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章补偿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是忍着,“不是说不强 迫我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尊重? ”

    “那是在你没有拒绝我的前提下! ”他全部的 重量压在我身上,禁锢着我的双手,粗鲁的吻着 我,“顾晚,我要你继续做我的女人! ”

    手背被压在地上,玻璃碎渣硌的我皮肉生生 的疼,四肢全部用不上力气,他的吻落在我脸 上、脖颈上全部变化啃晈,我怕极了,用我的膝 盖去顶他的腹部,可他根本不给我施力的空间, 直接伸直我的腿牢牢地摁在他身下,他的胯骨挤 压着大腿根部疼痒难忍。

    “你别碰我,真的,我求你。”余光是‘瞥 见我的包,只要一想到电话那边曾#听着现在 发生的这一切,恐惧便将我吞

    我不断地恳求邱丨将我所有的哭诉全 部抛之耳后,我他的动作就越凶狠, 我不敢想象刻的情绪,如果邱浩森真的强 占了罾^&一定不会放过邱浩森。

    有可能他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我用尽全部的力气去挣扎,可我根本不是他 的对手,粗重的呼吸打在我的皮肤上,他的吻让 我头晕目眩。

    见我没什么气力了,他便松开了我的手,双 手捧着我的脸,专注于我的唇舌。他的吻比以往 任何一次都要深,仿佛要将我整个吞进腹中。我 不再挣扎了,任甶他将他的唇舌转移至我的胸

    沙发上的包里传来一声‘滴’的声响,我豁然 一惊,邱浩森可能没有注意,但我很清楚,那是 电话被切断的提示音。

    曾煜挂断了电话!

    我将涣散的目光重新聚集在邱浩森^^他 正匍匐在我心口随时都会向下。

    “邱浩森。,’我喊他的名亨。0乂

    他停下了动作,招②,我登时抓起身侧 的玻璃碎片抵着;“如果你继续做下去, 我只有死!

    己不动手,曾煜也会动手。

    邱浩森揪紧了耷拉在我腰间的衣服,眯着危 险的眸子,“你威胁我? ! ”

    我的眼泪还在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我没有办 法。”

    “你就这么讨厌我碰你? ”邱浩森愠怒的眼紧 紧地盯着我,“我以前让你爽的时候你都忘了 吗? ”

    我晈着牙,已经分不清他究竟是单纯的质 问,还是有意的羞辱。

    “顾晚,别让我觉得你是个无情无义的人,那 样我只会后悔这三年对你所做的一切。”邱浩森一 点点松开了我,抽出他的手指厌弃的在我身上擦 了擦,继而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眼-全 是蔑视和嘲讽。

    我躺在地板上,身体剧烈的颤&的手还 紧紧地握着那块碎片,玻璃缘嵌进我的 皮肉里掌心的血渗了出来V#

    邱浩森却是令漠,他掸了掸衬衣上的 褶皱,调整了一的位置,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将

    一枚在我脸上,“顾晚,我等你后悔的那

    天! ”

    语罢,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头也不回。

    听到嘭的一声门被甩上的声音,我终于甩了 那块碎玻璃,忍不住哼了出来,“好痛! ”

    我想从玻璃渣里面挣扎起来,可身上的力气 仿佛被抽干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抬手看了一眼 掌心,刺目的血液已经顺着我的手腕滑进我的臂 弯里,拉成了一条条鲜艳的血条。

    突如其来的晕眩让我暂时失去了知觉。

    直到我听到有剧烈的敲门声,有人喊着我的 名字,“顾晚! ”

    我动了动嘴唇,发不出一个音调。

    “妈的,给老子开门! ”曾煜急躁的声音-门 外响起,伴随着嘭的一声踹门的声音。卜^

    “顾晚,你在不在家?丨”曾煜敲了几 下门,见我始终没回应后,续。

    依稀听到他打电丨華I,“艾伦,査一下顾 晚离开酒店之后##1! ”

    我嗓子声音,但我在心里一遍又遍的 呐喊&

    我在,曾煜!别走,回来!回来!

    外面听不到动静了,他还是走了!

    眼泪从眼角滑落,我绝望的闭上了眼。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等我的知觉复苏的时 候,我正被人拦腰抱了起来,模糊的轮廓在我努 力对焦的视线里变得越加清晰,艾伦的声音在旁 边响起,“我来吧,您身上还有伤。”

    “滚开! ”曾煜一声呵斥,踢开阻拦在他面前 的茶几残骸大步冲了出去。

    他的手臂健硕有力,抱着我的身体格外的 稳。冲进电梯的时候,我小声的喊了他名字,他 像是没有听到,眼睛直直的盯着跳跃的楼层数 字,然后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冲了出去。, 后背传来的痛感吞没了我的理智,我 放进车后座的时候,我依然紧紧他的脖 子,他松不开手,只好叫艾^^

    “顾晚。”他喊着,的一,我潜意识攀紧了 他的脖子,这样背就可以不触碰任何东 西,相对可—些疼痛。

    “###知道邱浩森的为人了? ”曾煜的声音

    在我耳边冷然响起,“你跟了他三年,他连你晕血

    都不知道? ”

    我咬着牙,没有回应,将我挣扎的脸埋进他 的胸膛,不一会儿,眼泪就湿了他的衬衫。

    他什么都没说,小心翼翼的拥着我。

    到了医院之后,他继续抱着我,以最快的速 度冲了进去,吼来了医生将我立马推进了手术 室。

    进去之前,我听见他叮瞩医生,“给她直接全 麻,她晕血。”

    医生只是随口答了一句,“晕血不是更好,省 了麻药。”

    曾煜厉声威胁,“你再说一遍? ”

    医生吓了一惊,慌忙跟进了手术室。^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是趴在病床上

    曾煜站在窗口,I萼;根烟出来,正准备 点,突然想到了彳'停了动作,下意识的回 头看了我一目我醒了,直接将烟丢出窗外,

    大步|罾床边坐下,“你醒了。”

    我这个姿势很尴尬,昏迷的时候没感觉,现

    在清醒了觉得真的不舒服。

    我挪动了身子,牵动了后背的伤口,疼的我 当即哼了一声。

    曾煜抓起我的手,许是猜到我这么趴着硌得 慌,就拿了枕头给我垫在胸口,等我姿势舒服 了,他才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对不起啊,我又放了你鸽子。”看着他深邃 的眼眸里不乏关心,我无奈的皱了皱眉。

    曾煜不以为然的挑眉,“小事情,等你好了补 偿我就行。”

    “补偿? ”

    他勾起笑,“老规矩,和上次一样。”爆

    他眼里的笑容比起以前多了一些认貪,眼神 也比以前更加专注。

    经历了这件事,我深—和邱浩森之间再也 回不去了,这一底结束了。

    一种说^^滋味油然而生,毕竟他是我跟 了三竽^5^,这三年即使不是源于爱情,也有

    了足够的感情。

    我没想到我们的最后,是他对我的一句无情 无义,更没想到,他对我也可以像对别人那样冷 漠和绝情。

    出院之后,我借着养伤休息了几天,也难得 享受了几天安宁的日子。

    公司那边,我向叶总请了几天假,叶总说要 来探望我被我拒绝了,这几天里,除了曾煜,就 只有白芹来找过我。

    白芹瞧着我身上的伤一开始是心疼,后来便 是笑,“你是不是觉得曾煜身上的伤口特别酷,― 定要给自己身上也整点儿? ”

    “……去你的。”

    说到曾煜身上的伤,在贵川那么1险?勺情 况,他居然只是在医院睡了一晚,被荆棘 划了一道三厘米的口子,在候是贴着纱 布的,回来之后那条嘻嘻―口已经结了痂,被 他垂落得头发挡彳、—细看都注意不到。

    至于他我想应该比我的后背还要满目

    苍夷

    意识到自己走神,我马上将思绪从曾煜身上 拉了回来,话题转到白芹身上,“姓杜的……不 是,曾煜的舅舅,杜局,我们走了之后,他有为 难你么? ”

    一说到杜恒,白芹脸色都变了,整个人都不 淡定了,近乎是爆粗口,“靠,别提他,我被他骗 了! ”

    简直不敢想象,阅男无数的白芹也有被男人 骗的时候,要知道向来都只有她骗男人,没有哪 个男人能骗到她。

    “他特么根本就不是性无能啊! ”白芹咋 舌,“哪里是无能,简直特别能! ”

    “你的意思是……”我意味深长的看着白’, 白芹知道我什么意思,她从来不对我隐目I她&哪 个男人的关系,有就是有,没有就冑#1。

    “那天你们走了之后,他扒光了,我 吓死了,麻雀儿不是还在—吗,他就跟忘了有 那么一个人似的,四个小时,他没从我身 上下去过,儿都快憋疯了。”

    象那样的场景,杜恒和白芹在房间

    翻云覆雨,麻雀儿一个人躲在洗手间不敢出来, 我问白芹,谁造的孽,白芹非说是我,我则是 笑,过了一会儿,白芹表情严肃起来,“晚晚,这 一次我好像是栽了。”

    我问她什么栽了。

    她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的开口,“栽杜恒手里 了! ”

    我半开玩笑,“那不是挺好的么,做曾煜的舅 妈。”

    白芹目光转向我,微微挑眉,“你要让我拆散 你男人的舅舅的家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