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你再说一遍? !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干嘛这样看着我? ”他灼灼的眼神看得我不 安,下意识的拢了拢衣服的领口。

    曾煜顺着我的动作看过来,落在我胸口,他 徒手捻了烟,只手撑着办公桌面,纵身一跃,跳 过旁边的椅子大步上前将我抓进怀里,一瞬不瞬 的看着我的眉心,“咱们之间是不是也可以……” 他的话太过暖昧,不等他说完,我就当机立 断的拒绝,“不可以! ”

    曾煜挑眉,“不可以什么? ”

    腰被他禁锢着,只能上半身往后靠,躲闪着 他的呼吸。

    见我咬着牙,他凑近我,“你脸红什 他一个又一个的追问压迫的我气,腰 身被他的臂弯牢牢的圈禁着去挣脱,我伸 手去推他的胸口,却,触摸||他炙热而坚硬的肌 肉时条件反射的—―。

    他凉薄几乎贴着我的,我抿着唇闭紧

    7眼齡々

    想象中的吻并没有落下来,他的嘴唇在即将 触碰到我唇瓣的时候倏然停止了,感受到他的迟 疑,我睁开眼,对上他热而深的眼眸,以及嘴角 扬起的邪佞的笑。

    “虽然知道这是你学来的欲拒还迎的把戏,但 我还是动心了。”曾煜抚摸着我垂落在肩头的头 发,一字一句的开口。

    继而他松开了我,撤回的手重新插进裤兜 里,一阵正经的看着我道,“乖女孩,去履行你的 承诺,别让我失望,我就在这儿等你。”

    “别等我了,你身上还有伤…”

    “既然知道我身上有伤,就别让我等太久! ” 他的语气格外的霸道,根本不容置疑,口 吻,我拗不过他,只好点头。

    我飞快的奔下楼,一边等车一边纟&^芹打电 话询问情况,刚才我们出来杜恒明显是 生气了,他把白芹吼难保不会做出什么 过分的事情,而月^&还有麻雀儿!

    几声之^^话接通了,我问白芹现在怎么 样,迟疑的回了句她没事。

    听语气姓杜的还在她旁边,我问她姓杜的有 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立马回了句没 有,让我不要担心她就挂了电话。

    眼下我也没有更多的心思去顾及她,邱浩森 刚才那通电话明显是在我家门口打的,现在他应 该还在那儿等我。

    我第一时间赶了回去,刚出电梯曾煜的电话 就打了过来,我迟疑着接起,那边传来他冷淡的 声音,“到了吗? ”

    “刚到。”

    “手机放包里,不要挂! ”低沉的口吻命令

    道。

    他想听我和邱浩森的对话!

    “你不是不干预吗?说好的让我—处 理。”我自然的理解成他出尔反尔。它

    曾煜一字一句,“我只是不次的事情在 发生。”

    上次的事情,一“是邱浩森因愤怒差点失 手掐死我被彳##的那次。

    将手机放进包里,扫了一眼空无一

    人的走廊。

    原以为他会等在门外,打开门却发现他正坐 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直直的盯着茶几上的手 机。

    我留了心思,将门敞开着,走到他面前,“你 留了钥匙。”

    他给我钥匙的时候我一看只有两把,就知道 是他留了一把,但他答应我不轻易动用那把钥 匙,更不会擅自进出我这里。

    他没反应,依旧是保持端坐着,视线紧锁着 手机屏幕。

    我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下意识的将包 放在了旁边,我则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屁股刚落下,他就开口,“为什么不,'彳”

    “开着不好吗? ”我话语里的疏#|都听的 出,他当然知道我是在防着丨

    “从今以后我会尊你会再强迫你,去把 门关上吧,我们@^^炎。”他这才把视线从手机 移到我脸上6眼里布满了红血丝,惯常如鹰 眼般1艮此刻却退了光华,仿佛褪了色的山

    水画。

    我点头,起身去关上了门,重新坐下后,他 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我是不是下了决心要离开他。

    我说是,他则冷笑。

    “即使我挽留你,你也不考虑回到我身边 吗? ”他声音沙哑,透着一丝无奈。

    自我刚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是个高高在上 无比骄傲的男人,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低过头,更 别说这样低声下气的说话。

    他的语气近乎恳求,“如果我求你呢? ”

    我晈着牙,捏紧了拳头,指甲卡着皮肉生生 的疼,眼泪已经蕴蓄在眼帘里,我强忍着不让它 掉下来。 ,

    “顾晚,你真的狠心? ”他的声音越1“, 让我有种无形的负疚感,仿佛是我^^弃他, 我有愧与他。

    “如果我愿意为你离婿一顾晚,你愿意继续 留在我身边,以的名义,一直陪着我 吗? ”他眼底黢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 光,&—次从他的眼底看到了软弱和卑

    微。

    我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一颗颗落在我 的手背上。

    “说话! ”他沉声提醒。

    “对不起! ”话一出口再次成了道歉,余光下 意识的瞥了一眼身侧的包,想象到曾煜正抽着烟 安静的听着我们的每一个字,我下定了决心开 口,“我们结束吧! ”

    “你说什么? ”邱浩森不是没听清,而是不敢 相信。

    “我说。”我吐字清晰,每一个字都晈的很 重,“我们结束吧! ”

    “你再说一遍? ! ”他的不信,改成了威肋,

    如果没有刚才的电话,我可能会退知 道曾煜在听,我也不再畏惧。

    “我看过你和燕姐签的协;有效期本来 就只有三年,补充协里‘们如果要延续关 系,必须是在双^&的前提下。”我深吸一口 气,“但现在愿意了,所以我们的关系,也 是时落了。”

    邱浩森眼里的情绪不停地在变化,他搭在膝 盖上的双手也不自觉地开始收成拳,“你连合约都 研究过了,顾晚,看来你早有心机。”

    其实我根本没看过那份协议,补充协议的事 儿还是后来燕姐想起来了说给我的,不过他现在 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 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我们谁都不能!

    短暂的沉默过后,邱浩森倏然起身,一脚踹 开茶几,玻璃面被震裂,碎片飞溅了一地,他踩 在碎片上,移步过来揪起了我的衣领,将我狠狠 的压倒在沙发上,由于受力不稳,胳膊支撑落了 空,连我带他一起从沙发上滚了下去,我后,砸 在地面上,玻璃碎渣全部扎进了我的衣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卜#曾煜身 边? ! ”他全然没意识到后背^寄我的狰狞全 部视为对他的不满和反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