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三章我快憋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老板的女人一路跟我到洗手间,中途跟我 攀谈,“你姓顾呀? ”

    我没什么心情应付她无聊的话题,冷漠的点

    头。

    “我也认识一个姓顾的朋友。”她的步伐始终 和我保持一致,见我对她不太热情,她又转移了 话题,“你喜欢曾煜? ”

    我睨了她一眼,“不喜欢。”

    “你骗不了我,我也是女人,你看他的眼神都 不一样,刚才你分明是吃醋了。”她几乎笃定@口 吻让我莫名的烦躁。

    我加快步伐扎进厕所,直接,在了门

    外。

    曾煜的脸在得格外清晰,如果我没 看错的话'、一#女人靠近他的时候,他嘴角的 眼底的流光分明是期待?

    ^我知道外面关于曾煜的传闻很多,尤其是他 玩女人,各家媒体都会大肆的报道,我也清楚,

    我不过是他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可是当我亲眼 看见别的女人爬上曾煜身体的时候,我的心会控 制不住的收缩。

    这个圈子里的男人就没有干净的主儿。

    以前跟着邱浩森的时候,我也知道他有其他 的女人,但我从来没有介意过,即便是跟别的女 人一起伺候他,我都没有过‘吃醋’的感觉。

    可是现在,我确实很酸。

    马桶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我便开门出去了。 那女人还靠在洗手台前等我,见我出来,递过来 ―支烟,“抽吗? ”

    “不抽,谢谢。”我冷冷的回绝了她。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她不依不挠。^

    “顾晚。,’

    “名字真好听,我名字你就叫我飞飞 就行。”她顾自介II⑨然#我对她叫什么并不感兴

    趣。〗\、#咖

    之后,我问她怎么不上,她没答,反 篆“你愿意跟我说话啦? ”

    I”我这才打量她,她比我高,身材火

    辣,堪比超模,利落的短发又给她添了一种中性

    气质,她笑起来嘴角有浅浅的梨涡,眼神很媚, 会勾魂儿的那种。锁骨位置依稀有个纹身,看不 清是蔷薇花还是罂粟花。

    “那边有个空包厢,我们去坐会儿吧。”出了 洗手间,她拉着我往另一边走。我不喜欢跟陌生 人靠的太近,想要抽回手,却被她牢牢地抓紧 了,她的力气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

    我知道她的目的,秦老板那个眼神明显是示 意她拖住我,起码在曾煜他们完事儿之前,我最 好不要出现。

    想到这儿我也没再挣扎,任甶飞飞将我1进 了包厢。

    我坐在沙发上,双手交握,手^^汗。飞 飞则靠在门上抱着胳膊注?我总觉得她的 眼神跟一般人不是正常的女人看女人 该有的眼,

    的我心里发毛,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和 I话,“你看上去不大,大学生? ”

    飞飞够了勾唇,点了头,“快毕业了。”

    “怎么会做这一行? ”

    “哪一行? ”她不答反问,反而让我没了话

    语。

    见我又沉默了,她便说她是这家会所的老 板,秦老板不是她的客人,而是她的干爹。

    干爹在这个圈子本来就是个暖眛不清的身 份,就像娱乐圈某红毯女王,她和某导之间不也 打着干爹和干女儿的旗号,白芹却告诉我,他们 曾携手参加陈导的一个私人派对,那导演全程搂 着她的腰,时不时还会去捏她的屁股,纯洁的干 爹和干女儿之间会有那么露骨的行为吗。

    看穿不说穿,我笑着点头。

    飞飞大概是看出了我不信,将手里的!^丟 在茶几上,走到我面前,突然伸手

    我条件反射的往后躲,就停在我胸口 的位置,“你这反不像这一行的。” 我退,、一0她便俯下身子,凑近我耳边闻 上的香水味儿很特别。”

    ^她的呼吸离我很近,我也可以闻到她身上的 淡香。我的身体属于比较敏感的那种,尤其是耳

    朵附近的位置,基本上只要有人靠近,我就会想

    要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不受控制的吞咽了口水,飞飞却突然笑了 出来,“你有反应? ”

    我当即反驳,“对不起,我不习惯别人靠的太 近。”

    她笑意更深,凑我更近了,几乎是贴着我的 耳垂,“多近算近?这样吗? ”

    她整个身体朝我拢了过来,劈开腿跪在我身 侧,将我禁锢在她和沙发之间,“还是这样? ”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别的女人 看我的眼神不一样,原来是女丁。

    “请你下去! ”我紧张的开口,伸手去#1, 却被她反握在手心瞬间滑进我的指十指交 握。

    “居然还会脸|丨@:’碰着些意外我的反应,又 似乎很满胃^模样。

    一这一行以来,不是没见过女丁,最开 女 1女主播的时候,就有个同城的女客户每天都 给我刷礼物,后来约我见面,我没拒绝,她就是

    个女丁。她把我带到酒店,就直接问我愿不愿意

    和她那个。那时候我还是个雏,哪里能接受这种 荒唐的事情,就直接拒绝了,她不肯放我,后来 我骗她说要上厕所,躲进洗手间锁了门才逃过了 —劫。

    我对女丁没有偏见,但是真的有阴影。

    其实这个圈子里有些女丁还是很吃香的,因 为很多时候女人比男人跟了解女人本身,对女人 的身体也很熟悉,有些富婆玩鸭子玩腻了,也会 想找个能伺候她的女人玩玩。

    我是从头到尾都很抗拒同性,以前跟小狸一 起游轮上服侍邱浩森的时候,邱浩森也有让1和 小狸互相的意思,小狸愿意,但我不愿意』狸 碰我身体的时候我可以说是厌恶本身就 不喜欢她那个人,怎么可她和我做那种

    但很胃^飞飞靠近我的时候,我并没 可能是她技术比较好,她给我的感 ^其实和男人没什么区别。

    曾煜也会用那样暧昧的口吻和我说话,甚至

    一个字儿都不差。

    但她毕竟是个女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我再一次吞咽了口水,用话语来掩饰我的心 虚,“飞飞,你既然是秦老板的干女儿,就应该知 道曾煜的脾气,他不会容忍任何人碰她的女人。” 我只是想吓唬一下飞飞,可她压根就不以为 意,语言轻佻,“我们又没做什么,他能拿我怎么 样嗯? ”

    说完,她一口晈住我的耳垂,惹我的一阵战 栗,控制不住的哼了一声。

    她另一只手摸进我裙摆,随即低笑出声,“你 还挺敏感。”

    “不能! ”我咬紧牙关,努力抑制着身“抖 的幅度。

    “不能什么? ”她指间亥指甲刮擦着 我的皮肤,“不能”

    我‘真的别,我求你了。”

    &开我的耳垂,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逼 I的唇。我别过脸,躲开她的侵袭。她顺势亲 吻我的脖子,嗅着我耳后的香水味。

    “曾煜一定很喜欢你吧,毕竟你是我见过那么 多女人当中最敏感的,我不过随便挑逗了你一 下,你就已经泛滥了。”她的手从我裙摆里抽出, 放在鼻间闻了闻,动作暧眛又涩情。

    她松开了我,翻身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双腿 交叠,摸过茶几上的烟盒又点了一根。

    我坐直了身子,往旁边又挪远了一些,她偏 头看了我一眼,勾着唇角无奈的摇了摇头。

    之后她便没再碰我,只说了一句等他们完事 儿我们再出去。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和她同处一个空间里我 都觉得压抑,但我又不能出去,只好坐在沙1上 煎熬。

    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有人来的门, 飞飞灭了烟,“可以走了,

    我等这一刻可当真要出去了, 我又莫名下的步子像灌了铅一样。

    到门口,见我愣着没动,手撑着门把 I的开口,“怎么?不舍得?是不是还想和我发

    生点什么? ”

    听到她这句话,我登时起身,跟在她身后, 回到了最初的包厢。

    我刚走到门口,曾煜就朝我看过来,他还坐 在原来的位置,依旧是风轻云淡的面容,白色的 衬衣领口赫然一道枚红色的唇印,原本只解开一 颗的扣子此刻已经解开了三颗,衣袖也被卷上了 两道。

    那个外模还坐在他身边,占据了原本属于我 的位置。

    见我进来,曾煜挥开她的手,抓起外套,信 步朝我走来,拉着我的手攥在手心,转身对凯文 和波克说,“你们国家最美的女人也不过如此,以 后这种无聊的事情就不要找我了。”

    他将视线转移到秦老板脸上,“^1,我劝 你还是收敛点儿,别步三爷”

    刚才发生了知情,自然也不太明 白曾煜的

    &似乎并不生气,饶有意味的开口,“曾 1说的是,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对不

    会再有。”

    曾煜睨了他们一眼,拉着我的手转身就走, 却被飞飞拦住了去路。

    飞飞看我的眼神热而直,想到她对我做的那 些,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曾煜的手。

    曾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她便识趣的让了

    道。

    我被曾煜一口气拉出了会所,车子已经停在 了门口,他将我直接塞进副驾驶,大步上车,点 火,发动,动作一气阿成,车子迅速驶离,重新 扎进了旁边的小道。

    只是没开出多远,他就将车停了下来,我问 他怎么了,他却直接凑了过来,深吻过后,&我 耳边低喃,“我快憋疯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