己去乘的货 梯。到了房间之后,姓杜的让我们先洗澡,白芹 怕我们吃亏,让我和麻雀儿一起先洗,她自己在 外面跟姓杜的周旋。

    我点了头,拿着手机就往浴室走,姓杜的突 然开口,“站住! ”

    我惊愕的转身,姓杜的厉声命令,“手机拿过 来给我! ”。

    我和白芹皆是一愣。

    他们这些在外面有头有脸的人物,做这种偷 鸡摸狗的事情都比较谨慎,生怕一个不留心落人 把柄栽了跟头。

    刚才在包厢,我拿手机的时候他就已经盯了 我一眼,估计那会儿就已经心生疑虑了,只是碍 于我们是白芹的姐妹儿他没明说。

    我看了白芹一眼,白芹则点了点头,示意我 顺从他。

    我把手机递给了他,他看了一眼,锁看屏 的,也没要求我打开,只是放在了一边,然后笑 眯眯的开口,“洗个澡带什么手机,快去,别浪费 时间。”

    我只好硬着头皮进了浴室,麻雀儿当真耿直 的洗了澡,而我则坐在马桶上发呆,衣服也不 脱。

    隐约听到外面白芹和姓杜的说着一些露骨的 调情的话,紧接着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几乎 是从马桶上弹了起来,直接拉开门冲了出去。

    姓杜的正和白芹倒在床上激烈的拥吻,听到 我手机铃声以及我开门的动静,直接推开白芹坐 了起来,幽冷的眼神从我脸上转向手机屏幕,接 着眸色一紧,从他的嘴里冷冷冒出一句话,“曾 煜?你认识曾煜? ”

    我当即沉默了,不知作何回答。

    白芹反应够快,立马抱住了姓杜的脖子,替 我回答道,“曾煜是她男人! ”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们三 个人都怔了片刻,来人是谁,我和白芹心知肚

    白芹纵身跳下床去开门,我则飞快的 室的门对沉浸在沐浴里的麻雀儿一声警告

    衣服,把门锁上别出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