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二章舅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想让自己表现的太窘迫,我故作轻松的开 口,“没事儿,手滑了。”

    曾煜皱了皱眉,走到我身边,“我来吧。” 我也没拒绝,退开了一步愣神的看着他。 他偏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将水阀开到最小, 侧身之际,手臂直接勾过我的脖子低头吻了下 来。我瞪圆了眼睛,他却朝我眨了眨眼。

    我想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曾煜应该是最撩人 的男人,随便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都能轻而易 举的搅乱我的心湖。

    —吻作罢,那杯水刚好接满,他^松开 了我,拿着两只玻璃杯转身往夕

    我还愣在原地,沉浸的波纹里。

    回到客厅的0^’洛雪的眼神立马追了过 来,我抿唇掷子,对他们说,“要不,你们 先聊想起来我有点东西要买。”

    我刚要走出一步,曾煜神鬼不惊的开口,“过 来!坐这儿,一会儿我陪你去买! ”

    曾煜的话让我为难,我是女人,当然看得懂 洛雪的眼神,我在场,很多话她不方便说。

    我有些迟疑,曾煜微眯了眸子,眼底的清冽 透着一些命令的暗示,我只好听从的坐在了他身 边。

    洛雪不敢相信的冷嘲一声,随即开口,“我居 然还以为…”

    “以为什么? ”曾煜面无表情,云淡风轻。

    “曾煩,你平时跟邱浩森对着干就算了,他抓 不着你把柄,不能拿你怎么样,但你现在公然玩 他女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洛雪本来就比我们 大,说起这话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像一个长1^。

    但她的话落在我耳里却很刺耳,卜“是那 个‘玩’字,即便知道她说的是事我还是会心 烦。

    打火机的翻盖I卜參煩修长的指间有节奏的一 开一合,他目透着一丝不屑,“你现在是 以什份跟我说这些? ”

    “前女友? ”曾煜拖着散漫的腔调,“还是舅

    妈? ”

    我当即一惊,舅妈?

    洛雪注意到我眼底的惊讶,蔑视的睨了我一 眼,继续朝向曾煜,“你不用这样夹枪带棍的跟我 说话,不管哪个身份,我都可以提醒你,别玩的 太过火! ”

    ‘啪’的一声打火机最后被合上,曾煜眸色收 敛,眼底的警告流露无疑,“我也提醒你,不管哪 个身份,你都没资格和我说这些。”

    想到了什么,曾煜挑眉,戏谑的开口,“有这 个闲情管我,不如多花点心思在你男人身上, 论‘玩’我可不及他! ? ”

    “你什么意思? ! ”洛雪急了。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猜。”曾煌收@0^,移 至我脸上,“你来找顾晚,是有彳吗?可以直 接跟我说。”

    “没事! ”洛雪罾^个字就起身,瞪了我一 眼最后说道,你既然入了这一行就应该 明白勺规矩,脚踏两条船的姑娘很多,但 都没什么好下场,尤其黑白两道都想碰的,结局

    只有一种。”

    什么结局她没说,但是我心知肚明,我没有 向她解释我和他们两个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关系, 一是解释不清楚,二是觉得没必要。

    曾煜也没有解释,反而各种暗示我是她的女 人。但他也没有否认洛雪口中的‘玩’,我又何尝 不知,名震四方的曾煜怎么会真的对一个风尘女 人动心。

    这个圈子里的关系,更多的是逢场作戏。

    洛雪走后,曾煜又点了一根烟,屋子里突然 变得很安静,我能清晰地听见我剧烈的心跳。

    “没想到洛雪是你……”我低声开口打破沉闷 的氛围,舅妈两个字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

    曾煜脸色清冷,深邃的眸子也看^^绪的 拨动,他点了点烟灰,“是什么谓。”

    尽管他表现的风轻还是能感受到他 内心的隐忍与纠葛

    —根烟煜便没了抽的兴致,掐灭了 之后,起身,“走吧。”

    去哪?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说要去买东西? ”他几步走到吧台前,

    将酒架上面的几瓶并不算低档的红酒全部撤了下 来,“待会儿我让人送一批好的过来。”

    “不用,我暍的不多。”这些酒还是之前住邱 浩森那儿他带过来的,偶尔他想玩点新的花样 了,就会和我暍几杯,大部分时间就摆在酒架 上,只不过是个装饰。

    曾煜以为我是舍不得丢,冷眸直接扫过来, 无声的警告。

    我立马点头说好。

    记得我之前说过,和艾伦逛街是最难受的事 儿,现在我又要推翻我之前的结论,和曾煜逛超 市分明更加煎熬,尤其是在他心情不,情况 下0

    他全程不说话,脸上的表1^撰||重,紧紧的 跟在我身后,不会超过一;^送@位置,我几乎是 每走几步都要回头―二眼,他就那样平视着前 方,偶尔会对^^的视线,眼神却不知在看哪

    里。广

    经过超市外面促销台的时候,突然涌过来一

    群抢特价商品的人,曾煜下意识的将我护在臂弯

    里,及时的躲过了那些人的冲撞。

    正要从旁绕道,一个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撞 了曾煜一下,曾煜当即厉眸扫过去,却听到对方 极小声的说了一句话,“曾先生,秦老板要见 您。”

    然后他礼貌的朝曾煜道了个歉就走了。

    曾煜巡视了一眼四周,眼神冷冽而阴鸷,然 后将视线锁定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商务车。

    我认识那辆车,正是警局那辆被改装过专门 用来跟人的车,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能清楚 地看见外面的一切。

    那辆车也曾留下过我和邱浩森的记忆,

    现在想来,却是那样的不堪。

    “走,上车! ”曾煜拉着我彳在我们的 车开动后,对面那辆车也着&动了。

    我坐在后排,|修的紧张,后视镜里可以看 见曾煜眸色丨,,过前面红绿灯的时候,他冷 然提了。”

    红灯跳转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打转方向盘临 时变道插进了前面左转的车流里,跟着左转的车

    辆驶离了警方的视线。

    曾煜冷冷的瞥了一眼后视镜,满意的勾唇, 然而却在下一个路口的时候,被交警给拦了下 来。

    交警给了个手势示意他靠边停车。

    曾煜也没抗拒,乖乖地顺从了,交警将他带 到路边说了些什么,大概是训了一顿,他特别配 合的点头,居然还给交警敬了个礼。别说,他敬 礼的姿势还挺有模有样的。

    我一直觉得曾煜是个不卑不亢的人,狠的时 候特别的狠,谁都不放在眼里;服软的时候又真 的能忍,耐着性子和每一个小警察周旋,,毫不 觉得失了身份。

    车子再次启动后便在前面的扎进了一条 巷子,然后一路抄小道最^了一家休闲会所 门口,下车之后,I卜痕抛出钥匙让人把车开去了 地下车库,我进门。

    女#&猜错的话,那个秦老板就在这儿等

    他。

    警方一定知道秦老板会来找曾煜,所以才派

    了人二十四小时跟着曾煜,秦老板来内地的消息 警方一定第一时间知道了,他们摸不清秦老板的 行踪,就在曾煜身上下功夫。

    曾煜这次进局子一定跟秦老板有脱不了的干

    系。

    进门之后我们就被人帯上了五楼,推开包厢 门,就看见秦老板坐在沙发正中央,叼着烟半眯 着眸子,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伏在他肩膀上,替 他点着烟,胸前的风光呼之欲出。

    旁边还有两个陌生的男人,看长相应该是欧 美人。

    秦老板看见曾煜,当即推开了身上的,人, 甩了烟,“曾老板来了,快过来坐。”

    他往旁边挪了挪,将正中置让给了曾

    煜。

    “秦老板没看新 现在风头这么紧,你还

    来上海,是^察太空闲了,给他们增加一 点工彳煜落座后,将外套递给我,然后转 向秦老板。

    秦老板笑眯眯的答,“这不是好久没见曾老

    板,想和你叙一叙嘛。这次来,我给你带了两个

    朋友。”

    “朋友? ”曾煜将视线转移到旁边两个男人身

    上。

    “凯文和波克丨丨丨丨丨丨”秦老板简单的介绍了两人 的身份,虽然他说的很隐晦,但我还是听懂了。

    凯文和波克就像査理和艾伦一样只是个代 号,都不是他们的真实名字,一般用这种代号的 都是有特殊身份不希望被人发现的。

    凯文和波克年纪都差不多大,三十岁出头, 他们是曾煜的父亲曾贤生前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至于是什么合作,即使秦老板没说,我大,也猜 到是跟毒品交易有关。

    秦老板介绍完之后,曾!^^意⑤深长的开 0,“原来是你们。”

    秦老板问他这I秦什么意思,他则摇头笑着 转移话题,“彳@#1迢迢来找我,该不只是叙旧

    吧?,’參^

    凯文佛开了身上的女人,说着一口流利的中

    文,“曾先生英明!我听说曾先生喜欢美女,特意

    给你带了一个我们国家最漂亮的女人。”

    角落里静坐的女人走到我们面前对曾煜说了 声嗨,然后用她的长腿刻意去磨蹭曾煜的膝盖。

    波克笑着补充,“她虽然不会中文,但她的技 术一定能让曾先生终身难忘。”

    曾煜听了,偏头看着我,眼底流光波动,我 识趣的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秦老板朝他身边的女人使了个眼色,那女人 便起身过来挽着我,“我和你一起去。”

    走出包厢,关门之际,我看见那个女人跪在 了曾煜的大腿上,攀上他的肩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