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八章工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芹! ”姓杜的一声惊呼,企图制止白芹, 可他慢了一拍,门已然被推开了。

    曾煜一身黑白出现在门口,看到开门的是白 芹明显顿了一下,紧接着扫视了一圈房间内,幽 冷的眸光在我脸上辗转了一番才移至杜局脸上, 随即一顿,“舅舅? ”

    舅舅?

    我和白芹目瞪口呆!

    既然没能阻止,杜局索性坦然,他起身,走 到房间中央站定,下巴朝我扬了扬,沉声问曾 煜,“这就是你小女友? ”

    曾煜还没搞清楚眼下的状况,神色I些&茫 然,他绕过白芹径直走向我,点头

    杜局了然的点头,又饶反问,“你知 道她是做什么的吗?

    曾煜眸色微道。”

    “知道在一起? ”杜局的口气明显有

    些不

    “为什么不能?你现在是连我的感情也要干涉 吗? ”曾煜出言嘲讽,从他们的话语里不难听出他 们的关系并不和善。

    杜局冷笑,“你跟个小姐谈感情? ”

    曾煜眼神坚定。

    杜局继续说,“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突然 出现,她现在已经躺在我的床上了,这就是你所 谓的感情? ”

    杜局的字里行间不仅充斥着对曾煜的冷嘲热 讽,还有对我的侮辱和嘲弄。

    曾煜登时将冷冽的目光转移到我脸上,我下 意识的摇头,接着他便握住了我的手,复又转向 杜局,“怕是你想多了,如果她真的想要跟,上 床,又何必通知我过来。舅舅莫不是被矹计;也 不自知? ”

    听到算计两个字,杜局禀,冷冷的瞟 了愣在门口的白芹一眼,畠这会儿怂的跟乌龟 似的,缩了缩脖子向了一边。

    见杜局丨语,曾煜拉着我的手往外走, 白芹彳步,给我们让出道来,朝我扁了

    扁嘴,曾煜忽然停下步子,转身笑道,“没想到舅 舅也有这种特殊爱好,注意身体啊,少吃点肉! ” 见我们要走,白芹麻溜的拿起她的包,曾煜 刚把我拽出来,就听到杜局一声冷呵:“站住! ” 我回头看了白芹一眼,白芹一副大义凛然的 表情,硬生生退了回去,关上了门。

    我被曾煜一路拉到电梯门口,电梯门一打 开,他就将我推了进去,我缩进了电梯的角落 里,紧跟着他就欺身笼了过来。

    “对,对不起。”我想解释,可是话一出口就 成了道歉。

    “对不起? ”低沉的声音明显透着不悦,“需要 我给你个解释的机会吗? ”

    我连忙摇头,“不,不用。”

    他那个语气明显是反话,我敢句试试 的意思。

    “说说看,你们找什么目的? ”曾煜 用他健硕的身躯彳,在狭窄的角落里,两手 插兜,目光注视着我。

    ;什么目的。”我依旧闪烁其词。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曾煜重新抓起我的手, 保持着一手插兜的姿势带着我往外走。我以为他 是带我下楼,没想到是直接将我带到了楼上的行 政办公室。

    关门落锁后,他转身将我抵在了办公桌边 缘,质疑我之前的话,“没目的?我现在把你脱光 了,然后说我没目的,你会信吗? ”

    这不是一个概念,我自然是摇头。

    “很好。”曾煜挑眉,“那就老实交代,你们找 杜恒做什么? ”

    在他的威逼色诱下,我只好承认找杜恒是想 让他帮忙查我现在所住房子的房东信息,曾煜似 信非信,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我没说,, 才笑着开口,“这么简单的事情至于你身 体?顾晚,你有那个心思,不妨来丨'#把我伺 候好了,还怕得不到你想要

    “我问你,你会告诉“I? ”我看着他的眼

    睛。

    他俯身更近,“那要看你伺候的我满不 满意;

    我本能的想要推开他,“你怎么永远都是一副

    流氓相儿?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 ”

    他是,邱浩森也是,就因为我红尘出身,在 他们眼里我永远都只是个小姐。

    连白芹都说,如果他有一天能够走近曾煜, 她希望不是以小姐的身份。

    我也一样。

    尽管知道是奢想,我还是希望,如果一定要 做曾煜的女人,可不可以不再是情妇的身份。

    曾煜意识到我情绪的波动,慢慢直起了腰 身,“好,给你个好好说话的机会。”

    没了他的侵犯,我连呼吸都变得顺畅了许 多。 ^

    我问他那房子是不是他的,他说不是 我有些惊讶,“不是你的,那你^^那样跟 邱浩森说? ”

    “我怎么说是我的,,你屁事! ”曾煜口气 不悦,言带不满!

    前一秒嘻的他瞬间就黑着脸,语气都 ,冗7象々、兑话舶&随观臟縣开溶。

    “这就是所谓的‘好好说话’? ”

    “我跟别人都是这么说话的,怎么,又不满 意? ”他冷冷的睨着我。

    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办公室内陷入了尴尬 的僵持。

    “依我看,还是别说了,好好说话不如好好疼 你。”曾煜大手一挥,一把将我捞进他的怀里,低 下头就要吻我,我别过脸,他以为我在赌气,也 不介意,吻哪里都是吻,干脆就晈住了我的耳 朵,舌尖在我的脖子快速的扫过。

    仅仅一个动作,就足够使我血脉喷张。

    趁着我失神,他快速的捉住我的唇舌,肆意 而贪婪的吮吻。 ,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我以为I白#给 我打的,连忙伸手去摸,连屏幕上^^显示都 没看,直接在耳边接起,隔^曾煜。

    “你不在家?你在1 那里#、”邱浩森的声音使 我蓦然一惊,下員断了电话,将手机塞回 了包里。^

    话? ”曾煜蹙眉,似有怀疑。

    “打错的。”我当即扯了个谎。

    曾煜明显是不信,抓过我的包,翻出了手 机,强行逮着我的手指解了锁。

    以前邱浩森在我的通讯录里是有备注的,第 一次去浅水湾那天之后我便删了他的号码,现在 显示的通话记录自然就是陌生号码。

    “打错? ”曾煜紧紧的盯着那串号码,狐疑的 开口。

    我不敢点头,眼睁睁看着他给那个号码回了 过去,我怕极了,伸手去夺他手里的手机,他则 冷嘲,“打错而已,你紧张什么? ”

    “邱浩森! ”我晈牙说了实话,“是邱浩森打

    曾煜微眯着眸子,在电话刚好接通^^再 次挂断,然后像玩他的打火机一我的手 机,“我不是给你时间和他了怎么?还没 断? ”

    “我已经和他”我违心的回答,但我 心里清楚,手根本就不奏效。

    他还给你打电话?骚扰你啊?来,我

    帮你报警。”他笑的很轻,却透着满满的威胁和警

    告。

    “别!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最后恳求,“再 给我最后一天。”

    曾煜手里的动作霍然停止,信手将手机丢在 了一边,扣着我的肩膀冷声开口,“我有没有告诉 过你,机会是有限的,你一次又一次的浪费是在 透支我对你的信任,顾晚,别逼我像邱浩森那样 对待你。”

    像邱浩森那样无时无刻的监视我吗? !

    我晈牙,“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真的是最后 一次! ”

    在回上海之前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决定,,是 还没来得及。即便曾煜不逼我,我也会邱 浩森划清界限。

    “如果你这一次再让我失介意亲自出 面,帮你结束这段关罾反握住我的手腕, 加大了力道,捏的生疼。

    “我知道''点头之后,他便松开了我的 手,边走了几步,掏出烟盒,抽了一根夹

    在指间。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便问他杜恒是他的亲舅 舅吗。

    他冷哼了一声。

    “他结婚了吗? ”我又问。

    曾煜在身上摸着打火机遍寻不着,回头睨 我,“你又想打什么注意? ”

    我连忙摇头,“他和白芹……”我欲言又止, 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曾煜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了然,然后走到 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摸出了一盒火柴盒,嗤的一 声火柴盒擦燃的特殊声音,“他孩子都打酱油了, 你说他结没结婚? ”

    “他有孩子? ”我有些惊讶,“他不是性卜 意识到话不得体,我连忙咽了 “性什么? ”曾煜特擅长敏感信息, 几乎是一瞬间脱口而能? ”

    我尴尬的抿養#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

    有意味的笑着,“他跟你们说的? ”

    “不是,白芹这么跟我说的。”至于白芹是怎

    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杜恒每一 次都依赖工作,从不亲自上阵,所以才会让白芹 这么认为。

    “既然他‘性无能’,那他和白芹的关系是怎么 维持的? ”曾煜颇有意味的询问。

    我怎么好意思回答,如果是别人就算了,杜 恒可是曾煜的舅舅啊,我根本没办法说出口。

    “我和他交情不深,你但说无妨。”曾煜看穿 了我的顾虑,如是开口。

    可是亲戚关系哪有交情不深的说法,我刚要 拒绝,曾煜作势就要去灭烟,“看来是需要我帮你 开口。,’

    “有意思。”曾煜笑的^丨罙,停顿了一秒之 后,一种复杂的目看向我。

    “别别,我说。”我在心1 万遍之后,糯糯的说了两个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